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子泓&蘇彰、宋鷗&林宇驥】《不歸路》


此篇為CWT39的無料。
若看完有任何心得感想歡迎分享:
順便曬曬個人關於無料或者說是犯罪組的一點堅持:
建議有拿取無料or對無料感興趣者再點開囉> <

感謝阿狼ㄉㄉ贊助神美好的封面!

CpCSFgT.jpg

呃,建議閱讀前請先點開下圖參閱前言,
確定能接受這設定&組合,再點開觀看全文囉,感謝配合OwO

前言
版權4
 


賴以維生的信仰開始傾斜崩坍,他走向了渾沌不明的黑暗,有著猶豫、動搖、迷惘,卻不帶一絲後悔。
槍聲鳴響,鮮紅的血色漫延一地,這是他的選擇,於是早已沒有退路。
 
《不歸路》
 
鋼筆筆尖在紙張停留過久的時間,墨水於淨白紙面暈開染成一圈深色汙漬,男人低垂下頭,墨黑瞳眸凝視著那道多出來的汙痕,也僅是微微抿動薄唇,臉上的神情依然淡漠如昔。
握著筆桿的手向上提高些許,露出壓在底下的一份報告,黎子泓瞇了瞇眼睛,弄髒的白紙已經回不去原貌了,溢流開來的墨水剛好蓋過列在上面的文字,即使如此卻不構成任何困擾,文件記載的內容早已被翻閱過數次報告的他深記腦中。
不發一語盯著用迴紋針夾附在最上層的照片,監視器只拍攝到一張人臉,男子的視線看起來是刻意朝向鏡頭,上揚的嘴角隱隱露出嘲諷笑意,猩紅血色占據了臉部的大半面積,根本難以辨認出對方原本的五官輪廓。
 
『嗯?成為正義的化身制裁犯罪啊,不錯嘛,滿有意思的,真是沒想到平時這麼悶騷的男人說起笑來也有模有樣的……喂喂,別瞪我了,開開玩笑緩和氣氛而已不要這麼嚴肅啊,我答應參與你提出的計畫,你藏著的槍枝可以放下了吧,大檢察官?』
黎子泓緊皺眉心,嚴司的煩躁一如往常沒有改變,或許這麼形容有失偏差,改變應該是有的,這傢伙變得越來越煩了。
『輪到你鬆開你的手術刀了。』聞言緩緩將手從微涼的槍身抽離,他看向嚴司的眼神冰冷而平靜,他覺得對方所說的才是笑話。
正義的化身是什麼?那又怎麼會是制裁?
制裁是檢察官身分的他所尋求的目標,而他計畫藍圖裡打算做的那件事,不過就是純粹的殺人罷了。
黎子泓比任何人都要清楚明白,不論冠上再冠冕堂皇的理由,殺人就是殺人,僅此而已。
 
不久前跟嚴司進行交涉的場景無端浮現上腦海,當時的對談一字一句記得莫名清晰,眉心微擰了一下,黎子泓輕輕閉闔上雙眼又張開,思緒重新回歸到現實之中。
骨節分明的細長手指不經意抹過剛剛的墨漬,暈開得更徹底的汙痕正巧覆蓋過一個人名,這是警方最近在大力追緝的一名殺人犯。
他調出了所有相關的案件資料,包括數樁一直以來未曾鎖定嫌犯的懸案,整理出來後發現一系列的案子都與這名殺人犯有關,而犯下大量案底的凶嫌至今僅被鏡頭捕捉到一幕影像,遺留給警方一張用處不大的照片,連檔案標示的名字都是對方虛擬出來的,根本就沒有『蘇彰』這個人存在。
下掩的睫毛輕輕顫動,黎子泓不自覺吞嚥了口唾液,許是本能感知到了興奮,握著紙張的手竟然有些微微顫抖,他在蘇彰犯案的手法與過程中看見了無限的可能性。
計畫啟動的最後一個環節,終於找到突破口了。
 
