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子泓&蘇彰】One-night stand?


呃,呃呃,呃呃呃。
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
清水形象的我一去不復返QQQQQQ

這次有正式的床戲情節……
BUT!就是那個重要的BUT!
打鬥場面描述渣,情色場面描述更渣,
慎入,真的慎入!真的真的必須慎入!
未滿18歲的快按掉右上角叉叉,
不能接受黎子泓跟蘇彰發生關係的更該快點按掉右上角叉叉。

其餘注意事項同前幾篇,偷個懶就不重放提醒囉(つд⊂)




《One-night stand?》
 
背部緊貼著牆面而站,男人靠在牆角探出頭看向廊道,僅掃視一眼就收回了視線。
漫漫長廊上目前一個人影都沒有,但隱約有聽見一道細微的腳步聲接近這裡,黎子泓瞇了下眼睛,提高警覺繃緊了神經靜候目標出現。
「蘇彰,聽得到嗎?」抬手摸了摸戴在左耳的藍芽耳機,黎子泓動著薄唇壓低嗓音嘗試性問了一聲,剛剛所在的區域訊號被干擾得厲害,他們已經中斷聯繫有一段時間了,不曉得對方現在是否安然無恙。
『呦,看來通訊恢復了啊。』
屬於另外一個人的聲音在耳邊迴盪,語調感覺起來輕鬆自若,看樣子暫時應該是沒有大礙才對,聽出了微微紊亂的呼吸聲,推測蘇彰是在跑動的狀態下和他通訊,不像對方還有談天說地的閒情逸致,黎子泓直接將話題切入重點,「你那邊的情況還好嗎?」
『被幾隻野狗追著跑……還行?』
「……別玩太久。」激烈的扭打聲伴隨叫囂透過耳機傳來,即使不用看到現場也能稍加模擬出場景,知道蘇彰停下來和敵方交手上了,黎子泓輕抿薄唇,伸手從腰間摸出槍枝,上膛後看也沒看朝走廊開了一槍,聽見重物倒地發出的沉悶聲響,他張了張嘴簡單叮嚀一句便切掉了通訊,並不打算理解對方所謂的殺人美學。
不論是死前的掙扎求饒還是哀號,對黎子泓來說通通都太吵了。
 
『唷呼,大檢察官還在線嗎?』
「阿司?」記得這次的任務嚴司沒有參與,突然聽到對方聲音的黎子泓怔了一下,端著槍枝緩而慢走過地上那具剛斷氣不久的屍體,他自然而然地提出探問,「有變化?」
既然可以聯繫上自己,嚴司人肯定已經回到基地了吧。
『喔喔,大檢察官原來在啊,還以為你掉線了。』
『要廢話的話就給我滾開,死人骨頭!』
『哇啊啊啊啊——你們不要打起來啦,小心我的藥劑!那個我調很久耶!』
「……」皺了皺眉頭,黎子泓打從心底感到一陣無奈,有時候真搞不懂自己怎麼會找上這群人合作。
『喂喂,小黎你還有在聽吧?』
「嗯。」
『東風讓你往左線跑,監視畫面錄到了目標的行動路線,蘇彰那邊可能會遇到一點小麻煩,怎麼走我再告訴你前進方向……』
「好,麻煩你了。」黎子泓低應一聲,下意識抬眸看向了裝置在牆角的監視器,墨黑瞳眸盯著鏡頭半晌,看來言東風是順利駭進了敵方組織的電腦系統,他和蘇彰身上各自都攜帶了小型發信器,從基地那邊能調出平面地圖掌握他們的所在位置。
整棟建築物的格局他在潛入之前已經徹底研究過了,蘇彰負責的區塊他也瞭若指掌,黎子泓一邊留意四周有沒有埋伏,一邊加快腳步抄著捷徑趕往對方所在的樓層。
『呃,可惡,這個要怎麼操作啊?』
與基地的通訊尚未切斷,從耳機聽見了楊德丞語帶懊惱的喃喃自語,看來其他三個成員還在打鬧無暇顧及這邊,竟然把工作丟給狀況外的友人也真是夠胡來的了,黎子泓扯動唇角苦笑一下,開始向對方逐步講解要如何操控。
透過楊德丞即時的情報指引,黎子泓避開了大部分的搜索人員,沿路解決掉幾個不成氣候的小混混,他在接近蘇彰所在的樓層後放慢步調,躲進長廊上其中一間廢置空房,挨在沒有完全闔上的門板後謹慎地觀察起目前局勢。
纏住蘇彰的敵方人數大概有五、六個,雖然身材看起來魁梧壯碩,不過盡是一些程度普通的打手,對方應付起來游刃有餘,周旋這麼久倒是比較像在玩弄獵物,真正麻煩的人物是從另一個方向接近這裡的傢伙,也是他們這趟任務要處理掉的主要目標。
真是的,不是警告過他不要玩了嗎?
「我先中斷通訊了,回頭聯絡。」
『OK!凡事小心。』
 
