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室友組、夏玖夏】多篇隨筆


大概是、許久以前寫的隨筆段子(?)

其一、【室友組】 TAG:小黎幫嚴司按摩揉揉腰!

其二、【虞夏&玖深】 TAG:按摩……?

其三、【室友組】 TAG:嚴司想出去約會,但黎子泓在打團戰所以句點他

其四、【虞夏&玖深】 僅以此段子向蝶女神傳達謝意,謝謝你這些年一路走來都陪著我

其五、【虞夏&玖深】 TAG:狗毛、貓毛……?

其六、【室友組】 TAG:居家黎
 
【室友組】 TAG:小黎幫嚴司按摩揉揉腰!
 
「你在做什麼……?」手上夾著一臺筆電走回房間,黎子泓一打開門,就看見嚴司大大方方趴在他房間那張床的正中間,他挑起眉,有一點困惑地隨口問了句。
「玩手機啊,你看不出來嗎?」抓著手機的嚴司頭抬也不抬地回嚷一聲,這麼明顯的事情還要問,他的前室友真是太見外了。
一個手滑不小心按錯地方掛了,趁著等遊戲重跑的空檔,他回頭瞅了眼正把筆電往桌面放的黎子泓,一臉笑盈盈地問著,「你們討論完了?」
「嗯,明早要去找警局一趟。」黎子泓微微點了下頭,把已經關機的筆電在桌上擺好,由於嚴司實在太作業妨礙了,一方面是受不了一直被干擾,另一方面是有點擔心虞夏一時衝動跑來他家宰掉法醫,他剛才索性抱著筆電到客廳與兩位虞警官視訊討論案情。
「那明天你順路載我一程吧,我也要去找老大他們玩。」
「我們是談公事,並沒有在玩。」微微蹙了下眉,黎子泓語氣平淡地糾正似乎對他們存有誤會的嚴司。
「嗯哼。」漫不經心地低應了聲,嚴司僅是話題一轉,側過臉對著面無表情的男人提出指令,「大檢察官,幫我按摩!」
「……」莫可奈何地輕嘆口氣,帶回來處理的工作也忙得差不多了,接下來確實除了上床睡覺外沒要做什麼,黎子泓垂眸睨了眼一副大少爺等著下人服侍似的傢伙,爬上床後抬手推了推嚴司,要對方往旁邊讓讓給他一些位置。
坐在床緣的黎子泓側著身子,視線在嚴司身上游移一圈,他動了動薄唇低聲問道:「要按哪裡?」
「嗯……腰吧,先按按腰。」手裡抓著手機繼續擺弄,嚴司挪了挪身體往一邊靠,感覺到黎子泓挨在身側的體溫,難得前室友這般配合要獻殷勤,他自然也頤指氣使得毫不客氣。
墨黑瞳眸凝視著嚴司,對方的姿勢他這個角度看上去就只能瞥見側臉,嘴角微翹依稀帶著笑意,感覺起來心情還不錯,黎子泓伸出手,隔著上衣布料輕輕按壓他腰部的肉,拿捏好力道或推或揉,無視身下人發出的奇怪呻吟聲。
「大檢察官,你技術滿好的耶,有偷偷練過喔?」
「沒有。」黎子泓稍微停頓了片刻,墨黑眸子輕瞇而起,搭在嚴司腰間的手使勁用力捏了一下,「你可以不要叫得這麼猥褻嗎?」
「什麼話?大哥哥我叫得還不錯聽啊,以前學生時期一展歌喉底下可是全場喊安可耶。」單手抓著手機調整高度,嚴司張口抗議了一句,他撐起身子側轉過去,見黎子泓注意力不在自己身上時,鏡頭對準對方迅速按下了拍攝。
「什麼時候的事?」不記得有聽過這段往事,黎子泓挑了挑眉一臉狐疑,扭頭發現嚴司拿著手機對準自己,他皺了皺眉心,騰出手去壓制對方那隻手,「還有,你拍我做啥?」
「沒事,話說大檢察官你的手別停下來啊,很舒服欸,我認真推薦你未來失業可以考慮轉行做按摩師。」
「……。」
 
 
【虞夏&玖深】 TAG:按摩……?
 
