【室友組】CWT44突發《Merry Christmas》。試閱


× 此為因與聿同人本《Merry Christmas》的試閱。

× 慶祝聖誕節的突發小薄本。

× 配對:室友組,黎子泓&嚴司,前後無差。
 
× 短篇集,原作向日常,聖誕節相關,大學時期一點點私設有。
 
× 文章內收
 

這一年,黎子泓收到了室友給的聖誕禮物,卻未能給出回禮。
 
時序逐漸奔向了歲末,今年的冬天好像比往年還要冷上一些,即使待在宿舍裡面,流通在寢室內的空氣似乎仍蟄伏著寒意,端坐在書桌前的黎子泓許是受到了氣溫影響,他頓了頓動作,抬手緩緩拉高身上那件運動外套的拉鍊。
黎子泓正在為期末的考試做準備。
房間此時只有他自己一個人,另一個醫學系室友跑出去參加系上所舉辦的晚會了,主題好像是玩什麼聖誕禮物交換,他們法學院其實也有舉辦類似的活動,但他沒有太大的興趣,比起去系館湊熱鬧,他更傾向於把握這些時間拿來讀書。
距離開學已經過了幾個月,黎子泓漸漸習慣起大學生活的步調,人際關係方面也沒遇到什麼難題,不論是系上的同學還是學長姊們都滿和善的,至於他的室友人挺好的,不難相處,就是有時候奇怪了一點……好吧,或許不只一點,他的室友是個很奇怪的人。
想起來宿舍長前陣子過來投訴嚴司做過的幾起惡作劇事件,他皺了皺眉,在心裡重新糾正對室友的印象。
修長手指輕輕撫過書頁,紙質滑溜的觸感捎留指尖,暫時把室友的事給拋諸腦後,黎子泓張了張薄唇,無聲背誦著方才讀進腦子裡的法條條號和內容。
 
時間悄然無息地流走。
擺立在桌邊的小鬧鐘指針繞過一圈又一圈,差不多在晚間十一點左右,房門推動開來的窸窣聲響劃破了一室寂靜。
聽見室友回來製造出的細碎雜音,黎子泓並沒有特地回頭查看,只有當嚴司態度熱絡地嚷嚷著『室友我回來啦』時,才低應了一聲略嫌冷淡的『嗯』。
單手闔上寢室的門,脫掉鞋子後繼續往裡面走,嚴司站在牆邊慢條斯理地褪掉身上的厚實大衣,一邊拿出衣架把外套往上面掛,一邊用眼角餘光打量著黎子泓,他這個一本正經的法律系室友背挺得筆直,顯然是正在認真看書的模樣。
微微挑起眉,嚴司忍不住感到一陣納悶,他的室友真的是大一新鮮人嗎?要不然在這段正值青春洋溢的大好歲月,聖誕節沒往外趴趴走已經夠奇怪了,抱著書堆埋頭苦讀未免太慘澹了吧,聖誕老公公要是知道了一定會哭死的。
狂歡呢!說好的聖誕節狂歡呢室友!
腦中曾經幻想過無數種聖誕節場景,然而沒有一個是像現實這麼無趣的,嚴司抬手抓了抓後頸,根據這段相處時間以來對黎子泓的了解,現在才抓他外出狂歡難度係數太高,估計是項不可能達成的任務,但至少要在這最後的歡樂時間裡拯救室友脫離書海。
下定決心要干擾室友讀書,嚴司說行動就行動,拉開最上層的抽屜摸出事先就準備好的禮物,他大步朝黎子泓的位置走了過去。
「喏,聖誕快樂啊室友。」身子輕輕往後靠著桌緣,嚴司二話不說伸出了手直接擋住對方的大半視線。
「什麼?」有留意到室友從背後靠近自己的腳步聲,黎子泓倒不至於被嚇到,他愣了愣,黑眸盯著突然出現在眼前搖晃的那隻手,一時間感到有點茫然。
「什麼東西什麼?」彷彿被黎子泓的茫然給感染,嚴司第一瞬間也有些疑惑地反問回去,而後才彎動嘴角微微笑了起來,向對方重複一遍他剛剛說過的話,「室友,你是讀書讀昏頭聽力跟著受損了嗎?我剛剛說,喏,聖誕快樂啊室友。」
「……」黎子泓沉默了幾秒,望著嚴司拿在手上的小紙袋還是不太能夠理解意思,只好再度開口詢問對方,「這是什麼?」
「聖誕禮物啊……送你的。」嚴司幾乎是不假思索地回答,然後接收到室友那雙墨黑瞳眸散發出的迷惘,他遲疑著將話語資訊補充得更完整一些,對方這時才終於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讓他不由自主脫口問出了藏在內心許久的疑問,「室友,有件事我懷疑很久了,你其實是隔壁星球派出來的外星人間諜對吧?要不怎麼會連聖誕節送聖誕禮物這麼普通的事情都沒經歷過,再這樣虛擲青春下去會遭天譴的。」
「不是……」黎子泓很想反駁,卻被嚴司的胡言亂語繞得不知道應該優先反駁哪句話才好,眉頭微微蹙起,他抿了抿薄唇,最後散逸在空氣裡的那聲道謝聽起來顯得有些無力,「呃,謝謝。」
「不客氣,嘿嘿。」
「嚴司。」
「嗯哼?」
眼角餘光掃見鬧鐘上的時間,再過幾分鐘就要十二點了,黎子泓猶豫了一下還是喊住正欲走掉的室友,回過頭對上嚴司似笑非笑的表情,他抬手撓了撓後腦杓,有些不自在地說著,「聖誕快樂,不好意思,我沒有禮物可以送你。」
黎子泓本來就沒有慶祝節日的習慣,自然也不曾想過要為聖誕節準備什麼禮物,今年會收到室友送的聖誕禮物更是始料未及的事情。
「我知道啊,不用在意,是我自己開心想送你的。」看著室友一副誠實過頭的乖學生模樣,嚴司忍俊不禁笑了出來,抬手拍了拍黎子泓的肩膀,他語重心長地勸了句從進門後就一直想說的事情,「我先去洗澡啦,這種日子你就別再讀書了,聖誕老公公看到會想哭的!」
……教授聽到你這樣說才會想哭吧。
沒有正面回應嚴司的話,黎子泓只是默默心想。
被嚴司這麼一干擾,他也沒有繼續看書的打算,畢竟時間確實已經不早了,明天早上還有必修課要上,等室友洗完澡出來,輪他進去刷牙後就差不多該睡覺了。
聽見浴室間傳來斷斷續續的流水聲,他伸出手拿起被擱置在桌上的那份聖誕禮物,東西很輕、很薄,不曉得嚴司送了什麼給自己,手指下意識輕輕摩挲著紙袋,黎子泓漫不經心地想著,等到明年的聖誕節也許該準備一份聖誕禮物給室友吧。
 