不希望待會打鬥時注意力被干擾,抬手摸了摸藍芽耳機按掉開關,黎子泓輕輕閉闔上眼睛,隨後再睜開來時,平靜無波的墨黑瞳眸一陣冷淡清明。
不動聲色持續觀望著外頭的混戰,仔細聆聽廊道上多出現的那道腳步聲,離他們所在的位置還有一段距離,黎子泓瞅準時機,在蘇彰幹掉大半數的獵物,跳起來踹開最後一個高大男穩妥落地後,他冷不防出手拽住對方手臂將人拉進來,同時快狠準朝門外剛倒地不久的唯一活口射了一槍。
「!」
銳利刀鋒在空氣裡閃爍過銀芒,槍體撞上刀身偏掉了角度,手指不小心去扣到扳機,刺耳的槍聲在兩個人耳邊鳴響。
「是我。」架開蘇彰依循本能做出的攻擊行為,黎子泓皺了下眉,放低音量淡淡吐露兩個字後,鬆放開禁錮住對方手臂的手。
「抱歉哈,剛剛那是本能反應。」小幅度甩了甩頭,從沉浸於殺人遊戲中的快意回過神來,蘇彰有些歉然地瞟了黎子泓一眼。
他們平常都是各自解決各自的任務,壓根沒預想到對方這次會跑過來當幫手,身子突然被用力扯了一下,他反射性就是先下手為強。
「沒關係。」黎子泓動了動薄唇回得飛快,卻還是下意識抬起頭看向上方,似乎有點惋惜那發白白浪費掉的子彈。
「有突發狀況?」感官能力向來敏銳,剛剛處在大混戰的環境中沒留心那麼多,現在安靜下來自然有聽到外面的腳步聲,蘇彰斂起了幾分笑意,抬眸看向黎子泓直接切入正題,他並不認為大魔王會閒著沒事跑過來接應自己。
忽然一滴水珠從高空墜落到臉上,濕濕涼涼的觸感讓蘇彰怔了一下,用手背抹掉那滴水漬,他瞇著眼沒好氣地發起牢騷,「搞什麼,這破屋子還漏水啊?」
「獵物鎖定你了。」省去了繁雜的解釋步驟,黎子泓直接挑明了最關鍵的理由,看著難得一身全無防備還站在原地擦臉的蘇彰,他無奈下再次動手將人拽到了一旁,就在做出動作的這個瞬間,一顆子彈穿過門板從他們頰邊擦掠而過,在肌膚捎留下微微的燒灼感。
直挺的脊背緊貼身後牆壁,氣氛並沒有因為突然的槍響而變得緊張,兩個人之間還是一派輕鬆,水花淋灑在身上一下子就濕了整身,黎子泓抬眸掃視一眼剛剛他那發子彈射擊中的地方,平淡回應了蘇彰先前的提問,「不是漏水,流彈打中了管線。」
「……大魔王,這消息爛透了。」真不曉得這棟違建怎麼蓋的,不小心被子彈擊中的水管慢慢裂開,大量水流從高空嘩啦啦灑落一地,全身轉眼間就淋得濕答答的,髮絲垂掩滑落貼黏在前額上,蘇彰抬手隨意撩開了擋住視線的頭髮,沒好氣地白了明明同樣狼狽卻一臉淡定的黎子泓。
對蘇彰而言,脫離了原本精心策劃的劇本安排,接下來的後續發展將流於形式,並不值得著墨太多。
 