他需要這個人。
 
×
 
「對、對不起……求求你饒了我……饒了我吧……我保證不會說出去的……」
激烈的碰撞聲響在狹窄暗巷深處迴盪,一個塊頭壯碩的男人腳步踉蹌地往後摔坐到地上,臉上明顯流露出驚慌無比的表情,他不停向後閃躲,試圖蜷縮起自己的身子。
「這樣啊。」不緊不慢地移動步伐逼近縮在暗處的男人,斷斷續續的求饒話語傳進了耳裡,彷彿聽見了什麼好笑的事情,大男孩輕聲笑了出來。
看著對方點頭如搗蒜的舉動,他微微瞇起了眼睛,不動聲色舉高握在手裡的手槍,快狠準一把塞進還想說話的男人嘴裡,不帶絲毫猶豫直接扣下了扳機。
加裝消音器的槍枝發出細微鳴響,宋鷗垂眸一臉輕蔑地看著面容扭曲的屍首,僅是不以為意地勾動唇角笑了笑,「抱歉哈,我相信不會說出祕密的人,就只有死人了。」
堆滿廢棄雜物跟垃圾的暗巷氣味本來就不怎麼好聞,如今混雜了血味後更是腥臭刺鼻,宋鷗皺了一下眉,鬆放開右手,任由那把槍械就這麼摔落到地上也無動於衷。
將手探進外套口袋摸出一管小小的溶劑,拇指一推輕輕鬆鬆便弄開了瓶口,低頭凝視裝在裡面看起來清澈的透明液體,眼神流轉著一絲懷疑,沒有多作躊躇他傾斜瓶身讓溶劑滴落在那個大塊頭身上。
下一秒,不知名的溶劑和肉體接觸引起了化學反應,看著逐漸腐蝕掉的屍首和槍械,宋鷗沒能忍住低咒出一聲髒話。
幹,真他媽的噁心。
 
「搞定啦?」坐在堆在接近巷口處的幾個空木箱上,雙手撐在箱子前緣,百無聊賴地踢晃著兩隻腳哼歌打發時間,林宇驥在聽到腳步聲後扭頭看了過去,從巷尾走出來的宋鷗身影映入眼底,他朝對方揮了揮手,咧嘴笑著打了一聲招呼。
這是一條死巷子,他守在巷口把風,而宋鷗則負責處理掉獵物。
「嗯……藥劑的效能好得嚇人,下次你真該親眼瞧瞧。」低低沉吟了一聲,腦海不自覺回憶了下方才屍身被溶劑融解掉的景致,宋鷗一臉感嘆地說。
「黎檢給我的那個測試品?」不用多說自然聯想得到好友指的是什麼,林宇驥意外了一下,聳聳肩膀卻是不怎麼感興趣,「得了吧,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討厭血腥場面。」
「嗯哼。」宋鷗抬眸看了一眼笑得真誠爽朗的朋友,倒是沒發表什麼意見,確實就如林宇驥自己說的一樣,雖然對方並不排斥接受這些,卻也不樂見過於噁心暴力的畫面,所以平時總是由他來動手處置獵物,把不必親自動手殺人的任務扔給對方。
誠實來講,他個人也不希望林宇驥弄髒了雙手。
抬起手看著戴在腕上的手錶,根據蘇彰捎給他們的情報資訊,距離他能保證安全的時段也差不多快要過去了,宋鷗隨口跟林宇驥說了一聲,「回去了,晚點還得上聊天室聯繫蘇彰要把新的槍枝,剛剛那把髒掉就順手扔了。」
「欸?你又扔了喔,我的先給你拿著吧。」林宇驥聞言小小怔了一下,有些無奈地掏出自己收在身上的那把手槍遞給宋鷗,儘管平常幾乎不太有機會使用到,但他還是有在定期保養槍枝,型號跟對方扔掉的那把是一樣的。
坐在木箱上的友人高度和他相仿,看著林宇驥那傢伙露出一臉『真拿你沒辦法』的神情,宋鷗總覺得有點莫名不爽。
「……謝了。」伸手接過那把手槍收起來後,他將身子往前傾,想也不想地抬手攬上林宇驥後腦杓制住他的行動,靠上去冷不防吻了對方嘴唇一下。
「喂喂,宋鷗你做什麼吻我啊?」無預警被好友偷襲,林宇驥傻愣了半晌,反應過來後宋鷗已經抽身走出巷子,他趕緊從木箱上跳下來,一邊嚷嚷一邊拍掉沾染到褲子上的灰塵,然後邁開步伐小跑步追上友人。
「沒什麼。」冷眼瞥了眼從後方追上來走在身側的林宇驥,宋鷗心不在焉地回道。
「告訴我啦!」
「囉唆,吵死人了啊你。」
 
