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劍】……。


狼病友賣萌可恥的攻勢下進行的刀劍初體驗(咦)
總之是關於大俱利&長谷部的各種試寫(?)

前陣子到昨日病的幾個小段子乾脆就一起扔惹,
順序由新到舊,沒頭沒尾,OCC請小心(つд⊂)

好想快點恢復自由盡情病文喔。゚(゚´ω`゚)゚。。゚(゚´ω`゚)゚。。゚(゚´ω`゚)゚。









【捏!捏!臉!頰!(灬ºωº灬)】
 
風和日麗的午後。
遠征部隊尚未回來,待在本丸的長谷部一陣無所事事,儘管主上並沒有在旁監視,他還是習慣維持端端正正的跪坐姿勢了,同樣閒置著的大俱利就在旁邊,相對對禮節沒那麼講究的他坐姿隨興,完全旨在追求自身的自在舒適而已。
視線由左而右緩緩移動,接著又由右而左重新看了回去,櫻花繽紛一片的粉白色調侵入瞳眸,濃烈的春天氣息四溢瀰漫。
美不勝收的景色看久也覺得有點膩了,長谷部短短低吁口氣,收回了自己的視線,轉個方向面向一旁慵懶靠在樑柱上彷彿快要睡著的男人。
百無聊賴盯著大俱利昏昏欲睡的模樣,長谷部也不知道怎麼回事,鬼使神差就伸出手捏上對方臉頰,介於柔軟與緊實的手感讓他不自覺多捏了兩下,等他回過神時,便見大俱利輕瞇起眼看了過來,眉心深鎖似乎對於睡眠被干擾而感到些許不悅。
「……」
「……」
相望無語,漫漫沉默流轉在兩人之間,長谷部的手並沒有移開,溫熱指腹捎留在肌膚上的觸感,臉頰感受到的微弱疼意,大俱利有點心不在焉地想,這是在幹嘛啊?
不曉得是否玩上癮了,捏在臉頰上的手勁未減反增,大俱利一臉莫名其妙地盯著長谷部,這個姿勢久了讓他漸漸有些不耐煩起來,終於忍不住也伸長手臂回捏對方的臉,軟軟嫩嫩的臉頰捏起來格外舒服。
大俱利的力道並沒有拿捏好,長谷部只感到一陣吃痛襲來,眉頭微微擰起,他有些不快地瞪了對方一眼,幾乎下意識就加重自己的手勁,然後換來對方同樣手段的報復。
一來一往僵持不下,遠征部隊碰巧在這時候歸來,無預警瞧見兩個人如此幼稚的互動,原先說說笑笑踏進本丸的遠征部隊不禁集體怔住。
 
