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子泓&蘇彰】架空世界。


不同時空背景、不同風格的架空設定,黑暗向。
其他注意事項同前幾篇,偷個懶就不重放提醒囉(つд⊂)

有興趣並能夠接受這組合再一起同樂(灬ºωº灬)


【黎子泓&蘇彰】
(╬▼д゚)▄︻┻┳═一 神父&惡魔。
 
「神父,我有罪……」
微微顫抖的聲音在窄小空間響起,含糊在嘴裡的話語隔著一層薄牆仍然聽得清晰,雙手交握撐放在檯子上,身子向前微傾,穿著一身端莊的神父表情顯露幾分慵懶。
來告解的男子正在講述他所犯下的罪行,神父看不見對方的長相,不過光從聲音判斷應該是有點年紀的中年人了,性格或許還有些軟弱呢,蘇彰忍不住心想。
男子每講幾句後就會不自覺陷入停頓,吞吞吐吐的似乎在猶豫、在掙扎要如何描述,或者是在糾結著要不要繼續說下去,偶爾還會加入碎碎細語在替自己辯。
儘管對方整個犯罪故事說得斷斷續續,蘇彰還是聽得津津有味,男子說他在數日前闖入一名老奶奶的住處,原本只是打算搶點金銀財寶而已,卻被提前返回家裡的老奶奶撞擊,然後……然後他回神就發現自己失手殺了老奶奶。
哦,這是蘇彰總結出來的濃縮版本,中年男子講得可冗長多了,鉅細靡遺,什麼心路歷程都說了,深怕上帝聆聽不清他的罪狀似的。
告解時間結束。
「神會原諒你的。」蘇彰張了張嘴,溫吞的嗓音在空氣中迴盪,他抬起手,緩而慢地在胸前畫出一個十字架,臉上神情再虔誠不過。
站起身,神父緩步走出告解室,唇角微彎勾起一抹饒富興致的微笑。
 
×
 
神父認識小城鎮的所有居民。
即使看不見對方的臉,單憑聲音、說話習慣、犯下的罪行,蘇彰還是簡簡單單就推測得出男子是誰。
握著刀柄的手緩緩鬆開,蘇彰低垂下頭,對上一張染滿震驚恐慌的神情,那雙瞪大的瞳孔漸漸失去焦距,男子最後一動也不動地癱軟在血泊之中。
平起身子挺直了脊背,他抬眸環顧了一圈四周,放眼望去看得見的抽屜、櫃子全被拉了開來,散落一地的東西混雜了貴重的物品和一文不值的日常用品,蘇彰看了看掛在壁上的時鐘,秒針滑移過數字十二帶動分針轉動一弧度正好整點。
戲差不多該落幕了。
