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行時空犯罪組】踏上一條不歸路,連CP觀都不好了。

注意事項同前前前篇(),請務必看過提醒覺得能接受再點開囉,感謝配合!
 
下方提醒事項,很重要、非常重要,跪求各位務必先過目並仔細考慮清楚再點閱。
我從來不曉得原來換個世界觀連CP觀都會跟著動搖……(血淚)
此篇CP為黎子泓&蘇彰,前後無差。
黎蘇黎這組合只有限定在犯罪時空背景設定下我才能接受這樣(?)
順便推廣一下狼神超帶感的黎蘇賣賣安利!
 
最後弱弱澄清一下,原作向我還是堅貞的室友組本命。・゚・(つд`゚)・゚・
真的。・゚・(つд`゚)・゚・相信我。・゚・(つд`゚)・゚・

 



【黎子泓&蘇彰】
(╬▼д゚)▄︻┻┳═一 闖入辦公室一遊的蘇彰。

目光微垂,黎子泓剛闔上手邊的文件,沒有任何停頓的時間,又接著伸手拿過堆在桌面的其中一份公文翻看起來。
這是他習以為常的日常之一,檢察官的工作幾乎占據掉他生活的大半時間。
門板被推開的聲響在空氣傳動,旋即是帶上門的細微悶聲,黎子泓聽見了聲音,卻沒有刻意抬起頭去看來人是誰,會擅自闖進來他辦公室的人,就他所認識的也就只有那麼一個了。
……雖然這樣的認知過沒多久就被推翻了。
「阿司你……」幾分鐘過去,遲遲沒有聽見嚴司像往常一樣出聲煩躁自己,多少覺得納悶的黎子泓緩下了翻動紙張的速度,打算看看對方到底在玩什麼把戲,沒想到頭一抬映入視野的卻是另一名男人的身影,到嘴邊的話語噎住似地嚥了回去。
眉心微微蹙擰而起,視線定格在坐在沙發上的那個人身上,看著來人翹起單腳很舒適地枕著椅背,泰然自若甩著手上的蝴蝶刀把玩,儼然不急於找自己搭話的樣子,黎子泓動了動薄唇低聲問了一句,率先打破瀰漫一室的沉默,「不是說了別來這裡找我嗎?」
「那是檢察官你說的,我可不記得我有答應呢。」緩緩停下了轉刀的動作,蘇彰將那把蝴蝶刀收起後隨手放進外套口袋,扭頭朝坐在辦公桌前的男人笑了一下。
見對方沒有要接話的意思,只是板著一張臉面無表情地盯著自己,蘇彰聳聳肩,也不怎麼在意黎子泓的冷淡回應,他站起身晃了過去,雙手撐著桌緣探頭瞅了眼攤在上頭的文件,「你這麼快就看完了?我還以為要再等上好一陣子。」
「我還沒看完。」留意到蘇彰在打量資料的視線,黎子泓隨口答著,不動聲色闔上了那份公文推到一邊,「你難道就不怕被認出來嗎?」
儘管蘇彰完全不在乎,他還是覺得以對方的身分出入地檢署風險實在太高了。
「說真的,你們這裡的戒備太差勁了,我輕輕鬆鬆就混進來了。」像是聽到什麼好笑的笑話,蘇彰扯動嘴角笑得很愉快,他抬手拉低戴在頭上的球帽,似乎對自己身上這副快遞小哥的打扮很有自信,「放心吧,我不會害到你的。」
 
『嘿,殺人不難吧?』
『你瞧,你守護的正義就是這麼脆弱的東西。』
『醒醒吧,我可以幫你——』
 
這個男人手把手教會了他怎麼殺人,赤裸裸地將所有罪行攤開在他眼前展示,對方在他耳邊呢喃過的戲語一一浮現,和他此時發出的低笑聲相疊,黎子泓看著他,抿了抿薄唇,終究一句話也沒有說,他不知道自己還能夠說些什麼,他現在的身分是檢察官。
而能夠和蘇彰暢所欲言的是另外一個身分。
 
 

