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子泓&蘇彰】《混濁的色調》。試閱



跨年夜過後的我與蝶與狼,在喪病路上越走越遠呢(つд⊂)


× 此為因與聿同人本《混濁的色調》的試閱。

× 預計於因與聿/案簿錄ONLY (2015/08/29) 出的新刊。

× 極可能因為我的關係開天窗……對不起我會努力掙扎的<(_ _)>

× 配對:黎子泓&蘇彰。

× 架空設定,此篇為心理醫生&精神病患的Paro。

× 未經過考據,將只有日常、日常與日常。
   拜託,請千萬別抱持不必要的期待Σ(゚Д゚;≡;゚д゚)  
 
× 文章內收。




陰森灰暗籠罩著通往頂樓的樓梯間,厚重鐵門被推動,發出刺耳的嘎吱聲響震痛耳膜。
在那扇鐵門完全敞開後,一名青年從後方走了出來,他沒有穿鞋子,赤裸著雙腳直接踩在水泥地面緩步而行。
頂樓不常打掃的關係,地板積了不少風沙,青年每走一步就會在地上留下清晰的腳印,細碎塵埃磨擦過腳底肌膚引起薄弱疼意,這種程度的疼勁對早已習慣痛楚的他來說幾乎可以忽略不計。
走到圍牆前方停了下來,腳趾距離冰涼的水泥牆面不到一公分,青年伸出手隨意撐在牆緣之上,身子就這麼慵懶地向前傾靠。
入夜之後的風迎面襲來捎來陣陣寒意,垂落於額前的墨黑髮絲凌亂飛揚,蘇彰抬眸望了一眼蒼穹,暈白月光隱在夜色中瞧不分明,他稍微放低了視線,僅有高樓大廈散射的燈光映入眼底,霓虹光彩閃爍彷彿頌揚著市區的繁華熱鬧。
下意識輕輕閉闔上雙眼,微微仰高頭顱享受晚風吹打在臉上的涼意,唇角勾起若有似無的微笑,蘇彰很喜歡這種一個人獨處的時光,當寂靜無聲的世界不再嘈雜,機器設備嗶嗶作響的聲音不復存在,他就是全世界的主宰。
這裡是醫院荒廢棄用已久的頂樓,而他是住在這間醫院的病人,長期待在病房的感覺不好也不壞,他太瞭解與痛楚並存的感受。
定期檢查病情的日子挺有趣的,眼角餘光瞥見從針管抽起屬於自己的血,鮮紅血色侵入瞳眸甚至會讓他興起幾分興奮快感,那會帶來一種——無以言表的至上歡愉。
喏,讓這個純淨無瑕的白色世界,變得更有意思些吧?
 
 
《在你眼中抹上我的色彩》
 
 
例行的夜間巡房時發現蘇姓病人不見了,抬眸盯著那一張空蕩蕩的床面,黎子泓忍不住皺擰起眉心,這情形已經不曉得是這個月的第幾次了。
本於職責,黎子泓自然不可能置之不理,他也不曾將這件事視為麻煩,只是認為應該要盡快找到對方而已。
是使命感作祟嗎?他想,潛意識裡卻隱隱想要否定這個念頭。
一路從大廳、各個樓層開始找起,幾個蘇姓病人平時常留駐的地點都不見蹤影,最後沿著樓梯爬上了被院方封閉的頂樓,直到看見大大敞開的鐵門,高懸的一顆心才終於慢慢鬆放下來。
他知道自己總算找到對方在哪裡了。
緩步走過那扇開啟的鐵門,蘇彰的背影映入墨黑瞳眸表層,那套制式病服穿在他身上有些鬆鬆垮垮的,隨風舞動看起來更顯出青年身子的單薄。
「為什麼亂跑出來?」盯著站在圍牆邊吹風的青年,黎子泓挑起眉,感到幾分不解與些微的氣悶。
他是蘇彰的主治醫生,所以他格外無法接受對方像這樣胡來,老是拿自己的身體開玩笑。
「嗯?」不曉得是聽見了腳步聲,抑或是聽到了男人的說話聲,蘇彰重新睜開閉闔的雙眸,他緩緩回過頭,看向在鐵門邊站得直挺的醫生,唇角輕輕抿動,勾起難以察覺的細小弧度,「這裡風景不錯啊,黎醫生你不覺得嗎?」
「……」昏暗夜色裡蘇彰的臉色看起來有些蒼白,似笑非笑的神情讓人無法判讀他的情緒,卻散發一股難以言喻的病態氣息,黎子泓緊緊皺了下眉頭,抿了抿薄唇終是沉默。
他不懂這個病人在想些什麼,他不懂蘇彰。
從第一次見面那天開始,就注定無法理解這個人似的,唯獨鮮明的顏色侵入瞳孔,令他這輩子永遠都無法忘懷。
 