蘇彰想著,感覺有什麼細微的碰觸感捎抵至腳邊,低頭一瞅發現是不曉得什麼時候滾到腳步的寶珠,他想起來那原本是一串項鍊,在稍早翻箱倒櫃時中途掉落地板整條散開。
垂眸輕蔑地看著那顆色澤漂亮的珠子,他抬起腳踩上直接走了過去。
血紅的腳印拖行一地,走出房間的蘇彰點燃了一把火隨興扔向後方,事先鋪滿汽油的宅邸一瞬間竄起熊熊烈火,在火光襯映下緩緩步出了大門,入夜後外頭景致籠罩在一片黑暗中,唯有掛在神父胸前的十字架閃爍過若隱若現的銀芒。
暈白月光在夜色遮掩下模糊不清,一道黑影忽然從空中飄降而來,黑色羽翼輕輕搧動帶起風壓,迎面襲來捎落涼涼的徐風,蘇彰仰起頭看了過去,對方正好收起那對翅膀完美著地。
「你來晚了呢。」盯著一臉淡漠的惡魔,蘇彰勾起嘴角笑笑地說著。
「……你並沒有讓我動手。」黎子泓瞇了瞇眼睛,看著面前那位渾身浴血的神父,動動薄唇平淡地反駁對方的不實指控。
他是惡魔,而蘇彰是召喚出他的人類,他可以幫忙對方殺人,而且根本不需要如此大費周章,黎子泓向來討厭身上沾到不屬於自己的氣味,當然包括了血跡,他覺得這個人類很奇怪,不懂對方掛在嘴邊時常提起的美學,更不懂對方為什麼要把自己搞得渾身髒兮兮的。
「是啊,這次的劇本我挺中意的,自己動手更能體會其中的樂趣。」聳聳肩膀,神父顯然不介意惡魔如此不友善的回應,他自得其樂地沉浸在自己的世界裡,「你不認為嗎?」
「我不懂。」黎子泓壓低嗓音說著,惡魔的手指並不像人類那麼圓滑,倒有幾分像野獸的爪子,尖銳而鋒利,他朝蘇彰的頸子伸出手,輕輕一劃脆弱的肌膚就流出鮮紅的血來。
「我也不懂你啊,明明是惡魔怎麼搞得像隻吸血鬼?」薄弱的疼痛感自頸間傳來,不在意被黎子泓劃出了道小傷口,蘇彰在對方湊近時配合地將頭側向一邊,讓將薄唇貼上頸子的惡魔方便舔舐鮮血,他語帶戲謔地說著,低啞的笑聲聽起來輕快愉悅。
「這是你召喚我的代價。」墨黑瞳眸輕瞇而起,血味在舌尖蔓延開來,黎子泓皺擰了下眉,似乎對於對方將自己和吸血鬼畫上等號這個說法感到些許不滿,他舔掉了小傷口流滲出來的血液,提醒對方當初的協議就是這麼一回事,稍微退開身子後他再度抬手輕撫而過,原本的血痕剎那便癒合了。
 
