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室友組】《十年後的我們相戀如昔》


愛室友組一生一世
 







《十年後的我們相戀如昔》
 
晨光穿透過窗簾流滲進房間,微微光源映亮未開燈而籠罩於一片昏暗的室內,在這樣靜謐安寧的氛圍中,手機鈴聲猛然作響顯得格外吵雜。
睡夢中的男人擰了一下眉心,手臂緩緩從棉被底下探了出來,手在枕頭邊隨便拍來摸去,當指尖觸摸到泛著涼意的機體,手指往前挪了一點距離,收攏掌心後他將還在震動的手機拿到眼前,瞇開條縫隙的雙眼瞥了螢幕一眼,很快就按掉了叫聲很奇怪的鬧鈴。
被吵醒後就沒了睡意,黎子泓坐起身來,蓋在身上的棉被向下滑落,被躺在旁邊的傢伙拽過去把自己包裹得更緊。
頭往後仰輕輕靠著床頭,剛轉醒的關係思緒放空還沒開始運轉,明亮曦光射入墨黑瞳眸表層有點刺眼,他本能瞇了瞇眼睛,抓在掌心裡的手機隔了幾分鐘後又一次震動起來,被看也不看一眼的黎子泓順手按掉了。
側過臉,垂眸凝視躺在身旁睡得安穩的嚴司,抿了抿薄唇,淺揚的嘴角依稀像是噙著一絲笑意,黎子泓拿著那支不屬於自己的手機,替對方按掉其他預設的鬧鐘後,隨手把手機放到一旁矮櫃,然後這時才伸手去推了幾下完全還在賴床不願清醒的男人。
「阿司,醒醒……起來了。」
「唔嗯……」身子被黎子泓輕輕推動,睡眠受到外力干擾的嚴司低低吟哦一聲,伸手掀過棉被蒙蓋住自己的臉,「大檢察官你太殘忍了,我不是躺下不到三小時嗎。」
「……在響的是你的鬧鐘。」眉心微微蹙了蹙,黎子泓面無表情睨了嚴司一眼,語帶無奈地開口提醒對方,他才是真正那個被吵醒的,不然他其實可以多睡一會再出門。
「哦,是嗎?」悶在棉被裡的聲音聽來有些含糊不清,嚴司又掙扎了約莫幾十秒,才終於放棄溫暖的被窩坐起身來,正想乾脆往旁邊撲騷擾一下大型移動式人體暖爐,沒想到前室友開溜的速度那麼快,轉眼間已經爬下雙人床走向浴室。
確定嚴司清醒了,黎子泓便逕自晃進浴室間,小解完後移步到盥洗台前面洗手,刷牙、洗臉這些例行公事從小做到大,幾乎已經形同本能的反射動作了。
清晨剛醒來腦子仍有些渾沌,雙手併攏掬起清澈水流往臉上潑,水珠在肌膚漾開冰冰涼涼的濕意,黎子泓伸手按掉水龍頭開關,用毛巾擦乾臉上的水以後,他抬起頭,鏡面映照出自己的身影,墨黑髮絲翹起了幾根,垂落前額的瀏海也有點凌亂,估計是在睡覺期間壓到的。
抬手將翹起的頭髮壓平,眼角餘光透過鏡子瞧見從後方靠近的嚴司身影,黎子泓頓了一下動作,伸手抓過架上那個淺色漱口杯裝好清水,接著拿起另一支牙刷擠上牙膏。
「大檢察官,你好了沒呀?」嚴司自動自發推開浴室門跟了進來,伸長手臂直接攬上黎子泓的肩膀貼在身後,透過鏡中倒影瞧著對方那張臉,許是太日常的裝扮中和了幾分嚴謹,看起來不若平時那麼冷酷難親近,「對了,等等順路載我一程,你應該不會放任一個睡眠不足的疲勞熊貓族上路當危險駕駛禍害社會大眾吧?」
「嗯。」隨口低應一聲,黎子泓抬眸盯著眼前的鏡相,少了眼鏡鏡片擋著能更清楚感受到那雙眸子盈滿笑意,明明剛才還在床上要死不活的,一下子又恢復回平時那種精神奕奕、生龍活虎的模樣。
「啊,先繞去警局找老大他們玩一下!」忽然想到了什麼,嚴司用手戳了戳前室友的臉頰,繼續提議待會出門的行程。
他隱約記得昨天離開工作室前,有聽說老大又被誤認高中生的風聲,這麼有趣的事情怎麼可以錯過呢。
「你不要一大早就去招惹虞警官。」皺了皺眉心,黎子泓把臉往旁邊撇開躲避嚴司的惡作劇,他淡淡說了一句,側過身子把擠好牙膏的牙刷塞進對方手裡,「要繞去警局的話,你動作就快點。」
「好啦。」聳聳肩膀,目送前室友瀟灑走出浴室的背影,嚴司答得心不在焉。
黎子泓折回臥室換衣服,站在衣櫃前面換好西裝褲後,他伸手拿出一件白襯衫往身上套,慢條斯理地一一扣上鈕釦,晨間梳洗用不著多少時間,斷斷續續從浴室傳出來的水聲停了,沒多久便聽到腳步聲逐漸接近自己。
黎子泓稍微側過身面向來人,抬眸才發現嚴司脫掉昨天穿的睡衣直接光裸著上半身走過來,他挑了一下眉沒說什麼,只是隨手從衣櫃抽出對方放在他家的衣物遞了過去,後者低頭看了一眼,就是扯扯嘴角笑了笑,也沒有表示任何意見開始換穿。
「哎呀,大檢察官我來幫你吧。」不緊不慢地將前室友塞給他的黑襯衫換上,嚴司抬起眸子,就見對方剛繫好皮帶正準備要打領帶,他一個跨步走到對方面前停下,笑嘻嘻地伸手劫過那條領帶。
「……」嚴司搶領帶時手指碰到了他的,殘留肌膚的指溫有點熱,習慣了這樣突如其來的親暱舉動,黎子泓沒有拒絕,僅是微微垂眸盯著對方熟練打著領帶的動作。
「話說我們的早餐怎麼解決?你要吃什麼?」修長手指靈巧地打好領帶,嚴司邊動手調整邊隨口提問。
「都可以。」對於飲食方面向來不怎麼講究,黎子泓沒有意見,而且通常就算他真的回答了,也只會被嚴司打槍。
「好了。」嚴司低聲咕噥著,垂放下手臂前順手拍了一下前室友胸膛,自然而然傾身上前蹭了一個親吻。
「……」柔軟唇瓣貼覆上來帶著溫熱濕意,舌尖探進微啟的薄唇纏繞上自己的,交往了幾年接吻這種事也很習慣,黎子泓本能擰了下眉心,還是下意識回應起嚴司無預警的突襲。
一吻方盡,稍稍退開身子的兩個人嚥了口唾液,對視一眼後,黎子泓在嚴司含笑的注視下低聲說著,「該出門了。」
「好啊,走吧。」
 
