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室友組、楊德丞、言東風】隨筆x2


兩篇隨筆短文,寫得比較隨興,凌亂、OOC可能。
算……歡樂惡搞煩躁向(?)點開請三思> <

《無言以對的早晨》 大學時期
此篇來自朋友的真人真事改編。
那天點開簡訊差點被笑死,硬是飆起手速煩了一下(欸)

《如果嚴司撿到了一隻貓》
簡短交代一下此篇的前因後果(?)
214019.png
一開始是ㄇㄒㄒ扔了上面這張照片,於是產生了以下對話。

ㄇㄒㄒ:我想看嚴司貓掉下去ㄉ一瞬間(ㄍ
我:你畫了我可以寫看看(ㄍ
ㄇㄒㄒ:太愛動來動去,紙板撐不住ry
ㄇㄒㄒ:等我
然後,然後他用了有史以來最快的速度回傳一張圖給我(只想鄙視他)

214035.jpg

有鑑於話說太快答應了,所以就只能寫了




《無言以對的早晨》
 
晨光照射在眼皮之上一陣灼熱溫意,嚴司微擰了一下眉心,睡眠品質受到干擾讓他清醒了幾分,只是仍然犯睏得緊,索性便繼續賴在床上。
明明時序已經逐漸走入初夏,不曉得為什麼身體卻感覺一股莫名冷意,掙扎半天後他到底是睜開了雙眼,嚴司坐起身來,原本歪歪斜斜蓋在身上的薄被完全滑落開來,赤裸的上身暴露在清晨微冷的空氣中,讓他不由自主地打了個冷顫。
「室友你終於進入叛逆期了嗎!脫我衣服做什麼?」下意識低垂下頭,嚴司眨了眨眼睛,看著自己光溜溜的上半身愣了半晌,然後他迅速扭過頭看向住在同間寢室的室友,用著無比震驚的語氣詢問那個言行舉止向來正直的黎子泓,「哎呀,其實你對我有意思的話直說就好嘛,你長得也滿帥的,要我為了你走上彎路是可以考慮考慮的……」
世風日下、人心不古,他的乖乖牌室友竟然學壞了!
「……」這傢伙睡昏頭了嗎?
剛洗漱完沒多久,從浴室間出來的黎子泓折回床邊拿東西,聽到嚴司的聲音轉身面向對方,一大清早的胡言亂語讓他由衷感到困擾,他緊緊皺起了眉頭,面無表情地盯著對方赤裸的上半身,往前走了幾步,彎身撿起掉落在地板的那件T恤直接朝嚴司臉上扔去,澄清的語氣無奈萬分,「不要亂講,你的衣服是你自己脫掉的好嗎。」
「怎麼可能啊?」
「真的,你半夜突然大喊好熱。」還害他睡到一半莫名其妙被吵醒。
想起昨晚的事情,黎子泓忍不住直想嘆氣,嚴司起初含糊嘀咕了什麼他沒聽清楚,後來一連嚷了幾聲好熱,斷斷續續鬧騰一下子後又忽然沒動靜了,很睏的關係他也沒有特別爬起來查看,看起來當時隱約聽到的窸窣聲就是對方脫掉上衣扔開的聲音吧。
「啊……」抬眸對上室友一臉鎮定的表情,嚴司發出了聲單音,經黎子泓這麼一提他想起來自己確實夢到很熱,熱到他恨透了那個要射太陽也不乾脆點把太陽一家全射掉的后羿老兄,「這麼說起來我的確夢到了好熱……所以真不是你偷襲我?」
「……」黎子泓搖了搖頭否認,墨黑瞳眸盯著嚴司上下掃視一眼,最後只是抿抿薄唇不發一語。
「等等,你是不是想了什麼失禮的事情啊。」察覺到對方的目光在自己身上遊走,嚴司抬起頭就見黎子泓皺了皺眉,神情看起來有些嫌惡,沒好氣地抗議了起來。
那什麼嫌棄的反應啊,他可是很多女孩子追的好嗎!
「沒有。」黎子泓淡淡回了一句,轉身走到桌旁拿起包包,「我去上課了。」
 