 
【吸血鬼&殺手】
(╬▼д゚)▄︻┻┳═一 餵食與被餵食。
 
吸血鬼先生和開膛手先生交易後的第一百零八天。
 
身子微微往後仰枕靠著舒適而柔軟的沙發椅背,黎子泓不緊不慢地翻過一頁紙張,薄紙唰過無形氣流的聲音細微到幾乎聽聞不見,他低垂下視線,流暢華麗的印刷字體映入瞳眸。
香甜的血味隱隱飄盪在空氣之間,輕抵在書緣的修長手指頓了一下,黎子泓抽了抽鼻子,嗅覺向來靈敏的他捕捉到了不應該出現在這棟古老別墅裡的氣味。
那是他喜歡的、賴以為生的鮮血味道。
喉結上下滾動,禁不住吞嚥了一口唾液,血味勾引出身為吸血鬼最原始而本能的欲望,黎子泓抿了抿薄唇,闔上書本順手擱到了一旁的矮桌,站起身走出書房,剛轉進大廳便撞見別墅的大門被推了開來,一名渾身浴血的青年倚在門邊,許是聽見了他的腳步聲,對方仰起頭來似笑非笑地盯著他瞧。
「真不愧是吸血鬼先生,迎客的速度好快啊。」蘇彰抬舉起手揮了揮,眼睛輕眨一下,饒富興致地打探吸血鬼這麼快出現的原因,「聞到了?還是聽到了?」
「……」沒有馬上回覆來自蘇彰的詢問,黎子泓僅是緩緩移動目光,凝視著從對方手臂上滴墜而下的鮮紅液體,血在地毯暈開一圈污漬,他瞇起瞳眸似乎是有些不快,卻沒有將怒氣明顯表露出來,就是平淡地將視線放回青年臉上,一邊邁步走向門邊,一邊輕描淡寫帶過了那個問題,「我的感官能力比人類好。」
「嗯哼。」勾動唇角,蘇彰漫不經心地笑了一下,傷口滲流出來的血沿著手臂流動,涼風自敞開的大門吹灌進來,加速了刺鼻的血腥味擴散一室,他太清楚這對眼前這位吸血鬼先生來說是怎麼樣的誘惑,而他的確也如願瞥見了對方逐漸混濁起來的眼神。
理智與欲望交融,蘇彰看著那雙墨黑瞳眸若隱若現浮出妖艷的鮮紅色彩,不由加深綻露於臉上的笑意。
吸血鬼在距離他一步之遙的位置停了下來,蘇彰伸出右手往左手臂的傷口一抹,濕潤滑溜的血液沾染了整個掌心,瞬間的疼痛感蔓延讓他神情猙獰了一下,只是很快又恢復愉悅的笑容,他無所畏懼地抬舉起手探向黎子泓的嘴,「你餓了吧?」
蘇彰說中了吸血鬼先生的狀態。
黎子泓討厭自己動手,以往都是直接從市集採購血水,或者在森林中尋獲獵物的屍首飲乾血液止餓,跟開膛手先生交易後就等著對方提供食物,而在頻繁殺戮一陣子後,對方卻忽然憑空消失了,非必要足不出戶的他已經好幾天沒接觸到新鮮的血液了。
強行送到嘴邊的手沾滿了血液,濃重的味道近距離刺激味覺,有點牴觸於這種處於被動、受控的感覺,黎子泓起先閉緊了薄唇,一時不慎卻還是被蘇彰將拇指塞進嘴裡,索性放棄掙扎由著對方形同餵食的動作,舌頭舔過掌心、手指,血夾雜著汗漬的味道充斥口腔,他不自覺蹙了蹙眉。
「嗯?你不高興?」敏銳地察覺到了黎子泓的神情變化,望著對方皺起的眉心,蘇彰挑起眉,有點意外於自己主動送上的糧食被嫌棄了。
「我喜歡純粹一點的味道。」緊皺的眉心沒有舒緩開來,舔掉了蘇彰惡意抹在唇角外的血,新鮮血味刺激著體內的本能叫囂,瞳孔的墨色一點一點褪盡,取而代之的是一片血紅,黎子泓動了動薄唇張口解釋,他冷眼瞥了一眼對方垂在身側的手臂,上頭除了蘇彰自己的血外還沾了很多氣味。
 
 
【吸血鬼&人類】
(╬▼д゚)▄︻┻┳═一 年幼的吸血鬼(?)
 
吸血鬼皺著眉,送進嘴裡的液體混雜著香甜與血腥的氣味,他嚥下了蘇彰灌他喝的一劑血液,對方一鬆開手後他沒能忍住乾嘔起來。
他不懂人類為什麼要逼他喝血。
 
×
 
多年後,蘇彰微微側了側頭,伏在他頸間的吸血鬼正在吸著他的血,尖銳的獠牙深陷肌膚捎落痛意,能夠清晰感受到血液流失的感覺有些微妙。
蘇彰低垂下眸,隱約能夠瞥見黎子泓一臉饜足的神情,他不合時宜想起對方年紀還小時的模樣,小吸血鬼總是愁眉苦臉喝著自己的血,唇角不禁輕揚低低笑了出聲。
「你在笑什麼?」聽見低笑聲的黎子泓緩緩退了開來,看向人類的表情明顯帶著不解。
「你越來越懂得享受了。」蘇彰抬手摸了摸殘留血珠的咬痕,含笑迎上吸血鬼困惑的注視。
 
 
【獄警&囚犯】
(╬▼д゚)▄︻┻┳═一 交談(?)
 