×
 
一身西裝筆挺的男人佇立在整排冰箱前面,眸子微抬望著陳設在裡頭的各式飲品,他還在思考要拿什麼飲料出來,身子毫無防備被輕輕碰撞到一下。
「抱、抱歉……」
下意識側轉過頭移動視線,黎子泓還沒瞥見人影,道歉的聲響倒是先傳進耳裡,他反射性先回了一句沒關係,接著才真正瞧見那個冒失撞到他的人,原來是在這間便利商店打工的員工。
青年看起來約莫大學生的年紀,長相偏向乾淨斯文,戴著黑色粗框眼鏡,不曉得是缺乏自信還是本身性格靦腆的關係,說起話來有些支支吾吾的,飽含歉意的話語斷續在耳邊飄盪,並不至於令人反感。
「不、不小心撞到你了……呃、呃,真的很不好意思……」青年垂頭喪氣地向男人賠不是,他偷偷抬眸瞄了一眼那張面無表情的臉,像是害怕被對方正視,很快又收回目光,只管低著頭盯著地板充滿歉意地喃喃細語。
「真的沒關係,你不用在意。」多少有點意外青年為了一點小碰撞道歉這麼久,薄唇張闔好聲好氣地強調自己並不介意,黎子泓垂眸看了眼甚至彎身鞠躬道歉的員工,發現對方手裡還緊抓著一塊抹布,猜想他大概是在做完擦架子工作後退時不慎撞上來的。
沒有跟青年繼續周旋,黎子泓轉身拉開冰箱門取出一瓶礦泉水,要走向收銀台結帳時正巧與那名冒失員工擦肩而過,對方仍然維持低垂著頭的姿勢,眼角餘光瞄見那張側臉,他微微蹙起眉心,總覺得自己好像在哪裡見過這個人,卻也沒有多放在心上。
 
慢條斯理脫掉穿在身上的制服,與負責下個時段的同事交接換班,蘇彰拎起後背包甩到肩上,和暫時性的店長、同事們打了聲招呼後便先行離開。
修長手指在手機螢幕上輕輕滑動,解開鎖屏程式後跳出了一則通訊軟體的提示,瞇起眼看著顯示出來的對話訊息,目光在宋鷗這個名字上停留幾秒,眼角微彎透露出些許笑意,他勾動薄唇小小聲咕噥一句不著邊際的話語,「真是的,小鳥兒又折斷了羽翼……」
「等等。」
警覺到有人守在旁邊的氣息,蘇彰臉色倏瞬一變,等到要做出防備時已經慢了一步,一股濃烈的壓迫感瀰漫在空氣間肆虐橫行,他聽見對方壓低嗓音喊住了自己。
「咦?」扭過頭看見早些時候曾經不小心擦撞到的男人,對方倚在一旁的牆柱,身上就著一件單薄的白襯衫,脫掉的那件西裝外套披掛在手臂上,右手還抓著一瓶少了約莫三分之二的礦泉水,蘇彰抬起手指著男人的臉,微微瞪大眼睛露出有些疑惑慌亂的表情,「你是剛剛那位……客人?」
「……」緊緊抿了抿薄唇,戴著粗框眼鏡的青年一臉驚慌失措,表現像極了他真的那麼緊張一樣,黎子泓盯著那張看起來顯得比實際年齡稚嫩的臉孔,沉默片刻後才再度開口,「我知道你的真實身分,蘇彰。」
「哎呀,被識破了也沒辦法,看來已經沒有必要繼續偽裝了。」男人的聲音放得很低很輕,僅有彼此聽得見的音量,一點一點斂起臉上的豐富表情,蘇彰此時表現得冷靜鎮定許多。
他抬手摘下那副黑色粗框眼鏡別在衣領,唇角微微勾起噙著一抹曖昧笑意,說話的口吻與態度驟轉,沒一會便和對方談笑自若起來,「檢察官真是好眼力,如果我猜的沒錯,你們警方那邊的檔案應該只有一張模糊照片吧,這樣都能認出我來……莫非你注意我很久了?」
「嗯。」墨黑瞳眸凝視著青年的一舉一動,似乎不在乎真實身分被識破,蘇彰只是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臉,好像很困惑為什麼會被認出來,黎子泓下意識低應一聲,瞧見對方臉上逐漸加深的笑意旋即意識到哪裡不對,他皺緊眉頭,又搖了搖頭試圖解釋清楚,「你的案子我全部都看過了,我有事找你聊聊,以黎子泓個人的身分。」
「行,換個地方說話?」挑挑眉,蘇彰有些訝異於黎子泓的正直跟坦白,他想了想,看來這位一本正經的檢察官大人在出便利超商後就一直等在這裡了,真是耐性十足精神可嘉。
「好。」
「請唄,檢察官大人。」蘇彰微微躬身,做了一個請走的手勢,見對方紋風不動完全沒有要開路先走的意思,他聳了聳肩膀感到幾分無趣。
「……」黎子泓蹙了蹙眉心,張張嘴巴原本想要糾正蘇彰那個怪裡怪氣的稱呼方式,但看見對方一臉無辜的表情,最後也只是選擇保持緘默。
 
