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室友組】《失溫》


以此文向蝶女神致敬^ ^

隨筆,凌亂、錯字可能。

略BE,不喜者請自行迴避囉。












兩人之間一旦沒有了感情,過往的一切都是枉然,即使他們交往了漫漫十年也是如此。
黎子泓其實記不起來自己為什麼會跟嚴司走到一起,或許只是習慣了,或許……探討假設性問題在這時機點上一點意義都沒有,總之他跟嚴司散了,結束橫跨在彼此間那早已不上不下的情感。
會遺憾嗎?
他問自己,老實說多少有一點吧,但黎子泓並不後悔這個決定,過去了的事情就是過去了,再追憶也沒有意思,嚴司之於現在的他不過就是個普通朋友罷了,當然,未來也是。
曾經燒灼的熱戀度驟降下來,原來空虛得什麼也沒有剩。
「做回朋友吧,嚴司,我不適合你。」黎子泓最後聽見了自己的聲音這麼說著,嚴司噙在唇角的笑意僵了一瞬,而他的表情一如既往平淡。
 
《失溫》
 
分手後的隔日,睽違已久當回普通朋友的第一天。
曦光透射過窗簾流滲進房間內,悄悄映亮了整個空間,光線捎落燒灼熱意彷彿熨燙了眼皮,躺在床上的男人緩緩睜開雙眼,剛轉醒的緣故,墨黑瞳眸還留存一絲困倦的茫然。
黎子泓盯著天花板呆了幾秒,不像以往有道溫熱體溫挨著自己,清晨時分的空氣間好似飄盪著涼意,他想起來他跟嚴司昨晚正式分開了,對方提出了分手,而沒有挽留的他選擇了附和。
坐起身後稍微側過臉,少了一個人霸占身邊的位置,偌大的雙人床顯得過分空曠,他忍不住閉闔了一下眼睛,長達漫漫十年的習慣一夕間顛覆變得面目全非,原來還是有那麼一點難堪。
下床後走到浴室進行例行的晨間梳洗,刷牙、洗臉,修掉新冒出來的鬍渣後仰起頭來,鏡面映照出自己的臉,看起來和平常沒什麼兩樣,他透過鏡子瞄了眼身後,從今天開始不會再有那麼一個對象打著哈欠慵懶地攬了上來,然後說些不三不四讓人無奈卻不自覺會心一笑的話語。
不要再想了……
瞇了瞇眼睛,黎子泓甩甩頭試圖把浮現腦海的思緒全部拋開,折回房間換穿白襯衫和西裝褲,打好領帶後套上西裝外套,他出門時下意識回頭往門內看了一眼,一片朦朧昏暗籠罩住廊道,莫名有那麼點陌生的感覺。
為什麼會走到分手的地步?
這個念頭其實隱隱蟄伏心底很久了,直到現在真的發生,黎子泓卻忽然不太有真實感,喜歡對方的感覺還餘存一點點,只是他們都遺失了當初那股不顧一切的迷戀和衝動了。
談戀愛交往與共同生活畢竟不是一個概念,存在於他們之間的價值觀摩擦一直存在,如果只是一些日常間的認知差距倒還無所謂,隨著相處的時間越來越長久,他們彼此都知曉那是無解的循環。
他們有太多太多相近類似的執著,卻同樣有太多太多截然不同的想法,已經不是雙方忍讓不忍讓的問題,兩個人都不是會為了任何人動搖原則的類型,於是嚴司還是嚴司,黎子泓還是黎子泓,然而他們之間卻漸行漸遠失去了交集,始終沒辦法欺騙自己這段感情能夠繼續長久走到最後。
遇到同樣的問題會起爭執,吵架、冷戰久了總是會累的,要裝作若無其事維持工作上的和平假象也很累,黎子泓不清楚嚴司怎麼想的,但他覺得這樣下去不行,也或許對方也是這麼認為,昨晚才會搶在他開口之前提出了分手,戀情走到了尾聲默契卻契合如昔,反倒格外諷刺。
最初熱戀時期的信誓旦旦如今回想起來都有些可笑。
黎子泓想著,抿成一線的薄唇微微彎動笑得苦澀,從兩個人退居回一個人的生活有點寂寞,除此之外倒是沒什麼太大影響,並不是他情感淡薄到真的無動於衷,只是日子終究要過,卷宗還是要過目、案子還是要追查,他沒有太多時間沉浸在那段告吹了的戀情。
誰少了誰,依然能過得好好的。
幸好嚴司也是這樣的人,所以他們分手不至於造成不可挽回的傷害,就是沒有了親吻、沒有了擁抱、沒有了性愛,單單純純只當朋友的日子尚仍需要一段時間適應而已。
 
開車抵達地檢署後,黎子泓如同平時那樣朝自己的辦公室前進,在遠遠的地方就注意到前方廊道上佇立著一道眼熟的身影。
「喲,大檢察官今天比較晚喔?」聽見迴盪在長廊上的腳步聲逐漸靠近,背部枕靠著牆面的嚴司往前跨了一步,他看向迎面走來的黎子泓笑笑地打了聲招呼,「賴床了嗎?」
話語間帶點狡黠戲弄的玩味口吻一如往常。
「阿司?」微微挑起眉,沒有預料到嚴司會出現在這裡突襲自己,黎子泓怔了一下,有些奇怪地問他,「你來這做什麼?」
「來送愛心早餐囉。」嚴司聳聳肩膀,抬高提在手上的紙袋晃了兩下,側過身子讓黎子泓打開門,尾隨在他身後晃了進去,「等屍體來躺檯的時間太無聊了,溜出來晃晃呼吸呼吸新鮮空氣。」
「嗯。」黎子泓低低應了一聲,將公事包挨著桌子而放,慢條斯理地脫掉身上的西裝外套隨手披掛在椅背。
「喏,你的份。」
剛在椅子坐了下來,原本想要先看昨天離開地檢署前來不及處理的那份文件,嚴司卻已經自顧自把紙袋拆開,拿出裝在裡面的早餐一一放到了桌上,然後掃開桌面雜物將其中一份推向了他的面前。
「謝謝。」黎子泓垂眸看了眼,伸手拿起那個漢堡拆開外層包裝紙後低頭咬了一口,而靠在桌緣的嚴司也自動自發吃起另外一份。
咬了幾口後稍微將漢堡拿開,黎子泓伸手把桌上那杯熱飲端近嘴邊抿了一口,過於甜膩的可可在舌尖頂開,他忍不住皺擰了一下眉心,而嚴司說話的聲音正好在這時打破了沉默 。
「欸,大檢察官你那個讓我吃一口吧。」黎子泓幾乎想也沒想就把手稍稍抬高,嚴司自然而然地彎身湊了過去,猛然縮短的距離讓兩個人不約而同愣住幾秒,回過神的他下意識往後退了退,然後伸長手臂接過對方手上那個漢堡咬了一口,像沒事人一樣默默遞還了回去。
「……」墨黑瞳眸對上嚴司笑笑的神情,黎子泓抿了抿薄唇,想說什麼卻終究不發一語。
他們不是情侶了,僅止於朋友的互動卻親暱依舊,只是彼此都從中明白到有什麼已經回不去了。
這樣就好,這樣就很好了。
黎子泓心想,卻不自禁有種眼眶熱痛的感覺。
 
 
END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紹

初 曉

Author:初 曉
≡≡≡≡≡≡≡≡≡≡≡≡≡≡

自創:停擺中。

同人:因與聿、影籃、盜墓進行式。

≡≡≡≡≡≡≡≡≡≡≡≡≡≡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類別
月份存檔
搜尋欄
連結
FC2計數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