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行時空犯罪組】平衡與失衡。

 
注意事項同前前篇(),請務必看過提醒覺得能接受再點開囉,感謝配合!

新增提醒事項:有點 蘇彰→黎子泓 傾向,
       不喜者請自行迴避。・゚・(つ
д`゚)・゚・
 





【黎子泓←蘇彰、嚴司、玖深】
(╬▼д゚)▄︻┻┳═一 平衡與失衡。

蘇彰第一次見到黎子泓,是守在街上伺機等待獵物上鉤的時候,當時男人混在一票人群中從對道緩步走來,而他在對方身上感受到一股相似的氣息。
很淡,卻很真實。
他微微彎起了嘴角,覺得好像撞見了什麼新奇的事物,男人看起來一本正經的,在經過一名年過半百的白髮老頭時,貌似不經意地突然瞥了對方一眼,從這個角度看過去恰好能瞧見男人的眼神變化,那雙墨黑瞳眸有短短一瞬覆上一層寒霜。
他忍不住從自己原本看上的白髮獵物別開視線,目光在男人身上肆意遊走,直到對方終究消失於視野範圍內才收回視線。
好像有點意思啊。
尾隨在白髮獵物後動手滅口,鮮紅的血色濺灑開來暈出漂亮紋路,溫熱的液體沿著臉頰緩緩滑落,沒由來回想起男人的那記眼神,蘇彰就只是這麼想著,帶了點亢奮期待的心情。
 
×
 
他後來回去調查了一下,輕而易舉就弄到男人的資料,男性、二十來歲、黎子泓、單身、檢察官,想到檢察官那三個字,蘇彰沒能忍住就笑出聲來了。
他想,之所以認為氣味很淡的錯覺原因肯定就出在這裡了,男人一身正義凜然的西裝打扮,近乎完美地掩蓋過他散發出來的黑暗氣息。
當然,只是近乎,同類嗅到同類的存在是不大可能出錯的。
這原本就是場在日常上演的小小插曲,蘇彰雖然感興趣,卻不急著出手,日子一拖再拖倒是很快就忘記了。
等到再次想起來時,已經是半年後的事情了,還是手頭剛好接到一個任務,狙擊對象的那份報告中提及了黎子泓的名字。
差不多該去探探口風了吧,蘇彰用手指彈了彈紙張上的墨字,臉上流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
 