 
           END
 
 
 
這一年,嚴司給出了第二份聖誕禮物,而黎子泓卻忘記要準備回禮。
 
 
既然室友在裡面的話就不必開鎖了,將拎在指間的鑰匙重新握入掌心,鑰匙表面緊貼於肌膚有點冰涼,他曲起手指用指關節輕輕敲了下門板,然後才進一步動手打開房門,不知道是不是長時間與對方相處被傳染了習慣的關係,與此同時黎子泓也低聲說了一句『我回來了』。
「今天打工這麼早結束?」聽到聲音坐在椅子上的嚴司直接側過身,投向室友的眼神帶著些許意外。
「老闆晚點好像有約,所以提早打烊了。」確實是比平常打工的日子還要早很多回到宿舍,黎子泓輕描淡寫帶了過去,話語間他的視線慢慢落到了室友身上,嚴司穿著一件淺藍色襯衫,外面套了他前幾天新買的羊毛V領針織衫,看起來應該是有意要出門的裝扮,「你怎麼會在宿舍?」
「室友,你這個問題真是太傷人了,我待在我的宿舍房間有哪裡不對嗎?」嚴司挑起眉,嘴角微彎勾起一抹饒富興致的笑容反問。
「我沒這個意思。」黎子泓抿了抿薄唇解釋,只是平常這個時間嚴司幾乎都往外跑,很少會像現在一樣這麼安分地待在房間,「你不出門嗎?」
「我在等你回來啊。」
「等我做什麼?」面對嚴司如此理所當然的回應,黎子泓不免有些錯愕,他並不記得他們事先有約好今晚要幹嘛。


           ……tbc.
 
