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室友組】生活


隨筆,這兩天突然想寫寫。
一如既往地走在日常這條道路上……(つд⊂)
 

骨節分明的手指輕撫過紙面,刷印在上頭的文字映入瞳眸表層,黎子泓微微瞇了瞇眼睛,記在報告上的案子資料在腦海浮現彙整,他鬆開攥緊的手暫時將文件擱放在大腿之上。
傍晚離開地檢署後沒有繞去其他地方,他直接開車回到住處,洗完澡換上一身輕便的衣服,到廚房簡單煮了碗湯麵隨便解決掉晚餐問題,然後就坐到沙發拿出帶回來的報告繼續翻看起來。
背部向後枕著柔軟舒適的椅背,黎子泓單手撐在沙發扶手,總覺得好像快理出什麼頭緒來,卻又有一點想不透,他閉闔了下眼睛,正準備將報告放到桌面起身倒杯水喝轉移一下注意力,卻聽見玄關處傳來鑰匙插入鑰匙孔轉動門鎖的細微聲響。
 
「唷呼,大檢察官你在家呀。」訪客絲毫沒有要客氣的意思,帶上門後脫掉鞋子便大剌剌闖進了客廳。
 
「你怎麼會來?」熟悉聲音染著輕鬆愉快的笑意在氣體因子間迴盪,黎子泓懶洋洋地抬眸看了嚴司一眼,動了動薄唇低聲詢問,隨手將剛剛正在看的那份報告往桌緣上放,背對對方逕自走向了廚房。
 
「我去德丞那蹭了頓晚餐,順便幫你要了愛心宵夜送過來啊。」聳著肩膀從善如流地回答對方的發問,神情語調中隱約還帶了點邀功意味,嚴司將提在手裡的紙袋放到了桌上,心不在焉瞅了眼那份報告,沒多加在意就繞過去跟上黎子泓。
前室友顯然是洗漱完畢了,身上穿著一件灰色素面T恤和短褲,看起來簡直居家到不行。
眼角微彎透出一抹狡黠笑意,嚴司倚在牆柱邊望著端起馬克杯倒水喝的男人,張嘴便是吐露一句猜測,掩不住臉上笑嘻嘻的表情,「你家冰箱空的跟台全新的沒兩樣,沒吃晚餐?」
 
「我有。」薄唇貼上杯緣淺淺啜飲了口白開水,黎子泓拉低馬克杯杯身,走過去拉開冰箱門從裡面拿出了一瓶柳橙汁扔給嚴司,面無表情地反駁對方的不實指控,「冰箱塞了不少你買來的甜點,你應該快點吃掉。」
再不吃恐怕就不能吃了吧。
 
「欸,大檢察官你這算是在抱怨嗎?還是控訴?」反應神經還算不錯,嚴司伸長手臂穩穩撈過半空中朝他飛來的柳橙汁,凝聚在瓶身的水氣潤濕了掌心,眼珠子骨碌碌地轉了圈,他在黎子泓的提點下記起來自己前兩天確實買了盒甜點囤放在這,笑笑地扯動嘴角一邊回著,一邊動手扭開瓶蓋仰頭灌了一口新鮮果汁,「大男人別這麼小家子氣嘛,我是看你家冰箱孤苦伶仃的有點可憐,幫他增添幾個同居的伙伴。」
 
微微抿了抿薄唇悶不吭聲,對於嚴司愛耍嘴皮子一事感到見怪不怪了,黎子泓抬手摸到牆面上的電燈開關,原本灑落在廚房裡的明亮光源一瞬間熄滅歸於黑暗,他從嚴司身邊擦肩走過,整個不想理會對方亂七八糟的鬼扯。
 
將柳橙汁的瓶蓋重新轉回去,嚴司跟在黎子泓後頭折回客廳,隨手把尚未喝完的飲品擱到桌上,不曉得是對剛剛那個話題耿耿於懷,還是單純無聊找事做,他又一次窮追不捨地提問,「對了,我前天突襲檢查過,你家根本沒存糧吧,你所謂的晚餐是煮泡麵嗎?」
 
「嗯。」不認為有什麼好隱瞞的,黎子泓不置可否地低應一聲,視線在嚴司帶來的宵夜和看到一半的報告兩者間游移,似乎有點猶豫要先做哪件事。
 
「……你對生活品質真是沒追求啊。」嚴司半真半假地感慨一句,換來黎子泓語氣平淡的一聲『會嗎?』,懶得跟一臉無所謂的男人爭論那麼多,他抬頭看向掛在壁面上的造型時鐘,現在的時間也已經不早了,索性便決定直接留在這跟前室友蹭個床位過夜。
不是第一次出入前室友家了,嚴司熟門熟路地晃進了黎子泓的房間,從衣櫃裡翻出一套自己扔在這的換洗衣物,再度回到客廳時,發現對方正拆開楊德丞準備的愛心宵夜準備要吃了,他伸手拎起了一塊放在最上面的雞肉塞進嘴裡,咬著肉塊口齒不清地說著,「我先去洗澡了喔。」
 