×
 
潛入住宅對蘇彰而言從來不是件難事,就算是檢察官的住宅也一樣。
挑了個良辰吉日拜訪獵物,沒有開燈的屋內籠罩在一片黑暗之中,坐在沙發上的蘇彰微垂著頭,手上把玩一把蝴蝶刀,利刃隨著他轉刀的動作時不時掠過銀芒。
聽見腳步聲在廊間迴盪,蘇彰抬起眸子望向掛在牆面的時鐘,看看時間確實差不多是檢察官回家的時候了,他斂起唇角的微笑,停下把玩刀子的舉動,站起身整了整泛起皺痕的長褲,慢條斯理走向門邊埋伏,打算來個襲擊檢察官的戲碼。
屏氣凝神等著門被打開,抓準男人進門的那個瞬間動手,在蝴蝶刀刀片抵上對方喉嚨前一刻,他的手腕卻先被黎子泓按住,蘇彰下意識往後仰,對方反手扭過來朝向他的刀身險些劃傷自己的臉。
「哎呀,沒想到檢察官的身手這麼不錯。」蘇彰訝異地挑起眉,真是太失算了,他忽然有點懊悔抱著玩玩的心態出手了,「說說你怎麼發現的?」
「……門有被動過的痕跡。」沒有理會訪客發出的讚嘆,也沒有立即鬆開對方的手,黎子泓抿了抿薄唇,只是心平氣和地淡淡說著。
詭異的沉默瀰漫在兩人之間,蘇彰還在盤算著要如何切入正題,沒想到對方的聲音倒是率先打破靜謐,他有點意外地看向黎子泓,對方一臉淡漠的神情沒什麼變化。
「有興趣談合作嗎?前陣子被做掉的那個人,有我的幫忙,你接下來會比較輕鬆。」
「你知道我?」
「嗯,我知道你,雖然我想這應該不是你的本名……」黎子泓鬆放開對訪客的禁錮,墨黑瞳眸仍盯著對方持刀的手,他低聲問著,「蘇彰是嗎?」
「嗯哼,是可以這樣叫我沒錯,現階段用這個稱呼就足夠了。」蘇彰頷首承認了男人喊出來的名字,他最近確實是以這樣的身分在外行動的,見對方爽快放開了自己,展現的誠意還算不錯,他甩甩被握得有點發麻的手,隨手將蝴蝶刀插回口袋,「你挺有趣的,過幾天再來找你暢談合作契約啊。」
「……」黎子泓凝視著對方,沒有阻止蘇彰揮揮手轉身離去的行徑,在這個時候,他家的門又被從外側推了開來,來人熟門熟路地走了進來。
「那個笑起來噁心噁心的傢伙是?」回來時恰好跟蘇彰擦肩而過,嚴司挑起眉,一臉好奇地盯著黎子泓問道。
走到自家首領面前停住腳步,他晃了一下拎在手上的牛皮紙袋,然後隨手拍到了對方胸前,「你要調的清單,我幫你從小東仔那拿來啦。」
「欸,阿司你幹嘛不等我啦!」落在嚴司幾步遠的後方,玖深急急抱怨了一聲,靠近門邊時側過身讓裡面的男人先走出去,小心翼翼帶上門後才走向裡面兩人所在的位置,他從口袋拿出一張摺得方方正正的紙張遞給黎子泓,眨了眨眼睛有點興奮,「藥劑配方我調出來的,只要這些材料弄到手就沒問題了。」
「未來的合作夥伴,有機會再介紹吧。」黎子泓微微擰起眉心,伸手抓下身前的牛皮紙袋, 先就嚴司的問題簡單答一聲,然後才看向晚一點進來的玖深,「辛苦你了,材料方面我會請楊德丞儘快調貨的。」
 
 

【黎子泓、蘇彰、嚴司、玖深】
(╬▼д゚)▄︻┻┳═一 殺手們的休假日。



黎子泓偶爾會去戶外走走,他純粹將這當作一項休閒活動。
蘇彰有時候也會到戶外走走,他把這當作一種體能訓練。
「大魔王,我可以搭個順風車嗎?」
剛從口袋摸出車鑰匙正欲打開車門,身後突然傳來的熟悉嗓音讓黎子泓愣了一下,他慢慢回過身,看著消失了一陣子不見的男人正站在他面前,笑得一臉自然。
「你要去哪?」眉心微微蹙了一下,黎子泓盯著對方,猶豫半晌後還是開口詢問。
「溪釣。」蘇彰眨眨眼,抬起手晃了晃特別帶來的整組釣魚工具。
「……」習慣對方總是搞到渾身血的模樣,也只見過他殺人的場景,目光不自覺上下打量起蘇彰的一身裝扮,黎子泓的表情不由染上幾分古怪,他頓了幾秒後才低聲回應,「上車吧。」
「這年頭的反派真是好興致啊,既然要出外郊遊也帶上我們兩個嘛。」黎子泓跟蘇彰還沒來得及動作,冷不防從一旁冒出來的嚴司一手一個攬上他們肩頭,笑嘻嘻地說著。
「我、我有替你們準備零食!」跟在嚴司身後的玖深探出頭,一臉不好意思地晃了一下手上那袋剛剛臨時跑去便利商店採購的食物。
 
