車隊組推廣本。試閱《我的朋友變成幽靈了》


× 此為因與聿同人本《     》的試閱。


× 本子配對:
       車隊組(宋鷗&林宇驥)。

× 本子性質:
       原作走向的半架空(?),林宇驥幽靈化設定。

× 文章性質:
       悲喜摻半,抑鬱中帶有歡樂,清水曖昧,尺度到KISS吧……大概。

× 文章試閱:
       《我的朋友變成幽靈了》 正文開頭。
       
× 文章內收。




「鷗……」
「……宋鷗……」
「唔。」隱約聽見耳邊傳來有人在叫喚自己名字的聲音,剛躺床沒多久,還睡不沉的青年被吵醒了,他略感煩悶地沉吟了聲,幾乎下意識就隨口嚷上一句,「吵什麼吵?」
「咦……我怎麼不知道你有起床氣?」
呢喃般的嗓音聽來有些熟悉,宋鷗猛地清醒過來,他睜開雙眼,直接循著聲音來源側過頭查看,只見一團幽藍色的混沌光圈飄浮在半空,那團光圈似乎看得見他,笑笑的聲音一如當初。
「宋鷗,我好像變成幽靈了耶?」
 
《我的朋友變成幽靈了》
 
大半夜被驚醒的宋鷗了無睡意,右手撐著床鋪微微使力坐起身來,此時此刻的他正和一團小光圈對瞪,大腦開始運轉後意識是比較清楚了,卻仍搞不明白現在什麼情況。
隨手扒了扒睡著後多少有被壓亂的頭髮,宋鷗瞇起眼睛,盯著那一球怎麼看怎麼奇怪的藍光,半信半疑地嘗試叫了一聲,「林宇驥?」
「對對,是我、是我!」似乎很感動友人終於認出了自己,林宇驥興奮地在半空轉了一圈,然後像是想起了什麼,他在空中急停後緩緩飄到宋鷗面前,將方才講過的那句話重說一遍,「宋鷗,我好像變成幽靈了,怎麼辦?」
他總覺得他的朋友沒聽進去啊。
「……」明明就是這陣子發生的事情而已,卻有種隔了大半輩子不見的錯覺,聽著他曾經很熟悉甚至帶點眷戀的嗓音近在咫尺響起,宋鷗總覺得有些莫名懷念,他定定凝視著那團小藍光,垂放在身側的手掄緊拳頭,冷不防舉起來就朝對方用力揍了過去,「你是白痴嗎!」
「呃噢!」宋鷗揮拳的動作太過自然流暢,猝不及防的林宇驥想躲也來不及,在拳頭招呼到自己身上前,慌亂之中他小小驚叫了一聲。
下一秒,宋鷗的拳頭直接穿透了過去,那球小藍光像是被拳風帶起的衝力擊散,化成一小塊一小塊的藍色光霧飄在空中。
「靠……」拳頭瞬間被層層的寒氣包裹住,整個彷彿在冰庫急速冷凍過一輪,宋鷗蹙起眉,沒好氣低低咒罵了一聲,這感覺真是太差勁了。
甩了甩險些凍僵的右手,滿腦子惦記著另外那個傢伙的狀況,他抬眸望著在空氣中飄來盪去的藍光碎片,趕緊追問一句,「喂,宇驥,你沒事吧?」
幽靈應該不會脆弱得不堪一擊吧?
「做什麼打我啊?」幽藍霧氣緩緩飄聚集中在同一個點,重新凝回小光球狀態,林宇驥第一個動作是向後退遠離宋鷗,他很是不解地看著坐在床上甩手的友人,不歡迎他復活歸來就算了,要動用暴力好歹也通知一下吧,「哪有人不招呼一聲就動手的……」
說了就會被你躲開了好嗎。
「你幹嘛一個人去送死?」宋鷗沒好氣白了一眼過去,更加確認對方的身分肯定是林宇驥本人沒錯,他覺得光是這個理由,自己就足夠揍上他一頓了。
如果你早點告訴我的話……宋鷗瞇了瞇眼睛,沒有再繼續想下去,他就是稍微低下頭,掩飾一瞬間閃逝過臉上的陰沉表情。
「唔……」聽宋鷗提起這件事,反應過來對方動手原來是為了算舊帳,由於友人現在在外地念書的緣故,一方面是不想影響到對方的校園生活,一方面是覺得自己可以處理得來,他的確很多事情都沒講過,平時通電話就是聊一聊彼此的生活瑣事,提到車隊也只是說說車友間的八卦或糗事。
「我以為沒問題嘛。」多少感到有點心虛,下意識要抬手撓撓臉頰,林宇驥這才想起來不對,他現在不過就是一顆小靈球,別提有沒有手可以抓臉,他連臉到底要算在哪一面都是個問題。
「你……」林宇驥的解釋簡直讓宋鷗險些氣得吐血,彷彿能夠想像得出來如果對方還在的話,這種時候多半是盤腿坐在床上,抬手搔臉一副笑笑的模樣。
掃開浮現在腦海中的景象,一整個不懂這小子怎麼有辦法這麼樂觀,他擺擺手低啐一聲,決定跳過這個話題不深究了,「嘖,算了。」
在一片黑暗之中交談感覺挺奇怪的,宋鷗想想短時間話題不會結束,乾脆跳下床打開電燈開關再爬回床上,燈管灑落光線照亮了房間四周,掩蓋過小靈球身上發散出來的亮度,侵入視野中的藍光比剛剛似乎來得要淡上一些。
抬眸看向那顆躲得遠遠的小靈球,似乎是怕自己又動手,有所防備的林宇驥飄過去後就沒再飄回來了,宋鷗皺了皺眉,朝對方勾了勾手指,「滾回來,沒有要揍你了啦。」