黎子泓拿手槍跟蘇彰的刀子對換,分開前湊近對方耳邊要求他速戰速決。
儘管任務目標比先前那票打手來得棘手許多,不過以蘇彰的身手對付起來不成問題,只是要擺平對象恐怕仍然需要一段時間。
在蘇彰和獵物交手的期間,黎子泓按照先前規劃好的逃亡路線,一邊帶頭開路,一邊清理路途中冒出來搗亂的打手,已經快抵達出口時還沒聽見身後有任何動靜,他皺了皺眉,摸摸藍芽耳機重新打開連上通訊,「快點,要撤離了。」
『你介意我玩一點刺激的嗎?』
「什麼意思?」墨黑瞳眸輕瞇而起,根本無從理解蘇彰想幹什麼的意圖,黎子泓聽見廊道傳來跑步聲,混雜著不間斷的槍響肆虐,他轉動視線回頭看,就見跑在前方的蘇彰朝他撲了過來,高速飛掠而來的子彈正好擦過肩際。
反手將手裡那把小刀朝緊追在後的目標射過去,他垂眸看向蘇彰,微微挑了挑眉,「你打算做什麼?」
「你認為大爆炸的戲碼怎麼樣?」
「……」蘇彰慢條斯理地攤開手,盯著平放在他掌心上的東西,黎子泓一陣無言,拽著對方閃躲開連射而來的子彈,不禁有些納悶蘇彰是從哪裡弄來的,他們基地裡面並沒有私藏這項武器,「那個怎麼來的?」
「從那個大塊頭身上摸過來借用一下的。」蘇彰一邊抽空回答,一邊朝地上射了幾槍暫時逼退獵物,子彈耗盡後他毫不猶豫扔開了槍枝,轉而拔開手榴彈的插銷,然後俯身湊近黎子泓耳邊輕聲嘟噥了句,「Good Luck?」
「……。」無暇理會蘇彰跟他咬耳朵的曖昧小舉動,抓準對方朝大塊男丟擲手榴彈的時間點,黎子泓一把拽著幾乎是挨在他身前的蘇彰朝門口撲去。
遲緩了幾秒鐘,爆開來的光線侵入眼底無比刺目,在身後燒延的火焰散發出灼灼熱氣,擁著蘇彰從爆炸現場跳了出來,雙雙在地面狼狽打滾好幾圈,最後終於停下來時墊在底下,背部撞在充滿碎石的泥地一陣生疼,緩過勁的黎子泓騰出手推了推賴在他身上不見絲毫動靜的蘇彰,「你沒事吧?」
「還活著。」搖晃了下有點發暈的腦袋,蘇彰小小聲嘀咕著,不緊不慢地自男人身上平起身,居高臨下凝視著黎子泓,對方身上佈滿大大小小的擦傷,濕透的黑襯衫緊緊貼黏在身上,他伸長手拿掉沾在對方頭頂上的樹葉,咧咧嘴角笑了出來,「大魔王,你看起來很狼狽啊。」
「……」你以為你有好到哪裡去嗎?
眉心緊擰,黎子泓受不了地白了蘇彰一眼,瞧見對方露出宛如小孩般天真爛漫的笑容,僅是抿抿薄唇不發一語。
 