 
END
 
 
《如果嚴司撿到了一隻貓》
 
「咦,小黎?怎麼是你來應門……來找阿司喔?」
儘管彼此是相識多年的好友了,當門甫一拉開,黎子泓和站在門外等候的訪客正眼對上後,雙方還是不禁小小怔了一下,似乎都沒有預料到會在這裡遇到對方。
「嗯,有事情找他討論。」微微點頭打過招呼,黎子泓動了動薄唇回應問題,側過身子讓出足夠寬敞的走道讓門外訪客得以進門,視線這時候才瞄見楊德丞旁邊還站了個人,他挑起眉,有些意外地看著滿臉不耐煩的言東風,「學弟?你……」
「我要走了。」不待黎子泓把話語問完,言東風匆匆插了一句話進來打斷,他皺擰了一下眉頭,瞪著眼前這棟死人骨頭最近新租的住屋,只覺得不爽到極點想要走人。
「欸,等等。」眼明手快地一把拽住身邊打算開溜的小學弟,楊德丞不顧當事人意願,一邊推著對方往屋子裡面走,一邊扭頭向滿臉困惑的黎子泓說明情況,「你答應了一起吃晚餐的啊學弟……我出門時剛好在路上遇到東風,聽說他還沒吃飯就順便帶過來,不過不曉得原來小黎你也在阿司家啊,幸好我今天有多準備,份量應該夠大家分著吃。」
「嘖!」力氣比不過身後的男人,發現掙不開來,言東風索性不情不願地邁開腳步朝室內走去,說話的口氣隱隱染上幾分不悅,「你並沒說要跟死人骨頭吃……還有我也不是你的學弟。」
他根本是被騙來的!
「不要在意這種小事嘛。」
帶上門後也跟著往裡面移動,沒有錯過楊德丞跟言東風兩人之間的對話,黎子泓抬眸看了眼推著學弟走的友人,嘴角輕彎忍俊不禁地淡淡笑了笑。
自從嚴司打著自己的學弟就是他的學弟、他的學弟自然就是德丞學弟的歪理,硬是跑去吵楊德丞外送吃的到言東風住處開始,對方好像越來越習慣餵食的感覺,在讓學弟進食一事上躍躍欲試,言東風最近似乎也比較長肉了,有時候黎子泓會覺得在這件事情上應該感謝一下嚴司。
「嚴司盧你幫他送晚餐?」加大腳下的步伐走近他們,想到餐廳主人剛剛說的話,黎子泓這才啟唇問道。
難怪剛剛問嚴司晚餐要怎麼解決時,他神祕莫測地說什麼不用擔心,待會就會有好料的從天而降,看來是早在自己過來之前就已經騷擾完楊德丞了。
「對啊。」算一算也來這裡拜訪過好幾次了,熟門熟路進到客廳的楊德丞在桌子旁邊蹲下身子,伸手從紙袋裡拿出便當盒往桌面放,聽到問話回頭瞅了小黎一眼,聳聳肩膀笑得有些不以為意,「本來不打算理他的,但想說來找二號玩就順便帶吃的過來。」
「二號?」站在楊德丞身後,言東風渾身不自在地東張西望,聽到奇怪的關鍵字回過神來,有點疑惑地問了一聲。
「喔,對了,學弟還沒見過二號。」
「那是嚴司前幾天撿到的一隻貓,他叫牠二號。」眉心不自覺微微皺了皺,黎子泓簡單說明了一下二號的身分。
他沒有提的是二號這個名字的由來,嚴司撿回來的那隻貓不知道為什麼長得很特別,雖然這麼形容很奇怪,但貓乍看下跟嚴司有幾分神似,就連嚴司自己本人都有所感觸,於是他便興致勃勃地向大家宣佈貓的名字就叫阿司二號了。
「好沒品味的名字。」挑起眉,言東風反射性批評了一句,然後他發現他面前的兩個人表情變得相當古怪,楊德丞曖昧地笑了笑,他學長則是直接撇開了臉,也不曉得是想到了什麼。
「說起來阿司那小子勒,怎麼沒看到人?二號被他帶走了嗎?」
「可能在浴室吧。」
「啥?在浴室幹嘛?」
「嗯……」眼神下意識向旁邊飄移閃避了一下,黎子泓正想開口回答時,卻被從浴室間傳來的叫聲給打斷。
「哇啊——二號你不要亂動!」
黎子泓和楊德丞對看了一眼,兩個人不約而同朝浴室間的方向走去,言東風看了看擺滿整桌的豐盛飯菜,又看了看學長他們的背影,低啐一聲後還是選擇跟了過去。
「阿司,你在搞什麼鬼啊?」單手撐按在浴室門緣,走在前頭的楊德丞率先探頭往裡面瞅,就見剛剛才提到的二號在馬桶上跳上躥下的,然後那個一直不見蹤影的嚴司正對著那隻貓大聲嚷嚷。
「……」黎子泓無言以對地看著裡頭一人一貓上演的鬧劇。
稍早嚴司在滑手機時刷到了一張圖片分享給他看,接著就興沖沖地說要幫二號也拍一張,當時在看卷宗的他以為對方只是隨口講講並沒放在心上,沒想到原來是真的跑來拍了。
視線本能地追尋著貓咪跳上跳下的身影移動,黎子泓瞄見墊在馬桶上的紙板被踩出了凹痕,正想要出聲提醒嚴司,沒想到話來不及說完下一秒慘劇還是在眼前發生了,「阿司,板子快壞……」
『噗咚!』
「喵嗚——!」
「二號!」重物摔落水窪的聲響在浴室間迴盪,那隻外形神似嚴司的貓就這麼踩破了紙板噗咚一聲直接掉進馬桶水裡,站得很近的嚴司免不了遭受波及被濺濕了褲子。
圍在浴室外的三個人面面相覷,幾秒後先回過神的楊德丞忍不住爆笑出聲,黎子泓擰緊了眉頭,則是無奈地低嘆一口氣,他實在無法理解嚴司在想些什麼,至於自始至終完全狀況外的言東風面無表情,只是拿著手機的那隻手舉在半空。
「哈……阿司你白痴嗎?」親眼目擊阿司二號落水的畫面實在太過逗趣,楊德丞覺得自己笑到胃都痛了,好不容易緩過氣來發現言東風剛好拍攝到那一瞬間的照片,連忙伸手拐著對方到旁邊交涉,「哇,學弟你居然拍到了經典畫面,這張照片傳給我好嗎?」
「你的號碼……」
「什麼?學弟你沒有我的手機號嗎?」
「……啊,學弟麻煩也傳給我,謝謝。」站在原地躊躇了幾秒鐘,黎子泓最終還是掉頭離開浴室間朝那個小團體靠攏,選擇忽略身後傳來的抱怨聲浪。
「喂喂喂!你們幾個的良心呢?好歹救一下貓啊……二號你不要動了!別用馬桶水噴我!」
 
 
END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紹

初 曉

Author:初 曉
≡≡≡≡≡≡≡≡≡≡≡≡≡≡

自創:停擺中。

同人:因與聿、影籃、盜墓進行式。

≡≡≡≡≡≡≡≡≡≡≡≡≡≡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類別
月份存檔
搜尋欄
連結
FC2計數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