他很爽快就選擇了妥協,放棄痛毆對方出氣的念頭,當然絕大部分的原因是他揍不到。
「別騙我喔。」小靈球聞言乖乖從空氣海游回大男孩身邊,快抵達前他還在半路停頓一下,突然朝宋鷗喊了一句,見對方已經連翻白眼都不屑,完全懶得搭理自己,這才安安心心地飄到他面前。
盯著總算是飄回來的小靈球,目光上上下下將他仔細打量一邊,宋鷗眉頭深鎖,還是覺得這小傢伙的結構太神祕了,看起來就是一團會發光、會講話的青霧,與其說像鬼火,不如說根本就是球鬼火吧。
「宋鷗?」林宇驥以友人為中心飄了一圈,原本還以為宋鷗把自己叫回來是有話要說,沒想到卻遲遲等不到對方發言,他不禁感到有些疑惑,「你幹嘛叫我過來又不說話啊。」
「喂,所以你怎麼會變成這副德行的?」被林宇驥的聲音拉回思緒,宋鷗伸出手指戳了戳小靈球,他還是觸碰不到對方,手指直接穿透過那層薄薄霧氣,寒氣繚繞在周圍感覺有點涼涼的。
「不知道。」小靈球一本正經。
「啥?你不知道?」宋鷗挑起眉,聲音不自覺微微拉高。
「等等,你別戳我啦!」小靈球嘖了一聲,突然往後飛開朝對方抗議。
「嗯?你會痛?」視線下意識追尋著小靈球的身子移動,宋鷗一臉不可思議地看著他,「我還以為幽靈沒有痛感了。」
「欸,是不會痛啦,但感覺很噁心,被徒手刺穿身體什麼的……」林宇驥想了一下,簡單解釋自己的感受,不等對方反應他逕自控訴了下去,「而且別人在講話你一直戳很沒禮貌啊。」
「喔。」不像早先那樣直接散成碎片,手指輕輕穿過小靈球時只會帶起少許的光霧散逸到空氣中,戳著戳著有點玩上癮的宋鷗有些遺憾地收回手,他端正了一下態度,朝林宇驥追問下去,「不弄你了,你快說吧。」
「嗯……我是真的不清楚,我沒有被打掛後的記憶,被打掛前的印象除了好痛以外也模模糊糊的,然後等我再度恢復意識已經是昨晚的事情了,那個時候就變成這樣了。」為什麼會變成幽靈,林宇驥自己也覺得莫名其妙,這個問題他想了一路還是理不出半點頭緒,後來想想反正回來就可以再見見兄弟,好像也挺不錯的,就乾脆不去思考了。
突然想起來什麼事情,晃來晃去的小靈球定住身子,似乎陷入了自己的思緒,他小小聲喃喃嘀咕著,「對了,我好像有聽到有人在叫我的名字,可是等我醒來後什麼也沒見到,連隻野貓、野狗都看不到,就只有滿滿一地的小白花,那應該是大溫他們放的吧……奇怪,當時叫我的人會是誰呢?」
昨晚?那天不就是……
根據林宇驥的說法慢慢回想起自己昨日的行程,宋鷗的神情變了變,腦中呈現一片全然的空白,抬手撓了幾下後頸,他趕緊裝作不經意地低垂下頭,企圖掩飾那一瞬間流露於臉上尷尬而困窘的表情。
記起來當時真情流露的自己,多少覺得有點丟人,宋鷗整個很不想承認,尤其是在他以為那個已經死掉、天人永隔的傢伙變成幽靈跑回來出現在他面前後。
好在林宇驥此時沉浸在他自己的思考世界,並沒有留意到他不太自然的表情變化,宋鷗默默鬆了口氣,覺得繼續停在這個話題實在不太妙,索性話鋒一轉換了其他問題,「想不出來就別想了吧,倒是你這副模樣還需要吃東西嗎?」
瞇了瞇眼睛打量著面前的小光球,宋鷗覺得該實際一些正視眼前的問題,他小時候養過一陣子的蠶寶寶、魚啊,也代養過朋友家的狗,但是養幽靈這還是第一次,所以說幽靈要怎麼養?
「好問題,我不知道欸。」被宋鷗丟過來的疑問拉回心神,小靈球頓了半拍後說,他在空中翻轉了一圈,似乎是在深思這個問題,「好像不會餓,不曉得能不能吃?」
「你怎麼什麼都不知道啊?」從小靈球的語氣判斷,看來他自己也有點不太確定,宋鷗皺了皺眉頭,看向林宇驥的眼神明顯染上了嫌棄。
「……我也是第一次當幽靈嘛。」林宇驥慢悠悠飄到友人面前,他以前又沒有當過幽靈,不知道也是挺情有可原的。
意識中斷就像是睡了頓好長好長的覺,沒有實際分離的真實感,但能像這樣再次看著宋鷗談笑中的神情轉變,他真心覺得太好了。





TBC.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紹

初 曉

Author:初 曉
≡≡≡≡≡≡≡≡≡≡≡≡≡≡

自創:停擺中。

同人:因與聿、影籃、盜墓進行式。

≡≡≡≡≡≡≡≡≡≡≡≡≡≡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類別
月份存檔
搜尋欄
連結
FC2計數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