×
 
推開浴室門從裡面走了出來,剛沖洗完熱水澡的緣故,迷濛的蒸氣繚繞於周身久久未散。
低垂在額前的髮絲滴下了水珠,濕漉感沿著臉際滑落捎留在肌膚上,黎子泓抬手隨意撥弄開殘有幾分濕氣的頭髮,察覺到房間裡有隸屬於自己之外的氣息,他抬起頭,一雙墨黑瞳眸盯向靠在床頭的男人身上。
早在他之前沖完澡打理好自己的蘇彰沒有回去,擅自占據走房間那張雙人床,一副舒適自在地躺在上頭,黎子泓輕輕瞇起了眼睛,眼尖地發現床面上擺放了一罐潤滑劑,而男人手裡拿著一個未拆封的保險套在把玩,也不曉得對方從哪裡搞來這些的。
抬眸對上蘇彰似笑非笑的神情,讀懂了對方藏匿在眼神中的暗示,黎子泓禁不住吞嚥了口唾液,瀰漫在空氣裡的氛圍不知不覺間似是有些變調。
爆炸後火焰竄升蔓延的燒灼熱度彷彿還餘留著,在生死界線的邊緣遊走一圈,身體、精神上感受到的刺激與亢奮一時間難以平息。
伸手按掉了電燈開關,少了明亮光源整個房間就籠罩在昏暗之中,夜視能力並不至於太差,黎子泓摸黑走近了床緣,剛爬上床就聽見挨在床頭的蘇彰悠悠問了一句。
「大魔王,你有跟男人做過嗎?」
「這是第一次。」動作停頓了片刻,黎子泓抿了抿薄唇,眼簾微微下掩低聲應道。
「真巧,我也是第一次呢。」眉梢眼角輕彎添了幾分風流韻味,蘇彰用手指彈了下拎在指間的保險套,嘴角上揚露出了愉快的笑容,他試探性地用腳趾踩了踩黎子泓的褲襠,隱約能感覺到性器已經微微勃起了,一抹狡黠波光自眼底流轉而過,「你不會中途軟掉吧?」
「……」沒有理會蘇彰直白而低俗的戲謔問語,黎子泓抬手隔開了對方惡作劇的那隻腳,湊上前擠進男人雙腿間停住,傾身在對方頰邊輕輕印下一吻。
順從本能直覺把手探進對方褲子,觸碰到同為男性會有的那個器官,這是他第一次試著幫男人套弄,起先有點不知所措地縮了縮手指,想退開卻反被搭住手腕捉個正著,在蘇彰手把手引導下逐漸適應,他想像自己平時自慰那樣上下套弄。
不明究理的關係延展到床上去,這是他們在今夜之前都不曾想過的事情,如今卻好像是理所當然到不行的流程,緣自兩個人間心照不宣的默契,或者說是一種共鳴。
 
