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方太】隨筆段子


抓個手感,短短der

TAG是日夕很久以前給的太方/牛奶(?)
對不起牛奶被我寫得如此不相干

底下另插個小段子!
一直覺得這個學院風30題萌萌噠!
擺平者組的校園PARO想想就好萌喔……我好想看因與聿全員的校園PARO。
黎子泓、嚴司、玖深等人是大學部,一太、阿方、小海、陳關等人是高中部,虞佟、虞夏可能是什麼年輕教師之類的……這樣的世界真美好啊(醒醒好嗎###)
文化祭時嚴司感覺就會趴在欄杆上遙望高中部熱鬧的場景,跟站在旁邊的黎子泓感慨好青春啊,他們以前也是這樣留下美好回憶云云,黎子泓回想當年只覺得各種不堪回首,不禁眼神死地嘆了口氣……等等的(就說醒醒###)
……如果有人願意一起腦補一起玩就好了

 

【日常】
 
抬手輕輕推開門扉,一太從浴室裡走出來時挾帶著一片氤氳水氣,迷濛白霧於背後的狹窄空間繚繞飄散,沾附在瀏海的水珠滑進瞳眸,他反射性閉了閉眼睛。
隱約聽見廚房的位置傳來窸窣聲響,一太邁開步伐朝那個方向移步,阿方背對著他就站在冰箱前面,單手撐著冰箱門,微微彎低身子垂眸掃視裡頭的物品,似乎正在思考要拿什麼出來。
「阿方,我洗好了,你可以進去沖澡了。」將擦拭頭髮的毛巾拎在手上,一太動了動薄唇如是說道。
「喔喔,好!」隨口應和了聲的阿方伸手拿出一瓶牛奶,側過身用手肘碰撞了一下冰箱門讓此闔上,抬眸迎上一太望向自己的視線,他晃了晃手裡的牛奶咧嘴笑問一句,「一太,也幫我喝一杯吧?」
「嗯?」目光緩緩低垂落在那瓶鮮奶上,突如其來的問語讓一太一時間有些困惑。
「曉海之前買來塞冰箱的啊,結果也不見她喝,我剛剛看快過期了。」拿過馬克杯用清水稍微沖洗過,阿方一邊自在地將牛奶倒入杯中,一邊扭頭跟一太簡單解釋什麼情況。
等放到過期以後扔掉未免太浪費,但他也不怎麼想要一個人喝那麼多,只好問問對方要不要來一杯幫忙解決了。
聽著阿方疑似在抱怨妹妹的發言,一太頷首示意理解,盯著對方仰頭灌起鮮奶的模樣,唇角輕彎他露出一抹溫和而自然的微笑,「你放著,我等等喝。」
騰出手比了『OK』的手勢,阿方仰頭飲盡後拉低杯身,順手放到桌上後重新往杯子裡面斟滿鮮奶,感激地看了一太一眼,「謝啦!」
他整個下午都在跟球友們打球,現在身上也還穿著球衣,回來時本來打算先去沖個澡換件衣服,沒想到剛好碰到一太在洗澡,所以就先窩到沙發看電視打發時間了。
將所剩不多的那瓶鮮奶拿回冰箱歸位,一連串動作搞定後,阿方這才真正把注意力放到一太身上,兩個人已經在一起好一陣子了,這當然不是第一次看見對方剛洗好澡出浴的樣子,但站這麼近直視,他還是忍不住嚥了口唾液。
一太渾身散發一股乾淨清爽的氣息,許是自己的視線在他身上停留太久,那雙墨黑瞳眸閃爍過些許疑惑,似乎在詢問自己怎麼了嗎。
明亮的光線灑落,戴在耳上的耳環折射出淺淺銀芒映入眼底,阿方輕聲笑了笑,毫不在意地往前跨一步縮短兩人間的距離,伸長手繞過頸側用指腹輕輕摩挲對方濕答答的髮尾,「頭髮怎麼不擦乾一點?快點吹乾吧,萬一感冒就麻煩了。」
起初還有點摸不著頭緒阿方伸手的用意,一太微微怔了一下,反應過來後才應了聲單音。
含笑望著近在咫尺的阿方,他抬手握住對方手腕輕輕拉開,身子往前傾挨向對方唇角蹭了一個吻,「你也快去洗澡吧,感覺小海等等會來。」
「真的假的?」稍稍瞪大眼睛有點驚訝,挑起眉,阿方笑笑地回問了句,在對方退開後冷不防重新拉近彼此距離,直接親了一太的嘴唇一下,然後才邁步朝浴室間走去,「那我先去洗澡啦。」
 
 
 
【校園Paro】
 
「面!」
「有效打擊!」
「靠……阿方你應該放水一下啊,太殘忍了……」被竹劍狠狠擊中面門,穿著劍道服的男子直接往後仰躺到在木質地板上,張開雙手雙腳成大字型姿勢的他有氣無力地低聲嘀咕。
「怎麼可能放水啊。」同樣穿著一身劍道服,抬手摘掉戴在頭上的護具,悶了滿頭大汗的阿方下意識甩了甩頭,他抬手撥弄了幾下稍嫌凌亂的髮絲,垂眸望著躺倒在一旁的劍道社社長,有些好笑地回了一聲。
「別理他,他輸了活該。」剛才充當裁判的副社長走了過來,他抬腳踢了踢躺在地上擋路的傢伙讓他滾開點,然後朝阿方伸出手,「不好意思臨時讓你過來代打,改天請你吃飯?」
「免啦,我也玩得滿盡興的。」伸手回握了一下副社長的手,阿方咧動嘴角笑笑地說著。
他其實並不是劍道社的人,只是剛好被他們社長逮住過來幫忙湊數,以前小時候有練過一陣子的關係,他對劍道也不陌生,偶爾像這樣打一場流點汗也挺好玩的。
「阿方,一太來找你喔!」
「欸?」聊到一半忽然聽見旁邊劍道社社員的傳話,阿方愣了愣,草草跟劍道社社長、副社打聲招呼便先告辭。
轉身朝門的方向移動腳步,遠遠就看見穿著弓道衣的一太站在那裡,顯然是剛結束弓箭社那邊的活動,原本和圍在身邊的幾個劍道社社員說話,大概是注意到自己靠近了,那雙墨黑瞳眸看了過來,薄唇輕抿朝他微微一笑。
「一太,你怎麼知道我在這裡啊?」他是走在校園間突然被抓來劍道社的,別提友人了,他根本沒機會跟任何人報備去向。
見一太對此提問僅是微笑不語,阿方挑起眉,有些無奈有些困擾地低聲呻吟,「……又是你那奇怪的第六感嗎。」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紹

初 曉

Author:初 曉
≡≡≡≡≡≡≡≡≡≡≡≡≡≡

自創:停擺中。

同人:因與聿、影籃、盜墓進行式。

≡≡≡≡≡≡≡≡≡≡≡≡≡≡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類別
月份存檔
搜尋欄
連結
FC2計數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