 
【黎子泓←蘇彰】
(╬▼д゚)▄︻┻┳═一 越線的試探

 
有什麼意義嗎?
腦中閃過了嚴司時常掛在嘴邊的話語,帶著嘲諷意味的戲謔口吻,黎子泓翻看資料的速度不自覺慢了下來,現在是下班時間,他已經離開地檢署了,這裡是一個不見天日的祕密基地。
與他的正義感相背的世界,只有全然的黑,最初純淨的白也一點一點被墨漬渲染上了污痕。
但他還是穿著一身工整的西裝,還是在看白日尚未處理完的公文,一個人獨坐在沙發上顯出客廳的空曠,黎子泓記得其他人都在做些什麼。
嚴司攬走了幾個任務跑去舒壓了,玖深待在實驗室裡調製他新開發的藥水,他前陣子測試過了,效果還不錯,至於言東風傍晚又路倒了,估計是還在休息室睡覺,然後那個不受控制的蘇彰八成在跟獵物玩捉迷藏吧。
手指夾著薄薄一張紙張,慢條斯理地掀過新的一面,黎子泓垂下眸子瀏覽著上面的內容,這些是他習以為常的工作,被他視為責任,他覺得自己必須完成。
嘿,大檢察官……噢、不對,喊大魔王比較親切呢,你這時候還在看工作有什麼意義嗎?
嚴司的聲音彷彿在耳邊縈繞,黎子泓不悅地皺了皺眉頭,他總是在想這個問題,也曾問過自己無數回,卻始終找不到一個符合理想的答案。
所謂的正義又是什麼?
而當他開始背離他原先走的正道後,他又剩下些什麼?
 
「你在想什麼?」
「……你不是去追獵物了?」熟悉的嗓音自後方落下,冷不防被嚇到的黎子泓怔了一下,蘇彰走路總是無聲無息的,他完全沒有留意到對方是什麼時候出現在他身後的。
「對啊,可是追到半路覺得有點膩了就折返了。」聳了聳肩膀,蘇彰漫不經心回答著他們家大魔王的問題,他繞過沙發走到黎子泓面前,低垂下頭,審視一般的目光盯著對方的臉,「說起來你好像還沒回答我的問題吧,你在想什麼?黎子泓?」
「沒什麼。」蘇彰又重新低誦了一遍問題,黎子泓擰緊眉心,將視線從手上的文件移開,抬眸對上對方玩味的視線,並不介意男人直呼他的名字,他只是平淡地搖了搖頭。
「放不下你可笑的正義感嗎大魔王?」在黎子泓放下文件後,蘇彰瞅了幾眼瞧出來那是什麼東西,對方披著檢察官外皮的工作,似乎能夠猜出來男人困擾的問題,他無所謂地笑了一聲。
反派首領糾結著一張臉讓他覺得格外有趣,打從初次見面的第一眼開始,他就對這個矛盾的男人充滿了興致,蘇彰想也沒想伸出手,輕輕揪住對方的領帶往自己的方向一拉,沒有防備的黎子泓很容易就被扯了起來,他隨口說著,低下頭讓彼此的距離靠得更近,試圖捉弄對方開開玩笑放鬆緊繃的氣氛,「有沒有意義都不重要吧。」
當然還夾雜著一絲絲的私心跟試探,單純想要招惹對方的心情。
「重要的是……」眉心皺得更緊幾分,向來淡漠的表情難得染上不悅,黎子泓瞇起眼直視著蘇彰,他猛地往前湊,然後在唇瓣近到幾乎都快要相貼在一起的距離停下,瞧見對方微微瞠大雙眼的反應,他動了動薄唇,「你管太多了。」
扯開了蘇彰拉住自己領帶的手,黎子泓直接坐回了沙發,蘇彰慢了幾拍才反應過來,感覺對方說話時噴灑的氣息還殘留在臉上,他摸了摸自己的臉,一時間倒是搞不清楚要留在這裡還是再回去跟獵物玩捉迷藏了。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紹

初 曉

Author:初 曉
≡≡≡≡≡≡≡≡≡≡≡≡≡≡

自創:停擺中。

同人:因與聿、影籃、盜墓進行式。

≡≡≡≡≡≡≡≡≡≡≡≡≡≡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類別
月份存檔
搜尋欄
連結
FC2計數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