×
 
漫漫的鮮紅血色映入墨黑瞳眸,鐵鏽般的腥味自舌尖擴散開來,他吞嚥了口唾液,一股莫名其妙的壓迫感干擾思緒,伴隨著陌生的興奮悸動侵入骨髓。
這是黎子泓與蘇彰初次見面的情景。
 
指節輕敲門板的聲音在病房內迴盪,眼皮微微顫動一下,蘇彰挑起眉,有些納悶這間醫院的醫護人員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客套。
訪客的修養似乎挺不錯,力道控制適中、節奏既不快也不慢,明明只是敲個門罷了,卻特別講究沒必要的細節。
這人肯定是神經質吧,他漫不經心地想著,唇瓣張闔輕吐一聲,「進來。」
聽聞門扉被推開來的聲響,蘇彰下意識回過頭,沒想到會對上一張全然陌生的臉孔,他眨了眨眼睛愣了幾秒,旋即想起了什麼事情而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
對噢,他的主治醫生前陣子精神崩潰終於不幹了,前幾天有接到院方通知已經替他安排好新的人選。
希望這次的玩具可以撐久一點啊,老是玩一下子就結束的遊戲,其實有些無趣呢。
「不好意思打擾您了。」儘管說著畢恭畢敬的措辭,男人的語氣仍是平平淡淡聽不出起伏,就如同那張面無表情的臉一樣,「我是新調來的心理醫生,黎子泓。」
「哎呀,黎醫生客氣了,怎麼用敬語呢?」嘴角輕輕勾起一抹微笑,蘇彰不動聲色打量著眼前的男人,正經八百、不苟言笑的,和以前那幾個溫文儒雅類型的確實不太一樣,長相滿不錯的賞心悅目能加點分,他笑笑地說著,話語間止不住的戲謔嘲諷,「說不定醫生比我大,要不要喊我一聲蘇彰弟弟來聽聽?」
「……」黎子泓擰了擰眉心,直視那張確實有些難以辨識真實年齡的臉,略困擾地這麼回答,「資料上有年齡。」
喔,真是表裡如一的男人,言行對談也一板一眼的,公事公辦的口吻讓他不禁興起了幾分試探看看的興致。
「真沒幽默感啊,黎醫生。」聳了聳肩膀,真實年齡被識破也不以為然,蘇彰仰起頭凝視著站在原地不動的黎子泓,臉上露出極其無辜的表情,「你是來救我的嗎?」
「你真的有精神方面的疾病嗎?」黎子泓不動聲色觀察著蘇彰的一舉一動,包括臉部的神情變化,肢體上無意識做出的小舉動,現場親眼見證的感覺和腦中閱覽過的資料紀錄交錯疊合,縱然理智上清楚不該這麼說,然而等他意識到的時候,卻已經下意識問出了心裡的疑慮。
「不曉得呢,如果讓我回答的話,我認為我有很嚴重的精神病,你覺得?」蘇彰不知道從哪裡摸出了一把瑞士刀,他拎起一顆放在病床邊矮櫃上的蘋果,動作熟練地削掉外皮,然後切了一小塊下來還貼心弄出了兔子造型。
黎子泓一直盯著他的動作,察覺到不對勁想阻止時到底是晚了一步,隨著那句話語落到盡頭,對方刻意讓刀鋒偏離了軌道直接劃過手指,傷口沁出的血珠瞬間染紅了白皙的蘋果切片。
「……我幫你止血擦藥。」無視那個無聊的反問,黎子泓走上前伸手壓制住蘇彰拿刀的那隻手,後者似乎已經達到了他想要的目的,也不在意樂得配合把手鬆放開來,任由那把瑞士刀摔落地面發出清脆聲響。
「你現在開始在想我有病了,對吧?」蘇彰抬起那隻自由的手,將染了血跡的兔子蘋果遞到了黎子泓嘴前,趁著對方想說話時強行塞入,然後他張開手掌晃了晃五根手指頭,在那雙墨黑眸子凝視下,緩緩將血抹到了對方那件淨白的白袍上。
「……」垂眸掃視了一眼蘇彰抹在他左胸口前的鮮紅血印,黎子泓緊抿薄唇不發一語。
 
 
未完待續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紹

初 曉

Author:初 曉
≡≡≡≡≡≡≡≡≡≡≡≡≡≡

自創:停擺中。

同人:因與聿、影籃、盜墓進行式。

≡≡≡≡≡≡≡≡≡≡≡≡≡≡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類別
月份存檔
搜尋欄
連結
FC2計數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