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室友組】《情事》


× R18、情色注意。

× 短短的,有兩段,上面黎嚴、下面嚴黎,會雷者自行迴避感謝配合!

× 黎嚴R停在兩年前的那個半夜,嚴黎R停在一年半前的那個半夜。

× ……好想看室友組的床戲圖喔……

× 當然,不是指某則偷偷說裡面的那種示意圖。
 






【室友組——黎子泓×嚴司 VERSION

 
《情事》


幾縷瀏海遮擋住部分視線,黎子泓微微低垂下頭,就著昏暗的視線看著躺在身下的男人,墨黑瞳眸閃逝過些許茫然的波光。
沁出的薄汗漸漸沾濕了髮絲,掌心包覆著性器的觸感並不陌生,平時偶爾起了生理需求自慰時他也替自己做過,差別只是這次手裡握著的卻是別人的,於是他不自覺地僵了一下動作,就好比在他進入時,一直噙著滿不在乎笑意的嚴司還是本能地繃緊了身體。
他們都意識到了這樣的性愛有什麼不同,對象是個男人所造成的衝擊比想像中還要鮮明。
瀰漫在彼此間的情勢早已脫序,黎子泓吞嚥了口唾液,一瞬間竟然有些想不起來怎麼演變成現在這局面的,應該是嚴司撩撥他的,但他卻沒思考過,原來自己會在畢業前夕又一次選擇了隨波逐流,他們之間的關係好似從假扮一日男友結束的那個吻開始就亂了套,或許還要來得更早,最初的相遇就是整齣戲錯誤的緣起。
 
兩個人沉默不語,寂靜到弔詭的空間裡隱隱飄散著淫靡氣息。
「對了……剛剛事前忘記做個調查了,室友你不會有早洩什麼的性功能障礙吧?」這樣的靜態姿勢維持了幾秒,嚴司稍微側轉過頭,張了張嘴吐出滿是戲謔的笑語,黎子泓的視線和他相互對上,對方扭頭的幅度不大,他勉強也只能瞥見張揚在對方側臉上漫不經心的笑意,還有流轉在那雙眸子深處中同樣濃厚的情慾色彩。
黎子泓緊緊皺起了眉頭,沒有受到嚴司的玩笑話影響,就是凝視著那張因為染上情慾而變得有些陌生的面容,將在腦中打轉的對不起、難受嗎之類的問語一併吞回喉嚨,他知道這些話不適合對方,所以最後他抿了抿薄唇,也只是淡淡回了句,「沒有。」
然後他開始了抽插的動作,規律而無趣的節奏,而這回他的室友總歸安靜了一回,再無出言調侃的行為。
嚴司的那句話就像是引導線,不像是平常時候掛在嘴邊毫無意義的詞語,而是一種暗示,暗示他已經做好了心理準備,暗示他默許了男人可以繼續。
 
 
 
 
 
 
 
 
 
【室友組——嚴司×黎子泓VERSION


《情事》

 
嚴司艱難地吞嚥了口唾液,撐著身體稍稍往後退上一些,居高臨下望著被推靠在床上的室友,那張總是神色冷淡的面容難得掠過一些表情,稱不上有多好的表情變化。
儘管不夠鮮明,但在視線觸及自己褪下褲頭拉鍊的時候,他分明在黎子泓臉上看見幾分驚恐,那雙墨黑瞳眸微微瞠大,眉心不自然地緊擰在一塊,神情染滿了糾結與抑鬱,像是牴觸於即將和同性發生性關係一樣。
這不是他們之間第一次性愛,差別僅在於上回是由對方主導的,而這次輪到了自己上對方,那次的經驗縱然不算太好,但起碼順利做到了最後。
兩個男人做愛……情感上接受了,生理上還是存在著障礙嗎?
嚴司想著,他當然知道這不能歸咎於誰的錯誤,他們都需要些時間來習慣來適應,就連他自己上次也覺得感受奇怪而微妙,只是他的本能反應沒排斥得那麼強烈而已……更何況以他家室友那個性子來判斷,看起來就是與這類風花雪月之事絕緣,有所抗拒也挺合情合理的。
是挺合情合理的,他必須得這樣想。
「……」尷尬的氣氛瀰漫在兩人之間,早些洶湧著熱意的身體一瞬間冷卻下來,沉默了半晌,嚴司眨了眨眼睛,像是滿不在乎笑笑地開口打破僵局,「還是你來吧?」
雖然掌握不到自己的表情變化,黎子泓盯著嚴司的臉瞧,也能猜得出來肯定很糟糕,沒有想過局面會搞成這樣他感到萬分尷尬。
嚴司咧著嘴角笑了笑,一如往常的笑容侵入瞳眸之中很亮,染著低笑聲的曖昧呢喃在耳邊迴盪,重新燃起了本已熄滅的旖旎氣氛。
「……」黎子泓不發一語地抿了抿薄唇,皺著眉,他湊上前在對方唇瓣輕輕留下蜻蜓點水般的吻,直視著因為這突襲而錯愕怔住的嚴司,態度堅定決絕地緩慢說著,「沒事,就這樣繼續。」
嘶啞低沉的嗓音在氣體因子間飄晃,嚴司聳了聳肩,沒說什麼就是爬下床去關掉飯店房間的燈源。
看不清楚的話,也許會比較容易接受吧。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紹

初 曉

Author:初 曉
≡≡≡≡≡≡≡≡≡≡≡≡≡≡

自創:停擺中。

同人:因與聿、影籃、盜墓進行式。

≡≡≡≡≡≡≡≡≡≡≡≡≡≡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類別
月份存檔
搜尋欄
連結
FC2計數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