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室友組、楊德丞、言東風】晚餐


隨筆,就是隨筆。
……想到更新要放篇名就一陣為難TAT
靈感來自於狼ㄉㄉ的分享,感謝狼神!
不好意思萌梗被我改得面目全非了( . .)
 


空調流動在氣體因子間維持著適宜涼爽的溫度,一手拎著皮夾和發票零錢,一手端著一杯飲料,楊德丞側身禮讓擋在前方的一票學生先過,等對方全數離開後才走進座位區,回到就在不遠處的那張空桌。
「咦?人呢……」雖然已經過了用晚餐的高峰時段,桌位明顯多出了不少,不過預防萬一他們還是輪流去點餐的,發現原本留守在這裡佔位置的言東風跑不見蹤影,在桌邊打住腳步的楊德丞怔了一下,目光下意識在四周環顧一圈,仍然沒有看見對方。
挑了挑眉,他順手將手裡的飲料擱到桌面放好,坐下來後扭頭瞥向旁邊座位上的那個斜背包,言東風什麼都沒有帶走,看起來應該不像是跑去點餐。
是去上廁所了嗎?
抬手撓了撓臉頰,楊德丞有些心不在焉地猜想著。
另外兩個點餐的友人也還沒回來,一個人坐在位置上閒著沒事,他打開自己的皮夾,將剛剛找回來的零錢和發票分別摺好放進去,然後把皮夾塞回去口袋,一連串動作結束後抬頭望向他點餐的那間店家,有點距離之外的小方框螢幕上面的數字正好跳了一號,橘紅色光在瞳眸表層閃爍。
低頭瞅了眼剛剛拿到的號碼牌,沒想到這麼快就輪到了自己,剛坐下沒多久的楊德丞只好再次站起身,帶著號碼牌走去領回他叫的餐點。
楊德丞前腳剛離開座位而已,間隔不到半分鐘的時間,嚴司和黎子泓兩個人就從另一個方向繞回座位,他們按照一開始離席的位置入座,小心翼翼把端在手上的托盤放到桌上,剛煮好的餐點飄散著熱蒸氣一陣煙霧繚繞。
「飲料回來了,人卻憑空消失了啊。」坐下來的嚴司看向對面空空如也的座位,長手一撈很順手就摸走唯一留在桌面的那杯飲料,他輕輕搖晃了一下,將紙杯杯口湊近唇前喝了一口,咧咧嘴角朝身旁那位神情冷漠的前室友笑了笑,「德丞不會是拐走小東仔去私奔了吧?」
慢條斯理地脫掉身上的西裝外套,稍微摺好放到旁邊空位,黎子泓斜眼看向嚴司,已經很習慣對方的胡言亂語,根本懶得理會那個不三不四的問句,他只是一臉無奈地盯著那杯屬於另一位友人的飲料,「你不要偷喝別人的飲料。」
他們現在在一間百貨公司的美食街,他晚上剛從地檢署走出來就被嚴司堵個正著,說是跟休假的楊德丞約好要吃飯,然後不由分說就將他趕上車直接開往目的地,仔細回想起來有點奇怪,也不曉得對方怎麼做到的,竟然有辦法分秒不差抓準他離開的時間點出現。
「有什麼關係?德丞是自己人啊。」微挑起眉,完全不覺得有哪裡不對的嚴司聳了聳肩膀,他反手將那杯飲料送近黎子泓面前,唇角輕揚笑得有些不懷好意,「滿好喝的耶,大檢察官也試喝一口吧。」
「你別鬧了……喂。」眉心擰得死緊,黎子泓沒好氣地罵了嚴司一聲,皺著眉垂眸瞪視那杯越來越逼近自己的飲料,眼見已經沒位置可後退了,褐色液體在杯內不停旋轉晃動,看起來隨時都有可能灑出來,敵不過對方的騷擾,不想要弄髒自己的白襯衫,他還是半妥協地伸手接過來淺淺泯了一口,接著將飲料放回去原本的位置。
「怎樣?味道還不錯吧,甜一點應該更好喝。」
「這樣剛好。」並不像嚴司那麼嗜甜,黎子泓一本正經地說著自己試喝後的感想。