【黎子泓&蘇彰】
(╬▼д゚)▄︻┻┳═一 被唾棄的吻技。
 
考量到出任務的便利性,基地裡其實有按照人數配置各自的私人空間,黎子泓平常很少在這裡留宿,而今天剛好是那難得的一次。
在大廳和嚴司等人討論完下一個任務細節,看看時間也已經很晚了,他選擇直接在這邊睡一覺。
緩步走到自己的房間門前,黎子泓瞥了眼右方的電子鎖,曲起食指在半透明的螢幕上依序輕點幾個數字,然後在聽見一聲細微的『嗶』聲後,伸手推開面前那扇門走了進去。
房間的格局很單調,除了幾樣必要傢俱外就沒什麼多餘的擺設,他還沒伸手按開牆面的電燈開關,偌大空間已經籠罩在一片明亮之中,黎子泓微微挑起眉,往裡面走了幾步後就瞧見一個男人坐在他床上,還大剌剌地直接動他房裡的東西。
「歡迎回來?」聽見腳步聲靠近,原本在玩著掌上型遊戲機的蘇彰抬起頭來,朝一臉疲憊的黎子泓笑了笑。
「……你的任務還好嗎?」視線在那台遊戲機上稍作停留,黎子泓沒有理會蘇彰客套的寒暄,僅是朝他輕輕點了下頭,對方身上仍穿著上午擅闖地檢署辦公室時那副快遞打扮,看著濺在上頭怵目驚心的血跡,他想了一下還是啟唇問道。
雖然他不認為這種級別的獵物足以讓蘇彰受傷。
「還不錯啊,我玩得挺愉快的。」伸出舌頭舔了舔嘴角,蘇彰露出有些病態的笑容,抬眸發現黎子泓面不改色地盯著自己,眉頭甚至連皺都沒皺一下,不禁有點懷念對方最早期動手殺人拿槍還會手抖的模樣。
小魔王變成大魔王後都不可愛了。
默默在內心感慨了一輪,蘇彰騰出手比了比一旁的矮櫃,「你要的資料我都弄到手了,記得付我快遞費。」
順著蘇彰手指的方向移動目光,黎子泓很快就瞧見一個封好的便利箱擺在櫃子上方,看起來有九分像快遞送來的包裹,唯一美中不足的是上面沾到了血手印,不是很懂得欣賞對方的惡趣味,他默默收回了視線,配合地拿出皮夾翻開夾層,「你要多少酬勞?」
「老樣子。」將大魔王心愛的遊戲機放到一邊,蘇彰跳下床,走過去長手一撈搶走了黎子泓的皮夾,自顧自從裡面抽出幾張藍色鈔票,他也沒有還給對方的意思,直接隨手扔到了床上。
對於蘇彰自作主張的行為不以為意,黎子泓沒有關注他的動作,皮夾被搶走後他就轉去衣櫃拿了套衣服,接著邁步走向浴室間打算換掉身上的西裝。
「你有注意到嗎?你最近的眼神越來越冰冷了。」
即使不回頭,黎子泓也知道男人跟了上來,起初並沒有打算搭理對方的,直到蘇彰帶笑的聲音飄進了耳裡,他微微怔了一下,鬆手弄開領帶的動作不由停擺下來。
抬起墨黑瞳眸直視著映在鏡中的倒影,定睛細看了幾秒還是感覺不出差異,黎子泓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臉,轉身看向倚在門邊的蘇彰,「有嗎?」
「嗯哼。」喉節上下滑動,蘇彰意義不明地低應一聲,他往前走了幾步在一臉淡漠的黎子泓面前停住,抬舉起手來回撫弄對方的眼角,露出似笑非笑的神情,「你沒有自覺啊,大魔王。」
「是你多心了。」指腹滑過眼角肌膚的觸感有點癢癢的,黎子泓沒有動手揮開蘇彰惡作劇的手,只是不自在地瞇了瞇眼睛,對於彼此間忽然拉近的親暱感並不陌生,他壓低嗓音含糊回了一句,微微傾身就直接吻上對方的唇。
記不清楚是什麼時候開始的,等黎子泓回過神來,他們兩人之間的關係已經亂了套了,而他竟然在這樣脫序的悖德情感中感受到一絲酣暢淋漓的快意。
唇瓣相貼感受到濕濕溫溫的觸感,蘇彰饒有興致地享受對方難得的主動,在一吻方盡的時候,他才突然反客為主發起攻勢,冷不防咬了對方薄唇一下,聽到黎子泓吃痛的悶哼聲後才心滿意足退開來。
「你的吻技真的很爛欸。」抬眸對上男人皺眉有點小不悅的神情,蘇彰湊過去舔了舔對方唇上的血,就只是漫不經心笑笑地抱怨一聲。
 
 

