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室友組】ONLY新刊《大學時期》。試閱


(つд⊂)

新的一歲必須從室友組開始

愛室友組生生世世


× 此為因與聿同人本《大學時期》的試閱。

× 預計於因與聿/案簿錄ONLY (2015/08/29) 出的新刊。

× 配對:室友組,黎子泓&嚴司,前後無差。

× 大學時期短篇集,私設如繁星。
 
× 文章內收。




《有點吵的室友》
 
背部輕輕貼靠著牆面,青年站得挺直,正值夏末跨向初秋的時節,浮游在氣體因子間的悶燒炙熱感仍然未減分毫,他身上也就穿了一件短袖T恤而已,早些時候脫下來的運動外套被隨手擱在一旁的行李袋上。
上衣的布料質地很薄,像這樣把重心往後靠,凹凸不平的水泥磚紋路其實有點磕人,黎子泓卻是不怎麼在意,他低著頭,墨黑瞳眸望向攤開來的小說頁面,垂掩的眼睫毛微微顫動在眼皮處打落淺淺陰影。
今天是大學新生辦理入宿的日子,他來得有些早了,開放登記的時間根本還沒到,索性就先在校園晃上一圈,找了個能夠遮陽的地方看書打發時間。
密密麻麻的工整文字映入眼簾,左手掌托在書背後方撐著整個重量,騰出右手輕翻過一頁紙張,修長手指在書緣輕輕摩挲而過最後按住邊角,滑溜的紙質觸感捎抵至指腹,正準備繼續往下閱讀時,忽然聽見一道腳步聲從旁傳來,黎子泓下意識抬起了視線。
那個人走在距離有點遠的校園大道上,戴著耳機似乎正在聽音樂,過長的頭髮束成馬尾,隨著走動的姿勢在背後擺晃,他這個站位看過去就只瞧見對方的側臉而已,隱約能瞥見嘴角弧度上揚,看起來噙著笑意的樣子。
……是男生?
微微挑起眉,黎子泓有點意外地想著,從骨架和身形可以明顯判斷出對方的性別,習慣周遭的男性朋友或同學不是短髮就是平頭,他一瞬間倒是感到幾分說不上來的特別,而且對方還染髮的關係更加惹眼。
實際上黎子泓目光停留的時間並不久,也就是短短幾秒鐘的事情,不曉得是不是對注視比較敏感,那個同學突然側過頭看了過來,兩個人的視線不經意在半空相互對上,他還有些發怔,對方卻已經朝他咧開嘴角露出大大的笑容,末了還把揣在右手裡的隨身聽塞到口袋,騰出手高舉過頭揮動了兩下,釋出的善意在熱浪中載沉載浮滾盪了幾圈,打招呼熱情得彷彿他們是多年不見的老朋友似的。
眸底閃逝過一絲茫然困惑,他眨了眨眼睛,臉上的表情沒什麼變化,薄唇仍然抿成一直線,那個同學顯然也不介意他的冷淡回應,勾起唇又笑了笑便逕自收回視線往前走掉。
看著對方漸行漸遠的那抹身影,黎子泓微微瞇起瞳眸,剛剛的四目相對多少讓他有一點莫名其妙的感覺,遲遲反應不過來怎麼回事,只覺得明亮刺眼的日光照耀下來,襯得那頭棕髮看起來耀眼奪目,倒有一種頭髮挑染成金色的錯覺,連同掛在臉上的笑容也燦如朝陽。
怎麼講……外表滿好看的一個男生。
對素昧平生的陌生路人不至於多上心,他收回視線以後就繼續盯著書看了,差不多又往前推進了四分之一的進度,黎子泓改用右手拎著書籍,轉動左手垂眸瞥了眼戴在手腕上的手錶,錶面在光線映照下有些反光,稍微喬了喬位置才終於看清楚時間,長針此時已經繞過數字十二,新生通知單上註明辦理入宿登記的時間到了。
單手闔上小說,黎子泓彎身拿起後背包將書給塞了進去,順便從裡面拿出待會需要用到的資料,然後拉上拉鍊揹到了身後,接著一把拎起地上行李袋的背帶甩至肩膀,邁開步伐直接走向了陽光底下。
光線直照在肌膚上灑落燒灼熱意,黎子泓仰起頭,映入眼簾的水藍天幕一片清澈澄淨,晴朗無雲,他下意識瞇了瞇眼睛,忍不住想著今天的天氣真好。
走到新生報到的地方時已經排了不少人,目光往左右兩旁張望看了一下,黎子泓按照指示挑了其中一邊也加入排隊的人潮。