 
 
這一年,黎子泓終於記起了這個節日,然而卻不曉得要挑選什麼送給室友當聖誕禮物才合適。
 
 
順利搶購到今天上市的遊戲片限量版,也解決掉擾人的聖誕禮物問題,黎子泓此時的心情滿不錯的,站在宿舍房門前面,他從外套口袋摸出了房間鑰匙,準備開門時才發現並沒有上鎖,大概是室友先回來了,沒有想太多的他便直接推門而入。
「……呃。」房門緩緩推開了三分之二,黎子泓一抬起頭就看見待在裡面的身影,墨黑瞳眸微微瞠大,從沒設想過的情景讓他整個人怔住,反射性往後退開了一小步,原先快到嘴邊的招呼語臨時吞嚥回去,取而代之的是一聲略帶錯愕的低吟。
「別再退後了,你沒走錯宿舍啦。」聽到開門動靜的嚴司下意識轉過頭,正好和站在門後的黎子泓四目相對,許是受到了視覺衝擊,對方那張萬年冷酷的冰塊臉竟流露出一絲呆滯神情,他皺了下眉,及時提醒似乎很想退出去確認房號的室友。
「嚴司?」目光上下打量著眼前穿得一身紅的青年,黎子泓有點遲疑。
「室友,你這反應太失禮了。」嚴司沒好氣地白了黎子泓一眼,將拎在手裡的那頂聖誕帽戴到頭上,動手稍微調整了一下帽緣位置,他拍了拍身上毛絨絨的聖誕裝,站在原地展示性轉了一圈後語氣難掩自豪地說著,「我好歹也算是最帥的聖誕老人好嗎。」
「……你怎麼穿成這樣?」挑起眉,黎子泓避開探討不重要的部分直接切入重點。
「散播歡樂、散播愛啊!」
「……」
 
           ……tbc.
 
 這一年,他們相隔兩地,誰也給不了誰禮物,透過通話傳來的那聲聖誕快樂彷彿帶著繾綣思念。
 
 
這麼晚了誰會打電話過來找自己?
黎子泓忍不住感到有些納悶,伸長手臂撈過放在桌上的手機,原以為可能是工作方面的急事,低頭看了來電顯示才發現是友人的名字。
「喂?」按下接聽鍵後,剛將手機貼近耳旁,黎子泓才來得及說了這麼一聲,隨後就被對方一連串的喊話干擾得無從插嘴。
『哈囉,親愛的前室友,聽到請回答,重複一遍,聽到請回答!喂喂喂喂喂,你有聽到我說話的聲音嗎?你有在聽我說話嗎?』
「……我在聽。」好不容易抓到了短暫的說話機會,黎子泓趁著對方疑似在喘口氣的空檔回了一句。
熟悉的聲音透過手機傳了過來,嚴司聊天的態度熱情依舊,當然,喜歡說廢話的習慣也沒有改變,黎子泓一邊聽著對方說起近況,一邊分神回想著他們上一次講電話是什麼時候。
 
           ……tbc.
 

 
這一年,嚴司和黎子泓他們……
 
 
黎子泓有點苦惱。
骨節分明的手指輕輕抵上螢幕,亮起的手機畫面還停在同一個聊天視窗,那是他稍早之前點開的,而當時輸入的訊息至今仍安穩地滯留在對話框裡,遲遲沒有發送出去。
『下班後,要一起去看電影嗎?』
今天是聖誕節,一早進地檢署時無意間聽見其他人閒聊提及才留意到日期,黎子泓理所當然沒有提前準備聖誕禮物,而暫時忽略掉這個問題不管,他其實有點不確定自己是不是需要額外做些什麼。
這一年,他們的關係變得不太一樣了。
不同於往年單純的朋友情誼,他與嚴司開始交往了,於是現在多了一層戀人的身分,他覺得自己似乎該表示些什麼,具體而言卻不曉得該如何表示……正常情侶之間的聖誕節夜晚會做什麼?
腦中第一瞬間閃現了約會這個念頭,黎子泓想了想,好像確實應該是要這麼做,找嚴司約會之類的,然而他擰了擰眉心,卻又有一點不太願意開口提出邀約。
在他認知裡,約會的選項不外乎就是吃頓飯、看場電影什麼的,可當自己要約的對象成了嚴司之後,這麼了無新意的選擇感覺就會被取笑很久。
眉頭深鎖,從意識到今天是聖誕節開始後就陷入了煩惱,已經許久沒有因為私事影響到工作的情緒甚至是步調,黎子泓鬱悶地嘆了口氣,明明就只是無關緊要的小事情,他實在不懂自己又怎麼會拿不定主意。
……算了,就這樣吧。
翻看卷宗將注意力集中在公事上,處理完幾份公文後回來面對現實,盯著手機螢幕上的同一條訊息糾結再三,黎子泓終究還是選擇了傳送。
 
           ……tbc.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紹

初 曉

Author:初 曉
≡≡≡≡≡≡≡≡≡≡≡≡≡≡

自創:停擺中。

同人:因與聿、影籃、盜墓進行式。

≡≡≡≡≡≡≡≡≡≡≡≡≡≡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類別
月份存檔
搜尋欄
連結
FC2計數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