【黎子泓&蘇彰】
(╬▼д゚)▄︻┻┳═一 婚前的小打鬧。
 
黎子泓從沒想過這輩子會結婚,更沒想過他結婚的對象會是個男人。
他舉辦的婚禮很低調,雙方的親友就只有基地內部的那幾個人而已,談不上什麼氣不氣派,曖昧更是扯不上半點關係。
穿著一身筆挺的西裝,這明明是黎子泓最習慣穿的服裝了,卻不曉得怎麼來著今天難得有點緊張,他有些拘謹地在出房門前再三調整領帶,只是一走出去,險些撞上同樣從另一間房出來的蘇彰,後者難得一改平時的奇裝異服,此時就是一套工整的純白西裝。
「大魔王,興奮嗎?」蘇彰眼角含笑盯著黎子泓,說話的同時,手一伸扯上對方的領帶隨意弄亂。
「……」垂眸瞥了眼好不容易打好的領帶被輕輕鬆鬆破壞,黎子泓抿抿薄唇,倒是沒什麼不悅的神情,他往前跨出一步將兩人間的距離縮短至零,抬起手搶在蘇彰惡作劇前按下他的手,「你別鬧。」
「我太興奮覺得手癢癢的啊。」不意外自己的小舉動被看出破綻,蘇彰配合地鬆開手,任由藏在袖子裡的短刀滑落地面,他朝黎子泓眨了眨眼,見對方擰緊眉一臉淡漠,看起來似乎是真不開心大喜之日被破壞,只好賠罪似地笑了笑,「開個玩笑而已,別那麼緊張嘛。」
 
 

【黎子泓&蘇彰】
(╬▼д゚)▄︻┻┳═一 調戲 or 調情?
 
被推到沙發上的黎子泓皺了皺眉,淡漠的表情染上一絲不悅,他看向渾身染血的蘇彰,對方的模樣顯然是剛出完任務回來。
「有事?」
「這次不問我獵物如何了?」獵物身上的血濺到了眼角,有點妨礙到看出去的視野,蘇彰卻像是渾然不在意似的,瞧著黎子泓不解的表情,他就是勾起唇角輕聲笑了出來,伸出手指抵上對方的西裝外套,緩緩在左胸口畫出一個愛心,「砰的一聲,子彈穿過心臟當場斃命,雖然故事無聊了點,卻挺實際的呢。」
 
 

【黎子泓&蘇彰】
(╬▼д゚)▄︻┻┳═一 34歲成熟男子的人生哲學?
 
黎子泓今天心情很不好。
他們晚上出的任務失手了,被對方領頭逃掉了,儘管他們之中沒有誰的真面目被瞧見,組織的事情也沒有洩漏,但任務失敗這項事實還是讓黎子泓很難釋懷。
就算他一如往常面無表情,全部人都察覺出來首領在不爽,而且是非常不爽。
玖深一回基地,受不了一室的沉悶氣氛,見苗頭不對就逃進去他的實驗室了,言東風頓了頓腳步,看了眼臉色陰晴不定的黎子泓,再看看一溜煙逃走的玖深背影,也跟著轉進自己的房間。
就連平時總是亂不正經的嚴司也難得識相地安靜,當然也不是他不想說話,只是他覺得他一說話就會有顆子彈朝他飛來,眨了眨眼睛,視線在黎子泓身上瞄了幾眼,認識多年判斷得出來對方是真動怒了,他摸摸鼻子,轉身溜出去找德丞玩了。
 
整個客廳鴉雀無聲。
倚在牆面的蘇彰沒有跟著離開,他抬眸看向了獨坐在沙發上一臉嚴肅的黎子泓,勾起唇角輕聲笑了笑,然後踩著優雅的步伐朝對方走了過去。
「大魔王,這麼斤斤計較不好喔。」
「……」黎子泓沒有接話,只是緩緩移動眼神看向整個人坐到沙發扶手上的蘇彰,對方的身子有一半貼著他,讓他覺得有點熱了起來。
「不過是跑掉一隻小蟲子,哥哥我晚點幫你搓掉。」側過頭眼神含笑盯著黎子泓,蘇彰伸長手臂,自然而然地從對方身上搜出一把槍支,語氣輕鬆自若地好像在談論天氣如何。
「你又要賺外快?」墨黑瞳眸望向被摸走的槍械,黎子泓挑起眉,有點狐疑地看著笑容滿面的蘇彰。
「放心吧,我今天心情好,就不跟你收酬勞了。」蘇彰聳聳肩膀,一邊把玩著手上的槍械,一邊不急不徐地開口,他側過頭,正好瞥見男人的薄唇微微彎起細小弧度。
 

 
【黎子泓&蘇彰】
(╬▼д゚)▄︻┻┳═一 34歲成熟男子的人生哲學(X)
 
34歲成熟男子的人生哲學:掌握了他的弱點,就能夠馴服他。
 
「十萬。」
「不行,太多了。」
「這樣啊,那打個折扣給你,拿你躺在抽屜最上面的遊戲片來抵?」
「……就十萬。」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紹

初 曉

Author:初 曉
≡≡≡≡≡≡≡≡≡≡≡≡≡≡

自創:停擺中。

同人:因與聿、影籃、盜墓進行式。

≡≡≡≡≡≡≡≡≡≡≡≡≡≡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類別
月份存檔
搜尋欄
連結
FC2計數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