「這手銬牢固嗎?」金屬環銬上手腕的清脆聲響在空氣間迴盪,蘇彰垂眸望了一眼,光線折射而出的銀芒映入瞳孔,他輕輕扯動了一下,唇角微勾透出一抹漫不經心的笑意。
「……」淡漠警衛聞言下意識瞥向了手銬,緊抿薄唇沉默了半晌,最終只是吐露簡短幾個字,「你太多話了。」
聳聳肩,不在乎男人的冷漠應對,蘇彰在彎身走進去監牢前,在自警衛身邊擦肩而過時留下一句低語,「願你不會進來陪我蹲籠子,黎先生。」
墨黑瞳眸微微瞠大些許,黎子泓扭頭看向乖乖進去監牢裡靠牆而坐的蘇彰,不禁皺了下眉頭。
 
 
【醫生&病患】
(╬▼д゚)▄︻┻┳═一 頂樓吹吹風
 
厚重鐵門被推動發出刺耳的嘎吱聲響,在那扇門完全敞開後,一名青年從後方走了出來,他沒有穿鞋子,赤裸著腳直接踩在水泥地面緩步而行。
頂樓不常打掃的關係,地板積了不少風沙,青年每走一步就會在地上留下清晰腳印,細碎塵埃擦磨過腳底肌膚引起薄弱疼意,這種程度的疼勁對早已習慣痛楚的他來說幾乎可以忽略不計。
走到圍牆前方停了下來,腳趾距離冰涼的水泥牆壁不到一公分,青年伸手隨意地撐在牆緣,身子就這麼慵懶向前傾靠。
入夜之後的風迎面襲來捎來陣陣寒意,垂落於額前的黑色髮絲凌亂飛揚,蘇彰抬眸望了一眼蒼穹,暈白月光隱在夜色中瞧不分明,稍微放低視線,僅有高樓大廈散射的燈光映入眼底,霓虹光彩閃爍彷彿頌揚著市區的繁華熱鬧。
下意識輕閉上雙眼,微微仰高頭顱享受晚風吹打在臉上的涼意,蘇彰很喜歡這種一個人獨處的時光,寂靜無聲的世界不再嘈雜,機器設備嗶嗶作響的聲音不復存在。
這裡是醫院荒廢不用的頂樓,而他是住在這間醫院的病人,長期待在病房的感覺不好也不壞,他太瞭解與痛楚並存的感受,定期檢查病情的日子,眼角餘光瞥見從針管抽起屬於自己的血,鮮紅血色侵入瞳眸甚至會讓他興起幾分興奮快感。
 
×
 
夜間巡房時發現蘇姓病人不見了,看著空蕩蕩的一張床面,黎子泓忍不住輕皺起眉心,他一路從大廳、各個樓層找起,最後沿著樓梯爬到了頂樓,直到看見敞開的鐵門才慢慢鬆放下高懸的心,他知道自己總算找到對方在哪裡了。
緩步走過那扇開啟的鐵門,蘇彰的背影映入墨黑瞳眸表層,那套制式病服穿在他身上有些鬆鬆垮垮的,隨風舞動看起來更顯青年身子的單薄。
「為什麼亂跑出來?」盯著站在圍牆邊吹風的青年,黎子泓挑起眉,感到幾分不解與些微的氣悶,他是蘇彰的主治醫生,所以他無法接受對方像這樣胡來拿自己的身體開玩笑。
「嗯?」不曉得是聽見了腳步聲,或者是聽到了男人的說話聲,蘇彰重新睜開閉闔的雙眸,他緩緩回過頭,看向在鐵門邊站得直挺的醫生,唇角輕抿勾起難以察覺的細小弧度,「這裡風景不錯啊,黎醫生不覺得嗎?」
「……」昏暗夜色裡蘇彰的臉色看起來有些蒼白,似笑非笑的神情讓人無法判讀他的情緒,卻散發一股難以言喻的病態氣息,黎子泓緊緊皺了下眉頭,抿了抿薄唇終是沉默。
他不懂這個病人在想些什麼,他不懂蘇彰。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紹

初 曉

Author:初 曉
≡≡≡≡≡≡≡≡≡≡≡≡≡≡

自創:停擺中。

同人:因與聿、影籃、盜墓進行式。

≡≡≡≡≡≡≡≡≡≡≡≡≡≡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類別
月份存檔
搜尋欄
連結
FC2計數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