兩個人從便利商店外面轉移了陣地,在蘇彰的領路下徒步走到附近一座公園,他們一前一後始終維持著一定的間距,整個路程上並無言語交談。
深夜時分的公園沒什麼人潮,走到遊戲設施區後更是空蕩蕩一片,蘇彰放緩了腳步在一座立體方格遊戲架前停住,兩三下便攀爬上欄杆頂端,坐在最上方由高而下俯視著依然直挺挺站立在那裡的黎子泓,他笑著率先打破了鴉雀無聲的靜默,「說吧,檢察官大人處心積慮找我單獨談話, 想聊什麼?」
「合作。」抬頭仰望慵懶坐在欄杆上的蘇彰,搞不懂對方特地爬到高處的意圖,黎子泓卻也不怎麼在意,他僅僅是順著話題發展簡短有力地陳述來意。
「哈?」忍俊不禁笑出聲來,蘇彰挑眉一臉打趣地觀察著男人,對方的表情仍舊淡漠不見絲毫變化,看起來倒也不像是在開玩笑。
他探手摸出習慣攜帶在身上的蝴蝶刀,拿在手裡把玩轉了幾圈,一陣漫長的沉默過渡在兩人之間,停下轉刀的小動作,他在開口說話的同時一個甩手將那把刀子送了出去,「你要跟我談合作?」
蝴蝶刀筆直朝自己的方向飛射而來,黎子泓一動也不動地站在原地,完全沒有要閃躲的意思,墨黑瞳眸輕瞇一下,刀身映著月光在深沉夜色中閃爍銀芒。
那把蝴蝶刀最終從他臉龐擦過掉落在他身後的地面,銳利刀鋒在臉頰劃出一條淡淡血痕,無視薄弱的疼痛感,他在等待清脆聲響歸於靜止後才淡淡說道,「魚幫水,水幫魚。」
「哦,檢察官說的有道理,你需要我,我也需要你……」沉啞嗓音在空曠而靜寂的公園裡迴盪格外清晰,垂眸饒富興致地審視著站得直挺的黎姓檢察官,蘇彰咧開嘴角揚起一抹燦爛微笑,單手撐著欄杆翻身跳躍下來,緩步走到黎子泓面前停住後,他主動朝對方伸出了手,「這樣的交易條件合情合理,讓我連拒絕的理由都找不到呢。」
「合作愉快?」暈白月光灑落淺淺光源,映亮了蘇彰噙染狡黠笑意的臉,黎子泓盯著對方擱在半空的右手,緩緩抬起自己的右手握了上去,他動了動薄唇輕聲問著。
「合作愉快啊,大魔王?」
 
 
END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紹

初 曉

Author:初 曉
≡≡≡≡≡≡≡≡≡≡≡≡≡≡

自創:停擺中。

同人:因與聿、影籃、盜墓進行式。

≡≡≡≡≡≡≡≡≡≡≡≡≡≡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類別
月份存檔
搜尋欄
連結
FC2計數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