 
【學生PARO……?】
 
皮鞋鞋底輕輕踩踏上階梯,足音在狹隘的樓梯間迴盪,長谷部一手按在旁邊的樓梯扶手,垂在身側的另外一手則提了一只紙袋,他抬眸望了眼上方,通往頂樓的鐵門並沒有完全闔上,明朗光線從那道縫隙流滲進來劃破此處的陰暗。
果然又跑到頂樓來了嗎?
長谷部猜想著,倒是沒有因為找到目標而喜形於色,他仍然維持不急不徐的步調一階一階往上走,然後抬手輕推開那扇鐵門踏上頂樓。
年代已久有點生鏽的關係,被推動的鐵門發出吱嘎吱嘎的噪音在耳邊鳴響,長谷部不由輕蹙一下眉心。
學校的頂樓非常空曠,視線微仰,一望無際的水藍天幕映入眼底很是清澈,儘管如此,他還是下意識移動目光往某個角落看過去,大俱利就直接躺在地板上睡覺,方才的騷動聲似乎絲毫引不起他的興致,青年僅是側了側身子,換個姿勢便繼續睡了。
「大俱利,你又翹課了嗎?」邁開步伐朝一派慵懶的大俱利走去,長谷部自然而然地在他身邊坐下,背部抵著身後的牆面,他有些無奈地看著那個比自己小了一屆的學弟。
早早就聽見了腳步聲,直到來人已經在他附近席地而坐,大俱利才終於有所動靜,他低吟一聲模糊的單音,睜開眼懶洋洋地看了長谷部一眼,「光忠跟你打小報告?」
「沒有,我剛剛經過你的教室看你不在位置上。」上午的體育課提前結束,重新換回制服後,長谷部想了一下還是婉拒班上同學的邀約,直接繞到大俱利的班級,對方的座位正好緊鄰窗邊,走在長廊間很輕易就能看到的位置。
他原本是打算在教室外等大俱利找他一起吃飯,後來下課了也不見對方回來,索性只好自己轉移陣地在校園裡找人了。
低頭從紙袋裡拿出便當盒,長谷部一邊動手掀開盒蓋,一邊抬眸看向被大俱利隨手擱在旁邊的一個炒麵麵包,忍不住多叨念一句,「你總是吃那個,這樣對身體不太好。」
「啊啊,有什麼關係。」慢吞吞坐起身子,大俱利順手摸過地上那個在食堂買的麵包咬開包裝,騰出另一手抓了抓頭髮,盤著腿的他有些不以為然,「可以吃就好。」
「是沒錯……但不營養啊。」食物的確是可以吃能充飢就好,大俱利要這麼講長谷部也無話可說,手上握著筷子的他輕輕撥弄了幾下菜色相對豐富的便當,也沒多思考就夾起一塊煎蛋捲遞到對方嘴邊,「喏,給你。」
聽聞聲音大俱利抬眸瞥了一眼,看著伸向自己的筷子,不由暫時拿開手上的炒麵麵包,已經滿習慣被長谷部餵食的他張開嘴咬下那塊煎蛋捲。
 
×
 
後來。
用完午餐大俱利整個人又開始犯睏了,長谷部見他用手肘撐著臉頰頻頻打盹還差點手滑,終於看不下去便乾脆伸出手拉了對方一把,將人拽倒讓他能平躺在自己腿上用正常點的姿勢睡覺。
不曉得大俱利是不是覺得有些彆扭,挪動了好幾次身體,對方壓著他一直動來動去的關係,讓長谷部感到有點難受。
垂眸望著躺在腿上的青年,他壓輕聲音說了句快點睡,沒想到大俱利卻反而張開了雙眼,還來不及詢問怎麼了,他冷不防被對方伸長的手臂攬住後頸往下拉,大俱利靠了過來,在他薄唇印上溫溫的濕潤感。
「?」眨了眨眼睛,完全反應不過來發生什麼事情,一陣茫然的長谷部怔怔地盯著沒事人一樣躺回去睡的大俱利,下意識抬手摸了摸自己的唇瓣。
 