 
END


 
 
不曉得是不是積壓了太久低潮終於爆發,
從醒來後想到室友組就有種好難過、好難過的感覺,
儘管我自己實際上也不清楚我究竟是在難過什麼。
 
即使我很少刻意去喊。
室友組是我開始追因與聿後第一對喜歡上的組合,
當然也是最喜歡的一對,可惜同時卻也是最不會寫的一對……
呃,好吧,不只有室友組,其他CP我也駕馭不好QQQQ
即使我很少該該這件事,但我真的每次都超級怕寫崩角色或是太OOC雷到人,破壞大家對他們的好感度QQQQQQ

有時候是真的滿累人的,不曉得自己到底該怎麼選擇比較好,甚至覺得是不是錯在我喜歡太多角色、太多CP了?
雖然陪親友聊或病他們的本命CP時真的很開心。
我最早就只是想著,既然同樣是我也喜歡的組合,如果他們想看、願意看我所寫的,那麼我希望我至少能努力一點、再努力一點寫些什麼當作回饋,盡量讓身邊每個親友都滿足,只是幾年下來多少有些力不從心了……或許一直以來就是我太一廂情願了吧。
偶爾也想專一在自己本命上就好,突然就好想只專一在自己本命上就好。
我真心不後悔那些年順著當下欲望寫太方太、寫夏玖夏、寫全員、寫單人中心、寫人鬼戀的時光,但回首起來多少有點說不上來的沮喪……大概是覺得自己太沒用的那種無力感。
我也沒有想過都已經好幾年沒哭過了,再次哭居然會哭得這麼莫名其妙,喜歡室友組喜歡到哭什麼的,忍不住流了幾滴淚後又覺得好智障啊……於是只好默默擦乾眼淚ry
 
或許室友組在大家眼中一直都是小熱門,但我那年剛喜歡上時,連一篇文、一張圖都搜不到。
後來開始慢慢認識其他親友時,雖然他們同樣喜歡室友組,但主要的CP也不是室友組,所以實在沒什麼這是熱門CP的真實感……所以真的非常開心幾年過去,現在室友組越來越多人創作,也越來越多人喜歡上他們。
更謝謝我身邊有那麼多願意畫/寫黎子泓給我的朋友們,謝謝你們一路走來的陪伴。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紹

初 曉

Author:初 曉
≡≡≡≡≡≡≡≡≡≡≡≡≡≡

自創:停擺中。

同人:因與聿、影籃、盜墓進行式。

≡≡≡≡≡≡≡≡≡≡≡≡≡≡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類別
月份存檔
搜尋欄
連結
FC2計數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