由於不少新生都是全家總動員的緣故,所以四周顯得有些嘈雜,還有看見小孩子跑來跑去的身影,氣氛莫名熱鬧非凡。
等了一會後總算輪到自己了,負責接待他的學長感覺人還滿好的,除了基本寒暄外還主動講解不少住宿相關的注意事項,在看到名單上的宿舍房號與就讀學系後變得更是親切熱絡,黎子泓直到正式開學那天才恍然大悟原來對方是法學系的學長。
興許是預防新生會在偌大校園間迷路,校方在指示牌方面做得挺用心的,走到哪牆上都黏有清楚的箭頭標誌指示位置,黎子泓對照著自己抽到的宿舍房號,很快就確立了前進方向。
維持不急不徐的步調走在廊間,偶爾和幾個不相識的新生擦肩而過,步鞋輕踩在地面發出細微腳步聲,抬眸確認著標示的房間門號,下一間就是他的宿舍了,黎子泓轉了轉握在掌心的那把鑰匙,金屬表面在指腹捎留下冰涼的觸感。
往前走了幾步,大拇指與食指拎著鑰匙頂端,正準備插入房間門板的鑰匙孔時,從旁邊伸過來的手臂恰好跟他撞到了一塊,黎子泓怔了怔,反射性扭過頭去,就看見稍早之前在校園間意外有過一面之緣的那名馬尾男,對方自走廊另外一端走過來的,許是方才一直低著頭看單子的關係,他並沒有留意到來人。
「欸,你不是剛剛那個打招呼也無動於衷的冷酷同學嗎?」指尖觸碰到另一道不屬於自己的手溫,嚴司同樣小小愣住了一會兒,他飛快抬起頭,看著出現在面前的青年不禁挑高眉一陣驚訝。
說實在話對方那張臉還滿帥的,賞心悅目,是他喜歡的類型,只可惜表情太冷了看起來很難親近。
將自己伸在半空的手收了回來,嚴司順勢把剛領到的宿舍鑰匙收進口袋,反正眼前都有個現成的行動鑰匙幫他開門了,也沒有親自動手的必要性,他揚起嘴角輕聲笑了一下,自然而然地向對方搭話,等了半晌卻還是等不到任何回應,饒是自來熟的嚴司也扛不住沉默營造出的壓力,他抬手撓了撓臉頰訕訕調侃道,「真巧啊,原來我們是室友……咳,那個、你也說點什麼吧?再板著臉不發一語我都要以為你是黑道了。」
「……」抿抿薄唇無言以對了幾秒鐘,實在不懂對方為什麼會產生這樣的誤解,黎子泓有些困擾地看了他一眼,想了想只好低聲說著,「黎子泓。」
「嗯?什麼?」一瞬間沒反應過來青年說了什麼,嚴司眨了眨眼睛,幾乎想也不想直接回問。
「我說,我叫黎子泓。」眉心不自覺輕蹙了一下,黎子泓吞嚥了口唾液,啟唇放慢語速一字一字說得清晰,見對方傻愣在那裡沒有回應,他沒能忍住還是替自己澄清一句,「……還有我沒混黑道。」
「真的假的?你不笑的時候站在那裡挺有氣勢的,我本來還在猶豫要不要掏錢保命了……開個玩笑嘛,你別這麼認真。」男性低啞的嗓音彷彿還在耳邊環繞不散,沒有想到青年會這麼認真看待自己隨口胡謅的玩笑話,一時興起的嚴司不禁又笑笑地閒扯了幾句,瞧見對方的眉心越擰越緊滿臉無奈,這才連忙打住話題以防室友想不開往心裡去。
記起來自己尚未自我介紹這回事,嚴司張了張嘴巴語帶笑意地說著,然後他朝身前的黎子泓伸出右手,「嚴司,我的名字,未來請多指教囉室友!」
「請多指教。」垂眸望著對方懸在半空的那隻手,黎子泓遲疑了幾秒,到底是伸出自己的右手握了上去。
第一印象建立出的好感度很快就煙消雲散,取而代之的新評價是『有點吵的室友』,入宿第一天,黎子泓開始替自己往後的宿舍生活擔憂了。
 
 
END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紹

初 曉

Author:初 曉
≡≡≡≡≡≡≡≡≡≡≡≡≡≡

自創:停擺中。

同人:因與聿、影籃、盜墓進行式。

≡≡≡≡≡≡≡≡≡≡≡≡≡≡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類別
月份存檔
搜尋欄
連結
FC2計數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