 
【學生PARO?】
 
長谷部走在廊間,視線不斷朝左右兩邊張望著,腳下邁開的步伐不自覺加快,剛剛一回教室就被同學拉住跟他說了大俱利又鬧事的消息,他只覺得困擾到不行。
循著記憶中大俱利會躲的幾個定點找起,他最後是在一間廢棄的體育器材室找到大俱利的,器材室位在校園偏僻的一角,廢棄不用後幾乎沒有什麼人在附近走動,看著外觀破破舊舊的建物,長谷部不由皺了一下眉,進去以後發現裡面甚至飄散著一股難聞的氣味。
下意識抬手揉了揉鼻子,長谷部朝縮在角落的青年走了過去,許是聽到了腳步聲對方稍微動了動身子,卻沒有抬頭看向自己的意思,仍舊把那張臉埋在手臂中,他垂眸盯著大俱利的後腦杓,有點無奈地開口問他,「聽說你又跟人打架了,怎麼回事?」
「……沒事啦。」大俱利壓低嗓音嚷了一聲,默默在內心咒罵起那個多嘴告訴長谷部消息的傢伙。
「跟同學要好好相處啊。」看著態度明顯完全不想和自己溝通的大俱利,長谷部伸手摸了一下後頸,一時之間也拿不定主意要怎麼做,從小到大都是這樣,不曉得是不是喜歡一個人待著的孤僻性子使然,大俱利在學校裡總會發生各式各樣的大小衝突。
「為什麼啊?」眉頭皺得死緊,大俱利這次抬起臉看向長谷部,臉上的神色明顯充滿不悅,「我又不想跟他們打好關係!」
搞什麼鬼,他和那群吵吵鬧鬧的笨蛋不一樣,他只想一個人獨自行動而已。
「就算是這樣你也不能動手打人吧……」長谷部低嘆口氣拿大俱利莫可奈何,受限於站著的高度不好說話,他蹲低了身子和青年平視,廢棄器材室裡籠罩在一片昏暗中,直到像這樣距離靠近了以後他才注意到對方臉上有一道血痕,「你受傷了?」
「沒差,這種小傷口隨便擦點口水就會好。」儘管長谷部的動作放得很輕柔,手指觸摸到臉頰還是扯動到傷口,大俱利本能地往後縮了一下,然後伸手擋開對方的手。
「等一下,你跟我來。」並不怎麼在意自己的手被揮開,見大俱利舔了一下自己的大拇指就想往臉頰那道擦傷抹去,似乎真有幾分實踐那個口水擦擦就會好的論調,長谷部擰了擰眉心,連忙抬手按住對方手腕,不由分說拽著窩在地上的人起來。
「去哪啊?」
「帶你去洗臉擦藥。」
「啥……就說這點小傷不需要了。」
 
 
【……忘記在幹嘛……】
 
眉心微微蹙擰,長谷部最近覺得很困擾,而讓他困擾的對象顯然完全沒有自覺,他抬起眸子,視線掃向一旁靠著大樹睡覺的男人,糾結了半晌終究忍不住走上前去。
「大俱利……你醒著吧。」垂頭盯著大俱利的臉,安靜祥和看起來就像是真的睡著了一樣,稍嫌長了點的髮絲在微風吹拂下輕輕飄晃,長谷部瞇了瞇眼睛,明明是猜測的語句卻夾雜著篤定的口吻。
「?」早在聽見腳步聲靠近的時候就醒來了,聽到熟悉的嗓音自頭頂飄來,休憩被打擾大俱利倒也沒感到不快,他睜開眼,微微仰起頭有點疑惑地看著長谷部。
「你的態度太差了,對主人要有禮貌一點。」長谷部動了動薄唇,原意是過來斥責大俱利最近惡劣到無禮的行徑,儘管明白對方個性就是這樣,但他還是看不下去,平淡的表情說到最後掠過一絲失落,「主人明明那麼喜歡你啊……」
「我並沒打算跟他打好關係。」微微挑起眉,沒想到長谷部是找他吵這個,大俱利忽然就有些莫名煩躁起來,他撇撇嘴略感不耐煩地重申他一直以來的想法,說話時視線仍然盯著長谷部,對方低著頭,髮絲垂下打落的陰影擋住部分面容,卻隱約可以瞥見他臉上的稱羨神情。
「你!」
「我只在意你,不行嗎?」
「說什麼啊?」
「嘖。」
 
 
【年操PARO……?
 