剛吹乾頭髮沒多久的玖深晃出房間,隱約聽見從客廳傳來電視機的聲音,新聞正在播報的案件他並不陌生,最近局裡上上下下都在傳。
抓著手機的他抬起眸子,發現虞夏整個人慵懶地靠在沙發上,手裡拿著一份報告在隨意翻看,兩個人正式交往以後,玖深在第一個星期就心驚膽顫地給了對方一把備份鑰匙,讓老大什麼時候想過來都可以。
「傻站在那邊看什麼看?」聽到腳步聲而轉動視線,只見鑑識人員站在原地盯著自己也不曉得在想啥,虞夏擰了擰眉心,隨口關切了一句。
「啊,喔……沒有啦。」玖深抬起手撓了撓還殘留一點水氣的髮絲,邁開步伐朝沙發的方向移動,突然想起來在老大過來之前手機收到的那張照片,阿司不曉得為什麼要傳黎檢幫他按摩的照片來給自己,炫耀放閃簡直太無恥了。
莫名其妙湧起一股不甘示弱的衝動,玖深默默深呼吸一口氣,眼珠子骨碌骨碌地轉啊轉的,視線左飄飄右飄飄,他最後鼓起勇氣向虞夏提議,「老大,我幫你按摩好不好?」
「幹嘛這麼突然?」虞夏冷眼看了玖深一眼,表情明顯散發出『你行嗎你』的不信任氣息。
「呃,也沒有突然啊……就覺得老大你很辛苦嘛。」有點尷尬地隨便解釋著,在虞夏旁邊的空位坐了下來,玖深把自己的手機放到桌面,見老大半信半疑下還是配合地轉過身子,他咧了咧嘴角嘿嘿一笑,把手搭上男人肩膀打算幫忙按摩。
「……太小力了。」
「這樣?」
「大力點,你沒吃飯啊?」
「嗚嗚,我有吃啦!」
 
 
【室友組】 TAG:嚴司想出去約會,但黎子泓在打團戰所以句點他

 
鑰匙圈圓環扣在食指上輕輕甩動,光線灑落折射出的銀芒有點閃,嚴司嘴裡哼著隨興改編的曲調,踩著輕盈步伐走到一扇門前。
握著鑰匙對準鑰匙孔插入後轉動,咔嚓一聲細微聲響轉瞬即逝,嚴司抬手推開了門扉,室內似乎沒有開燈,大白天多少有光源侵入,整個玄關、長廊籠罩在昏黃視線之中。
咦——通常這個時間點,以前室友那健康到不行的作息早醒來了,不是守在客廳電視機前打電動就是看新聞,應該不可能還在房間賴床,難不成他來遲一步被前室友搶先溜出門了嗎?
嚴司挑起眉,有些意外地如此猜想著,打開一旁的鞋櫃檢查,發現對方幾雙鞋子都完好無缺地待在裡面,看樣子是沒有出門,就是不曉得一個人窩在房間做什麼了。
「大檢察官,我送愛心早午餐來啦!」脫掉鞋子換上拖鞋往室內移步,嚴司揚聲招呼了一句,他可是費盡千辛萬苦才跟大檢察官那邊的書記弟弟套到前室友今天排定休假的消息,然後理所當然把休假日弄到同一天,早早就策劃好來場突襲約會。
他的前室友真的很不夠意思欸,放假不揪偷偷放就算了,消息何必防得那麼死啊,知情者一大堆卻沒一個願意跟自己通報,最後還是那個可愛的書記弟弟不慎說溜嘴洩露了祕密。
提著一袋從餐廳外帶出來的丹麥吐司精緻套餐,嚴司順手拍亮客廳電燈,將裝在紙袋裡的餐點與飲料一一拿出來擺在桌上,他拍了拍手掌,像是大功告成似的一臉滿意地看著豐盛的早午餐全席。
「人勒?」前前後後花了一點時間打點好早午餐,弄得差不多後還是沒聽見黎子泓的回音,嚴司伸了個懶腰,轉動視線望向對方的房間。
門板虛掩,光線從縫隙處流滲出來,他邁開步伐走了過去,毫不避諱直接一把推開房門,朝肯定窩在裡面的男人喊了一聲,「前室友,陪我出去約會啦——」
抬起眸子,只見前室友背對著自己端坐在電腦前,一如往常的面無表情,神情專注盯著螢幕,光影變化映照在那雙墨黑瞳眸表層明明暗暗,嚴司慢半拍想起來對方跟他提過這款遊戲,聽說是最近竄紅的網路遊戲。
「在打團戰,我沒空。」爆手速壓按著鍵盤操控角色施放技能兼走位,捕捉到一個空檔,黎子泓騰出手摀住麥克風稍稍壓低,頭回也沒回,言簡意賅地這麼回絕嚴司。
「……」秒秒鐘被前室友打槍的嚴司眨了眨眼睛,愣在原地一瞬間覺得有些落寞。
堂堂大檢察官休假日宅在家裡泡遊戲沒問題嗎。
 
