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虞夏&玖深、方家兄妹&一太】隨筆……?


前陣子發在PLURK上復健尋找遺失文感的兩篇隨筆。
有點惡搞向,凌亂、簡短、OOC可能

……我怎麼也想不到我久違發的太方太會是這樣的內容(沉痛)



【虞夏&玖深】
TAG:
放不開的手、覺悟、膝枕

 
對於現下的局面,虞夏真心感到有些困擾。
枕在腿上的重量壓久了腳有點發麻,他微微垂下視線,盯著那張陷入熟睡而顯得安詳的睡顏,額角浮起青筋一度覺得萬分不悅。
 
事情緣由要往前追溯,推開門走進休息室的虞夏是被雙生兄長趕進來吃那頓或許遲到很久的晚餐,他剛抓起桌上僅存的那份便當,休息室的門又再一次被推了開來,他下意識側過頭看了一眼,就見鑑識人員搖搖晃晃踩著虛浮的步伐走近沙發,在他隔壁的隔壁的空位坐了下來。
 
「啊、老大。」眼睛努力睜開條縫的玖深慢了半拍才注意到休息室裡有其他人在,他愣了愣,有氣無力地打了聲招呼。
 
「幹嘛?」
 
「晚餐這麼晚才吃很不健康欸……」
 
「少囉嗦,你如果還想活著睡覺的話就閉上嘴快睡。」皺了皺眉,虞夏冷冷哼笑了一聲,無法理解面前這個三餐其實也沒有正常到哪裡去的傢伙有什麼資格管他。
 
被冰冷眼神恫嚇的玖深抖了一下身子,無聲地張了張嘴,原本似乎想要辯駁什麼,但顧及自己這條小命安全最後還是選擇作罷,而且整整兩天沒有闔上眼,他真的已經睏到沒辦法組織言語了。
 
「……唔……老大晚……」
 
斷斷續續的聲音一下子自空氣中抽離,虞夏挑起眉,有些好笑地看著話還沒講完就歪頭睡著的鑑識人員,想想這幾天追查案件確實忙得夠嗆,他們這群人幾乎沒怎麼休息,他收回了視線,將剛拿到的那份報告攤開來放在桌上,一邊拆開免洗筷、一邊瞄上幾眼內容,正準備開始吃便當時卻留意到旁邊傳來的動靜。
大概是沒個支撐點,靠在沙發上睡覺的玖深頭一下子歪向左邊驚醒,換了姿勢繼續睡沒多久頭又倒向右邊驚醒,受不了有影子在那邊左右晃動,虞夏不耐煩地睨了那個昏昏欲睡的傢伙一眼,想了想索性伸手拽了對方一把拉向自己,讓鑑識人員可以直接躺平睡覺。
 
「?」猛然被扯動的玖深搞不清楚什麼情況,睜開眼有些茫然地仰望著上方的虞夏。
 
「你就這樣睡吧,在那邊晃來晃去的看了就煩。」虞夏倒是沒把注意力放在玖深上,他隨口回了一句,伸長手臂撈過桌上的便當盒就開始低頭扒飯。
 
解決一個便當用不了多少時間,虞夏甚至連那份報告都拿過來看完了,躺在他腿上睡覺的玖深睡得很熟,就算他去動到身體也沒吵醒對方。
其實虞夏本來一吃完就想起身離開,留鑑識人員一個人自己在休息室補眠的,但玖深的手不曉得什麼時候揪住他的衣服,還抓得異常牢,扳不開對方的手指,他不太開心地低啐一聲,抬起手腕看了看時間,乾脆往後靠著沙發也跟著閉上眼睛休息一會。
 
等他再度轉醒時,是隱約聽見一道細微聲響在氣體因子間傳動,虞夏皺著眉睜開眼來,就看見嚴司拿著手機對著自己,咧開嘴角笑得很燦爛很欠揍,站在對方身後的檢察官一臉無奈。
 
「唉唉,沒想到老大你跟玖深小弟這麼見外,在一起了也沒貼個公告,這組辦公室戀情照流傳出去大概會驚動整個局裡吧!」不知道能不能賣個好價錢啊?
 
「……」敏感地查覺到某人散發出來的殺氣,黎子泓往後退了一步。
 
「嚴司,你皮在癢嗎?」虞夏眼神凶狠地瞪向嚴司,抬起手抹過脖子比了個找死的手勢。
 
敢偷拍想必已經做好被揍死的覺悟了吧。
 
×
 
後話。
 
「你們在吵什麼?夏,你晚餐到底吃完了沒?」在外面遠遠就聽見休息室裡傳來的吵鬧聲,虞佟打開門剛走進去,還沒反應過來裡面是什麼情況,手裡就被嚴司塞進一支手機。
 
「阿佟,你來得正好,幫我保管一下手機千萬別讓老大摔了,裡面有老大跟玖深小弟不可告人的祕……喔痛!」
 
「嗯?我看看……夏跟玖深睡著的照片啊,拍得還不錯,也傳一份給我吧阿司。」
 
「我傳給你吧。」其實已經收了嚴司擅自傳過來備份的檔案,黎子泓默默拿起自己的手機轉發給虞佟。
 
「好吵……」被吵醒的玖深迷迷糊糊地坐起身,抬手揉了揉眼睛。
 
「別以為你是我哥我就不敢揍你!」虞夏一邊動手痛毆嚴司,一邊死死瞪著站在門邊微笑的自家兄長。
 
 