慢慢來的浪漫調情戲碼挺不錯的,蘇彰個人比較鍾情或者說是推崇這款,但對於兩個浩劫歸來重獲新生的男人來說,顯然不適合太過溫情的互動。
他們的觸摸、愛撫直接而乾脆,除了一開始短短幾句對話交談,後來就沒有言語上的交流,整個偌大空間安靜得嚇人,彷彿連微弱的呼吸聲都能聽得清晰,床單和衣料摩擦的細碎聲時不時響起,混亂急躁的前戲挑逗清楚傳達了彼此對性愛的迫切渴望。
原本整齊穿戴著的衣褲不知道什麼時候脫掉的,形同垃圾一般被隨便扔到了地上,身子緊緊糾纏在一塊,肌膚相貼感覺到屬於對方的體溫與熱意,他們或是親吻或是啃咬,在彼此身上留下斑駁不清的記號,交互愛撫下兩個人的性器已經完全勃起了,硬挺握在掌心一陣滾燙燒灼。
男人沾滿潤滑劑的手指侵入後穴,微微的冰涼混著不適感讓蘇彰擰緊眉心,臉上的表情一時間有些扭曲,抬眸對上黎子泓隱忍慾望看起來也好不到哪裡去的神情,他啞聲笑了笑。
伸手在床面胡亂拍了幾下,摸到早些時候掉到旁邊去的那個保險套,張嘴直接用牙齒咬開外層包裝,他拿出裡面的套子,熟練地動手幫男人硬起的性器套好,黎子泓將探入他體內的手指全數退了出來,垂眸不發一語地緊盯著他。
「不是吧?」被黎子泓的視線盯得一陣莫名其妙,蘇彰怔了怔,半天才反應過來原來對方是在用眼神向自己徵詢意願,眉頭微微挑起,他簡直哭笑不得地看著正經到可謂死板的男人,隔著一層薄套用指尖輕輕摳弄按壓勃起的前端,「都這份上了,你難道還能忍嗎?」
「……」敏感的地方冷不防受到刺激,冷靜淡漠的神情不由也變得扭曲,黎子泓望著一臉笑吟吟的蘇彰,想起來在上床之前對方說過他也是第一次,不管是不是真的姑且只能選擇相信,他猶豫了一下,張了張嘴好不容易才低吐出這三個字,「轉過去。」
「哦?正面來大魔王會害羞嗎?」毫不迂迴的命令來得太快,修長手指在對方赤裸的胸膛上緩緩滑動,蘇彰動了動薄唇,輕吐而出的耳語滿載笑意。
「不是……」沒想到蘇彰會這樣解讀,黎子泓眨了眨眼睛,表情一時間顯得有些困擾萬分,他張動唇瓣,還沒來得及進一步出聲解釋,躺在身下的男人倒是攤攤雙手,也沒有多餘的反抗就逕自轉身把後背留給他。
「隨便你吧。」
墨黑瞳眸略感無奈地瞪視著男人光滑的後背,沒有在無謂的事情上糾結太久,他輕輕閉了下眼睛很快又睜開,將性器頂入蘇彰體內的那個瞬間,過於緊窒的感覺讓他蹙緊眉心,明顯能夠察覺到身下人僵了僵身體,他不由停下了動作,「……你還好嗎?」
「比想像中痛了點。」
「抱歉,忍忍。」卡在不上不下的地方對兩個人來說都很難受,儘管蘇彰盡可能在佯裝沒事,回應的語調平淡沉著,黎子泓還是聽出了隱在話語間的難受,他有點歉然地看了對方一眼,低聲哄著的同時一鼓作氣頂了進去,然後在對方繃緊的後頸留下溫柔的細碎親吻。
「唔!」性器猛然插進來頂到深處的痛楚讓蘇彰整個說不出話,眉頭皺得死緊,他只能滿腹發著牢騷洩憤,木訥寡言的大魔王上了床後更無趣了,也不會說點甜言蜜語緩和一下氣氛。
 