 
【虞夏&玖深】
「阿柳阿柳,我要上次買的那個海鮮口味的喔!」尾隨在阿柳身後的玖深揚聲喊著,現在差不多是深夜兩點鐘的時間,老早就覺得肚子餓了一直忍著,直到阿柳詢問要不要吃宵夜時,他才趕緊把手邊的鑑識工作處理到一個階段跟了過來。
「好啦。」聽見身後傳來精神奕奕的聲音,阿柳有些好笑地隨口應道,明明兩個人都已經將近二十四小時沒闔眼了,玖深到剛剛都還是一副要死不活的樣子,一提到宵夜卻像整個人清醒過來似的。
「唔噗——」玖深指定的其實是他上回新買的儲備糧食,那個泡麵品牌跟口味他好奇很久了,就是價位不太親民他猶豫超久才忍痛拿去結帳,滿心想著終於可以嚐鮮了,心情頗好的他卻冷不防撞上阿柳的後背,吃痛地悶哼出聲,抬手揉揉發疼的鼻子,他有點困惑抬眸瞪著忽然停下來的對方,「阿柳,你幹嘛突然停住不動啊?」
「噓,小聲點。」單手搭在門把上,阿柳微微側過臉,騰出另一手豎起食指比在唇前,用眼神暗示玖深不要太吵,「老大在裡面睡覺。」
「啊?喔喔……好。」玖深眨了眨眼睛,慢了半拍才反應過來阿柳的意思,見對方放輕腳步走進休息室,他也躡手躡腳地跟了進去,小心翼翼不弄出聲音把門板帶上。
警局上上下下大概沒人有種敢打擾正在休息的虞夏,不管事後被老大壓著打,還是遭受虞佟的微笑攻擊,無論哪一個光是想像就很恐怖。
「你要吃這個對吧?」蹲在櫃子前面翻找幾乎都是玖深買來堆的泡麵,阿柳自己挑了一碗後,從最後面挖出一碗包裝比較不一樣的,拿在手上對著玖深晃了晃。
「嗯嗯。」眼角餘光偷偷瞄著躺在沙發椅上睡覺的老大,聽到阿柳刻意壓低的氣音傳進耳裡,玖深這才回過神來連點了兩下頭。
「我們拿出去外面吃吧。」把櫃子關好後站起身來,阿柳一邊提議,一邊俐落地拆掉泡麵外層的塑膠封膜。
「好。」畢竟泡麵的味道滿重的,待在休息室裡吃多多少少會有雜音,難保不會把不曉得是不是剛睡著沒多久的虞夏吵醒,在哪裡吃都沒差的玖深應了聲單音,他想了想後又對著阿柳說,「老大這樣睡會不會著涼感冒啊?我記得我的外套好像扔在這裡,我找一下……你先幫我泡好我馬上出去吃。」
最近這陣子適逢季節轉換之際,溫差變化確實滿大的,雖然待在室內卻也滿冷的,老大就是穿得一身單薄,的確挺有可能感染風寒,阿柳騰出手比了個沒問題的手勢,拋下那個像隻無頭蒼蠅似的在裡面繞來繞去找外套的友人,笑笑地往外面走。
「外套……外套勒?」張了張嘴小聲喃喃自語著,玖深找到自己早上隨手丟在休息室的外套後,欣喜地回過身走到沙發椅前。
垂眸盯著躺在上頭的虞夏,對方一隻手環在胸前、一隻手垂在身側,眼睛閉闔著的關係少了幾分戾氣,使那張娃娃臉看起來更稚嫩了一點,當然這些玖深只敢在腦內想想,還沒有種當著老大的面講這種真心話,小心翼翼地將攤開來的外套蓋到男人身上,低頭凝視那越來越嚴重的黑眼圈,他有點難受地輕嘆口氣。
真希望老大可以好好休息多照顧自己的身體一些啊。
玖深想著,正準備轉身離開休息室吃他的泡麵宵夜,手臂卻無預警被捉住而動彈不得,溫熱的指溫扣在肌膚上有點燙,嚇了一跳的他本能扭頭看向對方,「老、老大?」
完蛋了啊啊啊啊——吵醒老大該怎麼辦!
「不要叫,吵死人了。」皺了皺眉心,眼睛微微睜開條縫的虞夏睨了眼一臉慌亂的玖深,搶在對方發出更多噪音前低嚷一聲。
將手臂從外套底下伸了出來,轉動手腕看了一下錶面,意識恍惚還沒有真正清醒只覺得很累很睏,重新把眼睛閉了起來,他有點懶懶地低聲說著,「兩小時後叫醒我。」
「啊,好,老大晚安。」抬手撓了撓臉頰,感覺虞夏的指溫還殘留在肌膚上,玖深偷偷瞧著似乎又睡回去的老大,伸長手臂放輕動作幫對方把外套拉好,小聲嘀咕了一句後才走出休息室。
 
 
【虞夏&玖深】 TAG:狗毛、貓毛……?
 