【方家兄妹&一太】

一切禍害源自於這個貼圖:4mdqSDy0IEgvVN6j4iyib0.jpg

 
「阿兄、阿兄!幫老娘鑑定一下這樣比像不像!」
 
女孩的聲音伴隨著啪搭啪搭的腳步聲一起響起,盤腿坐在客廳沙發看電視的阿方懶洋洋地往樓梯間瞥了一眼,正好目睹方曉海從好幾階的高度煞氣往下跳的畫面,然後沒事人一樣跑過來他面前。
 
「妳這樣跳很危險欸。」視線一直尾隨著女孩的身影移動,阿方先是習慣性唸了她一句,發現對方擋住了大部分的電視畫面,他有點無奈地擺擺手,「喂,別擋著我的電視啦!」
 
「吼,少看幾分鐘系欸安怎逆!」方曉海毫不客氣地對嗆回去,她這幾天聽小弟們在傳說告白時比某個動作追馬子保證有效,所以打聽了一下打算學起來對條子杯杯試試,追馬子跟追條子都是差不多的概念吧。
但她剛剛在房間左思右想,沒先練習看看就上陣似乎不太好,乾脆就跑下樓拿她阿兄當實驗品了。
 
「好啦,所以妳急著叫我做啥?」沒好氣地白了自家妹妹一眼,阿方抬手抓了抓頭髮,懶得跟小海吵的他索性直接順著對方的意思,讓她快點講一講快點走開比較實際。
 
「喔,幫老娘看看這樣像不像愛心啊。」順口回答阿方扔過來的問句,方曉海回想了一下小弟教她的動作,垂頭盯著自己的雙手忙一陣子,終於喬好姿勢後她把手往前伸了一些,「喏,就這樣啊!」
 
「……」兩隻手的大拇指朝下微微彎曲靠在一起、食指抵著食指,盯著眼前方曉海比出來疑似愛心的手勢,阿方整個人當機似的愣住幾秒,好半天說不出話來,就連吐嘈也不曉得要從哪裡開始吐起。
 
「阿兄你傻著衝蝦,像不像啦?」
 
「…………像吧。」在方曉海的催促下,阿方低嘆口氣還是敷衍地應了一聲,然後見對方眉開眼笑地說什麼要去找條子杯杯,他臉上的神色頓時大變,但已經來不及制止風風火火衝出門的自家妹妹,「啥?等等,妳要去找阿因他爸幹嘛?方曉海妳給我回來啊!」
 
×
 
方曉海離開後經過了半小時,一太剛好在附近處理事情,結束後就順路買了晚餐過來找阿方。
 
「阿方,你還好嗎?」自然而然地出入阿方家的廚房,當一太拿了兩副碗筷回到客廳時,阿方正好差不多把餐盒從塑膠袋裡面拿出來打開擺好,坐到阿方旁邊的空位,他笑笑地看著從剛剛開始就一直唉聲嘆氣的友人。
 
「不太好。」道謝後伸手接過一太遞過來的碗筷,阿方一邊用筷子夾炒麵到碗裡頭,一邊跟好友發出抱怨,「總有一天會被小海氣死,她剛剛還在那邊叫我幫她看動作像不像,超困擾的好嗎。」
 
「嗯?她比了什麼?」同樣動著筷子夾了一些菜放進碗裡,一太側過頭,發現阿方的表情看起來真的滿困擾的,忍不住有些好奇地問道。
 
「欸,就這樣吧。」突然被一太這麼問,阿方也沒有想太多,暫時將手邊的碗筷放到桌上,他仿效著半小時前方曉海比過的姿勢原封不動重現出來,抬眸對上好友饒富興致的神情,慢半拍意識到怎麼回事,短暫沉默後他下意識罵了聲髒話,「……幹。」
 
「其實還滿有趣的。」一太抿了抿薄唇露出一如往常的微笑。
 
「……拜託你別再說了,一太。」不想面對現實地抬手摀住臉,想到自己居然對著好友比什麼愛心,阿方整個困窘到不行。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紹

初 曉

Author:初 曉
≡≡≡≡≡≡≡≡≡≡≡≡≡≡

自創:停擺中。

同人:因與聿、影籃、盜墓進行式。

≡≡≡≡≡≡≡≡≡≡≡≡≡≡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類別
月份存檔
搜尋欄
連結
FC2計數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