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子泓&虞夏】《工作狂如何談戀愛?》


這是一個為了一張圖出賣靈魂的故事。
幹……ㄇㄒㄒ畫的黎子泓&虞夏也太帥了吧。
睡醒看到圖整個人都不好了,有什麼東西一步一步離我而去
啊,ㄇㄒㄒ的神圖收在文末最下面。




 

《工作狂如何談戀愛?》
 
電視新聞播報的聲音在耳邊迴繞,男人坐在客廳沙發椅上,手裡抓著一份公文翻開,修長手指輕輕撫過單薄紙張,滑膩的觸感捎留於指腹之上。
隱約聽見玄關處傳來開門鎖的聲音,黎子泓停頓了一下手邊動作,他轉動手腕,垂眸瞄了眼戴在腕上的手錶。
有他家裡鑰匙的人並不多,除了互找方便而交換備份鑰匙的嚴司外,也就只有正在交往的那個人了。
嚴司不久前才剛傳訊騷擾過他,內容一如往常沒什麼重點,好像是在和屍體玩什麼大眼瞪小眼的遊戲,簡單來說就是要傳達他很無聊,所以此時來找自己的自然不可能會是還待在工作室的傢伙。
……虞警官嗎?
黎子泓想著,暫時把看到一半的公文擱放到桌面,站起身來朝玄關的方向移動腳步,他走近的時候,虞夏正好走進來剛把門帶上。
 
「你還沒睡啊?」老早就聽見了腳步聲靠近,虞夏一抬起頭,就見他那個面無表情的男朋友站在眼前,他隨口問了一聲。
黎子泓身上還穿著白襯衫,袖子捲到了手肘處,虞夏瞧了幾眼,猜想對方可能是回家後就繼續忙公事到現在還沒去洗澡,他拿高提在手上的那袋東西晃了晃,「你餓不餓?我有買吃的,當宵夜吧。」
 
「……」眉心緊緊皺了皺,黎子泓盯著虞夏不發一語,對方那張娃娃臉上分布大大小小的傷口,還有其中幾處沾染了血跡,也不曉得剛剛是不是又在大街上演什麼追捕犯人的特技。
看著似乎一臉完全無所謂的虞夏,他有些無奈地低吁口氣,伸手替對方接過那一袋宵夜,啟唇關心一句,「你怎麼受傷了?」
 
「喔,你說這個啊?」脫掉鞋子後直接往客廳走,聽到詢問停頓一下步伐,虞夏回過身,抬手摸了摸自己的嘴角,有點刺痛卻不是什麼太嚴重的傷,「買宵夜時遇到幾個死小孩在搶劫,大概是那時候弄到的吧。」
 
「先擦個藥吧。」雖然虞夏輕描淡寫講得好像沒什麼,但能讓他傷到場面恐怕也不輕鬆,黎子泓蹙眉低聲說著。
 
「小傷而已,擦藥幹嘛?」不以為意地聳聳肩膀,虞夏一屁股坐到了沙發上,看了一眼放在桌面的資料,看來對方同樣也很在意這樁命案,等等剛好可以找他討論一下。
 
「……」將提著的宵夜往桌上放,黎子泓蹲下身來幫忙把袋子裡的食物拿出來,拆了衛生筷、掀開盒蓋後整碗推到虞夏面前,直接無視對方那根本不打算管傷勢的態度,他默默把垃圾拎去處理掉,翻找出家裡的醫藥箱後才走回來。
 
虞夏低頭扒了幾口,留意到黎子泓的視線盯著自己,他抬眸瞧了一眼,隨便夾了一塊肉片塞到對方嘴前,「喏。」
雖然不是這個意思,黎子泓擰了擰眉心,到底還是張嘴咬下虞夏餵過來的那塊肉片,然後他伸手壓下對方手上的筷子。
 
「嗯?」進食受到外力妨礙,虞夏挑了挑眉,有些不解地看向黎子泓。
 
「我先幫你擦藥。」細嚼慢嚥咬碎肉片後吞了進去,黎子泓這時才開口說話,他一邊打開醫藥箱,一邊垂眸仔細審視虞夏臉上的傷口,確實如對方所說都是一些小傷,但還滿多道的。
 
「不用了……」
 
「別動。」小心翼翼清理著傷口周圍的髒污,黎子泓沒有理會虞夏的抵抗,眼明手快搶先握住對方想揮開自己的那隻手壓到身側,確定虞警官沒要掙扎了,抬手輕輕按著對方肩膀,他壓低嗓音喝斥了一句,貼好一塊OK繃後,用棉花棒沾了碘酒塗抹起眼角處的傷。
 
「……嘖。」眼見反抗無效,視線下意識往旁邊的方向飄移,虞夏低啐一聲後索性由著男人擺布,以這傢伙認真的性子沒有全部上好藥是不會善罷甘休的,他也懶得跟對方僵持,能快點還他自由是最好的。
 
「下次行動前小心一點。」
 
「喂,我年紀比你大吧?」瞇起眼冷冷瞪著撐扶在自己上方的黎子泓,以前公事公辦只談工作還沒感覺,交往後才發現檢察官其實管超多的,就只差按時吃飯跟超時工作這兩項暫時不會盯,等對方貼上最後一塊紗布,虞夏抬手推開擋著他吃東西的男人,沒好氣地隨口抱怨一句,「你怎麼這麼囉唆,比我哥還愛念。」
 
「我沒有。」莫名遭受控訴的黎子泓差點被口水嗆到,怔了一下後才淡淡反駁,垂眸看著一臉滿不在乎逕自吃起宵夜的虞警官,暫時把醫藥箱擱在一旁,他在對方身旁坐了下來,很認真地覺得問題不在自己身上,「……是你太讓人擔心。」
不過提到年齡這回事,有時候盯著虞夏那張娃娃臉,他忍不住都會產生一股自己正在犯罪的錯覺。
黎子泓想著,卻沒有說出口。
 
 
END






繪者:廚著萊恩的飯糰米
(點開縮圖會放大YO)

 272460.jpg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紹

初 曉

Author:初 曉
≡≡≡≡≡≡≡≡≡≡≡≡≡≡

自創:停擺中。

同人:因與聿、影籃、盜墓進行式。

≡≡≡≡≡≡≡≡≡≡≡≡≡≡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類別
月份存檔
搜尋欄
連結
FC2計數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