「哦。」含糊不清的聲音飄進耳裡,沒多介意嚴司搶食的行為,黎子泓應了聲單音,而後想到了什麼又補了句,「對了,你的衣服記得另外放,我明天再洗吧。」
從學生時期開始,嚴司的衣褲就常常沾染些奇怪氣味或者液體,久而久之他也習慣像這樣防患未然了,以免他的衣服跟著無辜遭殃。
 
「知道啦!」見黎子泓全程都是低著頭在跟他搭話,嚴司挑了一下眉,隨口答聲的同時又偷拎了一顆花椰菜塞進嘴裡,接著才捧著他的衣服閃進浴室間。
 
輕快的腳步聲漸行漸遠,手握筷子夾菜的動作停頓片刻,黎子泓緩緩抬起黑眸往嚴司走開的方向掃了一眼,很快又收回視線,繼續低頭解決楊德丞煮的宵夜,沒多久後從浴室間傳出來的水流聲在偌大空間低盪。
 
吃完宵夜動手處理便當盒、紙袋等垃圾時,留意到被嚴司隨手擱在桌上的飲料,看了看那瓶大約喝了一半左右的柳橙汁,黎子泓低嘆口氣,伸長手臂拿了過來,扭開瓶蓋,瓶口貼近嘴邊輕抵著下唇,隨著手傾斜的幅度加大,頭稍微往後仰灌掉剩下半瓶。
黎子泓面無表情,喉結上下滑動咕嚕咕嚕地吞嚥著液體,退冰後的果汁喝起來其實沒什麼太大差別,酸酸甜甜的,就是少了些沁涼感沒那麼消暑。
 
等嚴司洗好澡在房間吹乾頭髮,晃出來已經將近一個小時後的事情了,客廳桌面早就被男人收拾得乾乾淨淨,他忍不住輕彎唇角,心想前室友的一絲不苟真是全方位的,就連住處都整理得幾近一塵不染。
吃完宵夜的工作狂不帶眷戀地全心投入回公事忙碌,嚴司絲毫不覺得意外,只是沒想到他人都走到這麼近的地方了,對方居然完全沒有察覺。
 
放任自己的目光在黎子泓身上肆意遊走,褪掉一身筆挺的西裝,不是穿著熨得平整的襯衫,就算仍然是專心致意在翻看文件,男人看起來多了幾分隨興慵懶的感覺,頭髮也沒有刻意梳理,幾縷柔軟髮絲塌在額前有點散亂。
睫毛輕輕顫動,嚴司盯著黎子泓那張臉瞧了許久,不曉得是在思考什麼事情,對方的眉心擰得死緊,他想了想,冷不防伸出手湊近試圖搓平泛起的皺痕,「唉,你再皺下去搞不好都能夾死蚊子了。」
 
「你洗好了?」近距離響起的調侃讓黎子泓怔了怔,慢半拍才反應過來,他抬起墨黑瞳眸迎上嚴司流轉戲謔的眼神,騰出手握住對方的手腕壓低嗓音制止了一聲,「別鬧……」
 
「你真該看看時間啊,都幾點了。」搭握在手腕的手心捎留一股溫燙熱意,卻不至於感受到半點疼痛,顯然黎子泓沒有用上什麼力道,嚴司眼角微彎有些好笑地說著,自然沒有順從男人的制止,他仍然用指腹輕而緩地撫弄開男人緊緊皺起的眉心。
垂眸望著對方隱約流露倦色的神情,儘管明白口頭勸阻一個工作狂早早收工上床睡覺起不了什麼作用,嚴司聳了聳肩膀,還是將膝蓋頂到沙發,傾身把重量壓覆到對方身子上,唇瓣貼近黎子泓薄唇輕輕蹭了一吻。
 
『早點休息。』
 
似乎將無聲的關心一起封進了這個吻,印在唇上的柔軟觸感有些濕潤,溫溫熱熱的,依稀還帶有牙膏的清爽薄荷氣味,下意識拿低抓在右手裡的報告,黑眸微微瞇起,黎子泓有些無奈地看著莫名其妙吻完自己就大搖大擺轉身離開的嚴司。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紹

初 曉

Author:初 曉
≡≡≡≡≡≡≡≡≡≡≡≡≡≡

自創:停擺中。

同人:因與聿、影籃、盜墓進行式。

≡≡≡≡≡≡≡≡≡≡≡≡≡≡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類別
月份存檔
搜尋欄
連結
FC2計數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