「欸?明明要甜一點比較好啊,我再喝口看看好了。」
「死人骨頭你要幹嘛!」這次沒等到黎子泓出聲制止,在嚴司的手觸碰到杯身之前,一隻瘦弱到感覺只剩骨頭的手搶先握住杯子,將那杯飲料推遠了幾分逃離某人魔爪,剛好從洗手間回來的言東風一臉不悅地瞪著嚴司。
「小東仔回來啦?」重新在位子上坐正,其實也不是真的非喝不可的嚴司很快打消了念頭,他笑笑地抬起手臂向言東風打招呼,對方會出現在這裡是他始料未及的,不過照楊德丞的說法,他也是剛好在路上遇到小學弟就一起帶來了。
「學弟,你沒點餐嗎?」沒有受到兩人之間劍拔弩張的氣氛影響,等到言東風在他的對面坐下,黎子泓抬眸看了一眼乾乾淨淨的桌面,不論是發票還是號碼牌都沒有,看起來不像是點過餐的感覺,索性就開口關切一聲。
「我不餓。」拿起原本放著佔位的斜背包放到大腿上,聽見黎子泓在問話,言東風頭抬也沒抬隨口應了一聲。
「嘖嘖,該不會你的志向是餓死自己當一具骷髏頭吧?」
白了坐在旁邊的嚴司一眼,以眼神制止對方繼續說話招惹對面的學弟,免得好不容易願意留下來一起用餐的言東風跑走。
黎子泓低頭研究了一下自己的餐點,這份剛好白飯和主菜是分開裝盤的,他想了想,用還沒使用過的筷子夾開肉清出一塊空間,將半碗多的白飯撥到上面,然後將幾塊肉跟菜夾進碗裡,隨後將那個碗推到學弟面前,「空腹不好,多少吃一點吧學弟。」
「這句話從你口中說出來還真沒說服力啊,老是加班到忘記吃飯的大檢察官?」
「……」
「你們三個在吵什麼?」雙手端著餐盤走回來,大老遠遠就聽見嚴司他們的說話聲了,可惜有點距離辨識不出內容,將餐點往桌上一放,隨後擠身進去坐到言東風旁邊的空位,楊德丞滿臉困惑地看了看表情各異的三人。
「沒事。」黎子泓平淡地用簡短兩個字帶了過去。
「喂,阿司你滾開。」剛坐下眼角餘光就瞥見有陰影靠近,楊德丞反射性用筷子擋開嚴司越界伸過來想偷襲他肉的叉子,視線同時在桌面游移一圈,很快就反應過來大概是東風不想吃東西,所以小黎分了自己的給對方。
看了一眼只裝少少份量的碗,楊德丞自動自發夾了自己這邊的食物過去,「學弟,這個給你。」
「我沒有要吃!」
「多少吃一點吧,你剛剛差點就路倒了。」
「原來小東仔又路倒啦?」
「嘖。」
「小黎你沒倒飲料喔?」
「沒,我不想喝氣泡飲料。」
「喏,你喝我的吧!」楊德丞沒提嚴司還真沒注意這件事,他一邊用叉子不緊不慢地捲起一口麵,一邊騰出另外那手去拿飲料遞給了隔壁的黎子泓。
「嗯,謝了。」
言東風低頭死死瞪著面前越堆越高的碗,彷彿有什麼深仇大恨似的,看著其他三個人埋頭開始吃起晚餐,他猶豫掙扎了好一會,到底是拿起那雙黎子泓讓給他的筷子,忿忿地戳起疊在最上面的那塊肉。
這群人真的好囉唆,一個、兩個都是這樣,很愛多管閒事。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紹

初 曉

Author:初 曉
≡≡≡≡≡≡≡≡≡≡≡≡≡≡

自創:停擺中。

同人:因與聿、影籃、盜墓進行式。

≡≡≡≡≡≡≡≡≡≡≡≡≡≡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類別
月份存檔
搜尋欄
連結
FC2計數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