晨曦透過窗廉流入室內,在未開燈的房間灑落一圈淡淡的昏黃光源,躺在床上的男人仍深陷於香甜的睡夢中,直到鬧鐘突然響起劃破流轉一室的寧靜氣氛。
長谷部無意識地翻動一下身子,暈在眼皮之上的晨光有些刺目,他掙扎了幾秒鐘後才真正睜開雙眼,在耳邊肆虐作響的鬧鈴聲還沒停止,過於嘈雜的音量對剛睡醒的人來說實在難以忍受,聽得頭都有些隱隱作痛起來。
伸長手臂朝床頭櫃的位置摸了幾把,撈過造型時鐘按掉了鬧鈴,長谷部睜著眼睛望向天花板恍神片刻,而後才將拎在手裡的小鬧鐘拿高,看了眼鐘面指針所指的時間,差不多該起床準備出門上班。
隨手將鬧鐘放回去原位,正想掀開蓋在身上的薄被爬起來時,長谷部這才留意到有股溫暖的熱源挨著自己,他微微愣了一下,側頭一看就瞧見一顆頭埋在他胸前,不曉得什麼時候滾過來的小男孩蜷著身體縮在他旁邊睡覺。
「起床了……」有些好笑地看著大俱利熟睡後的模樣,長谷部動手扳開小男孩揪著自己衣服的手指,輕輕推了推對方的身子,剛轉醒的嗓音聽起來比平時沉啞幾分,「大俱利,醒醒。」
「唔……」身體一連被搖動了幾下,睡眠受到干擾而醒過來,大俱利此時腦子還有點昏昏沉沉,他含糊不清地囈語了一聲,睜開眼看著照顧自己生活起居的男人。
「起來了嗎?」瞧見大俱利總算睜開眼睛來,長谷部收回了搭在小男孩肩膀上的手,轉而揉了揉對方頭髮溫聲問早。
一把拉開虛掩在兩人身上的棉被,他爬下床後自顧自走到了衣櫃前面,一邊挑選兩人等等要換穿的衣服,一邊朝坐在床上一臉迷迷糊糊還在發呆走神的姪子提醒,「大俱利,快起來刷牙洗臉,不然上課會遲到喔。」
捧著一大一小兩套衣褲放到床緣,長谷部抬手掩著嘴打了個哈欠,然後朝浴室間的方向移動腳步,按照平日習慣進行晨間的梳洗作業,將擠上了一排牙膏的牙刷塞進嘴裡,機械式地移動手腕上下刷著。
「長谷部,我好睏……不想去上課。」爬下床踩著虛浮的步子搖搖晃晃跟進了浴室,大俱利抬起一隻手拉扯長谷部的上衣,另一手揉了揉眼睛,說話的聲音甚至帶了點鼻音。
「我也很睏啊,但還是要上班。」還沒有空整理的頭髮翹起了幾根有點凌亂,同樣睡眠不足的長谷部眼睛都快瞇起來了,整個只想倒頭睡回去跟床溫存,滿嘴白色泡沫的他口齒不清地回著,「所以昨天不是叫你要早點睡嗎?」
昨晚因為大俱利遲遲不肯睡覺的關係,答應過會好好照顧小男孩,他也只好陪他繼續玩,最後玩到累了都已經半夜兩三點的事情了。
伸手端起一旁裝滿清水的漱口杯,仰頭灌了口水上下左右漱一漱後吐掉,長谷部垂眸瞥了眼站在身邊揉眼睛的大俱利,看著根本不想動的小傢伙,他拿過架上另一把小牙刷在刷毛上擠好牙膏塞到小男孩手裡,彎身一把抱起對方靠近洗手台有點無奈地催促,「好了……你也快刷牙。」
「……喔。」大俱利愣愣應了一聲,將牙刷塞進嘴裡緩而慢地動著小手,盯著小男孩根本只能算是把牙刷含在嘴裡的舉動,看不下去的長谷部後來還是直接出手幫忙打理一切。
再拖下去他上班就要遲到了啊。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紹

初 曉

Author:初 曉
≡≡≡≡≡≡≡≡≡≡≡≡≡≡

自創:停擺中。

同人:因與聿、影籃、盜墓進行式。

≡≡≡≡≡≡≡≡≡≡≡≡≡≡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類別
月份存檔
搜尋欄
連結
FC2計數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