 
虞夏快步走過廊間,玖深眨了眨眼睛,剛才匆匆一瞥老大背上好像沾到了什麼,他其實沒有想太多,下意識就邁開步伐追了上去,啟唇一如往常喊住對方,「啊,老大、等等!」
「幹嘛?你報告弄好了?」聽到身後傳來不陌生的叫聲,虞夏頓了頓腳步,回過身只見那個險些煞車不及撞上自己的鑑識人員,微微皺起眉心,他有點莫名其妙地盯著對方。
「呃……還沒。」玖深愣了一拍,想起工作室裡堆的作業量瞬間有點想哭,抬起視線對上一臉不耐煩想揍人的表情,他急忙交代喊住對方的原因,「老大,你衣服上好像沾到東西了。」
「啥?」
「後面……」瞧虞夏低頭拽著上衣檢查,玖深出言提醒的同時不假思索地伸長手臂,主動幫對方拎掉黏在老大背上的小玩意,「報告老大!拿掉了!」
「喔,所以是什麼東西?」對於忽然挨近的體溫不以為然,虞夏點了點頭,瞇起眼睛看向一臉愉悅的傢伙,他倚著牆面隨口問了句。
「狗毛和貓毛,老大你剛剛跟小魚乾牠們玩嗎?」把玩著手指上的細短絨毛,玖深笑笑地回應問題。
啊啊,他也好想找小魚乾玩喔,毛茸茸的大型犬多治癒!
「剛在門口被小魚乾撲了一下,那個時候沾到的吧。」聳聳肩膀,虞夏不以為意地說著,貓毛狗毛這種東西拍掉就好了吧,大費周章叫住自己幹嘛,他有點不能理解,但倒也沒感到不爽,見玖深似乎真的只是要說這個,他抬手拍了對方肩頭一下,就直接先行離開了,「我去現場了。」
「老大你不要飆車注意安全啊啊啊!」
 
 
【室友組】 TAG:居家黎
 
「哎呀呀,看不出來室友你這麼賢慧啊,法學院系草都可以出嫁了。」拉了張椅子過來床邊,嚴司整個人懶洋洋地趴靠在椅背上,垂眸饒富興致地盯著黎子泓的動作。
室友人就坐在床緣而已,骨節分明的大手拎著一根細細長長的針,手法俐落迅速地縫著襯衫鈕釦,他剛剛其實就是隨口抱怨幾句,沒想到他家室友還有這麼居家的功能,真是太意外了。
「以前的家政課有學過。」手邊縫釦的動作沒有放緩,黎子泓動了動薄唇淡淡解釋嚴司丟來的那句『你怎麼會縫』的驚訝詢問,聽到對方最後扯的五四三話語,忍不住輕蹙眉心,糾正對方似乎有些走偏了的思考迴路,同時將剛縫補好鈕扣的襯衫還回去給對方,「還有,我是男的……喏,好了拿去。」
「謝啦,黎救星。」小小悶哼了一聲,嚴司抬手拿下那件按到他臉上來的襯衫,咧了咧嘴角笑嘻嘻地向黎子泓道謝,如果不是現在非常時期又三更半夜,他的作風估計是直接扔掉作廢再買件新的,想了想那個已經沒有庫存的衣櫃,他忽然伸長手臂捉住那個要從自己身旁走過去的室友,在對方一臉莫名其妙的注視下,輕鬆自若地說著,「對了,室友你明天沒課對吧?記得我要約你喔,時間空出來給我。」
「嗯,明天沒課,你要做什麼?」
「陪我去逛街補新貨吧!」嚴司抿了抿嘴角,輕輕晃了晃拎在手上的襯衫,很理所當然地包下了室友明天的行程,「啊,不要吃午餐喔,大葛格順便請你吃一頓好料的。」
「……」
「司機給你當喔,疲勞駕駛很容易一個不小心就啪嘰——你懂的。」
「……我要去睡覺了。」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紹

初 曉

Author:初 曉
≡≡≡≡≡≡≡≡≡≡≡≡≡≡

自創:停擺中。

同人:因與聿、影籃、盜墓進行式。

≡≡≡≡≡≡≡≡≡≡≡≡≡≡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類別
月份存檔
搜尋欄
連結
FC2計數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