撐過最難熬的開頭,蘇彰也開始慢慢適應了過來,逐漸能從疼痛中感受到一絲性愛的快意,黎子泓很快也掌握到了訣竅,配合對方調整了抽插的力道跟速度,兩人間的性事從摸索、上手到沉溺持續進行了一段時間。
「喂,黎……嗯……」嗓音染上幾分喑啞變得不自然,聽見自己變調的聲音,蘇彰不太愉快地輕擰了一下眉心,黎子泓在體內抽插的動作頂到了敏感點,拽住床單的手指緊了緊,正好張嘴說話的關係來不及嚥回喉嚨,低低的一聲呻吟奪口而出,粗喘了幾口氣才緩過勁來,他繼續方才來不及說完的句子,「黎子泓你先等等。」
「怎麼了?」在一片黑暗裡聽覺更敏銳了,蘇彰一直隱忍住聲音,剛剛不小心逸出的那聲低吟曖昧而淫靡,黎子泓不自在地吞嚥了口唾液,忍住持續抽插到射精的衝動,暫時從對方體內退了出來,湊近男人耳邊關心一聲。
「換個姿勢啊,看不到臉少了很多樂趣。」蘇彰單手撐著床面慢慢側轉過身,騰出手探向黎子泓的臉隨意摸了幾把,唇角輕揚語帶戲謔地開口。
垂眸瞥了眼男人的性器,昏暗的視線中看不分明,卻能感覺到似乎又變得更加硬挺,他有些惡意地挪動身子裝作不經意磨蹭過對方,然後心滿意足欣賞著對方一瞬間的神色變化。
「……」下半身有意無意摩擦過性器前端,撩撥起蟄伏在內心最深處的慾望,黎子泓閉了下眼睛再睜開,抬手握住蘇彰的手腕強行拉開,一個前挺重新插進對方體內,儘管已經充分擴張過了,無預警的突然插入還是讓身下的男人倒抽口氣,墨黑瞳眸凝視著對方蹙眉的神情,他不由感受到一絲報復性的快意。
不像蘇彰無聊的惡作劇那麼頻繁,粗暴就是那一下下的事情,黎子泓很快就恢復回一開始的律動頻率,他俯身輕擁著身下的男人,細碎親吻落在對方赤裸的鎖骨或頸側,後者側了側頭顱,繃緊的頸線任由柔軟舌尖舔舐留下濕潤觸感。
抬起右手扣上黎子泓寬大的後背,指甲不甘示弱地在肌膚劃出抓痕,男人埋在體內的性器抽插速率和力度越來越鮮明,痛楚伴隨著難以言喻的快感一齊湧上,蘇彰難耐地吞嚥著口水,不是很想叫出聲來的他索性一把吻上對方,微微睜開條縫的眼睛看出去,隱隱瞄見黎子泓瞪大黑眸有些愕然的表情。
對哦,如果不計上次那回僅僅擦過唇角的曖昧觸碰,這是他們第一次的正式接吻。
蘇彰想著,眼角微彎透出淺淺笑意,黎子泓並沒有發愣太久,很快就回過神來搶回了主導權,儘管大魔王的吻技貌似不怎麼高明,比較像是順從男性的生物本能在回吻。
不停換著親吻的角度,唾沫交融,嚥下了分不清是誰的唾液,想射精的感覺越發濃烈,察覺對方在體內的抽插速度也加快了,猜想黎子泓恐怕也快要射了,眼珠子骨碌碌地轉了圈,蘇彰想了想,抬起垂放在床鋪上的左手,緩緩搭握上自己的性器用拇指指腹堵住前端。
低低的喘息聲混著呻吟在房間盪漾,黎子泓又抽插幾下後就射了出來,蘇彰抬起眸,撐扶在他身上的男人剛射精完,露出一臉迷茫看起來神智不清的神情,他輕聲笑了笑,嘶啞的笑聲很快引來對方注意。
「你……笑什麼?」從男人體內退出來時往後方靠了靠,黎子泓黑眸低垂,看向蘇彰的表情迷惘而困惑,他張了張薄唇,發出來的嗓音變得有點奇怪讓他下意識擰緊眉心,抬手摸了摸喉嚨後繼續問下去。
蘇彰勾勾唇角露出有些狡黠的微笑,抬起單手攬上黎子泓的後頸,傾身湊過去輕咬著對方耳骨,曖昧低語了一聲,「輪到我了。」
「?」箝制住後頸的束縛鬆放了開,沒反應過來蘇彰在指什麼,黎子泓挑眉疑惑了一下,低下頭眼角餘光瞥見對方仍硬挺著的那裡,瞬間明白過來怎麼回事。
身子忽然被扯動,沒防備的黎子泓踉蹌一下,只見蘇彰揚起一抹小得意的淺淺笑容,搭在性器上的手上下套弄,由於性慾不斷高漲流露出的神情沉迷而性感,原本就瀕臨高潮邊緣,他只是隨意摸了幾下沒多久就射出來了,部分精液直接濺上男人的臉。
「你真的很無聊。」墨黑瞳眸微微瞇起,精液濺在臉上濕濕滑滑的,黎子泓抬起手臂擦抹掉屬於對方的精液,面無表情地直視著身下的蘇彰淡淡說道。
原先預想會看到大魔王隱含怒氣的面容,或者尷尬困擾的模樣,沒想到對方一臉平靜彷彿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蘇彰自討沒趣地聳聳肩膀,只是有樣學樣挨過去吻了黎子泓唇角一下。
 
 
END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紹

初 曉

Author:初 曉
≡≡≡≡≡≡≡≡≡≡≡≡≡≡

自創:停擺中。

同人:因與聿、影籃、盜墓進行式。

≡≡≡≡≡≡≡≡≡≡≡≡≡≡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類別
月份存檔
搜尋欄
連結
FC2計數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