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車隊組(宋鷗&林宇驥)】《靠在身上的重量》


好喜歡宋鷗跟林宇驥啦

× 依然是私設注意,,Ծ‸Ծ,,


 
《靠在身上的重量》
 
徐徐夜風吹拂而至,髮絲順著氣流飄揚呈現幾分凌亂,抬起手沿著前額的瀏海往上推隨意撥了兩下,宋鷗笑笑地聽著身旁車友們的聊天內容,視線不動聲色在四周轉了一圈,發現林宇驥不知道什麼時候跑不見了。
「宇驥人呢?」瞇了瞇眼睛,對於友人的去向有些在意,抓到對話空檔宋鷗不由插進去問了一句。
「宇驥哥在那裡。」離宋鷗最近的一個車友指了個方向,剛剛林宇驥走掉時他剛好有瞧見,所以第一時間便反應過來。
「哦?」照著指引轉動目光看了過去,遠遠的盡頭可以瞧見林宇驥背對他們這群人的身影,宋鷗挑挑眉,搞不懂對方一個人在那裡做啥,他想了想,彎身抓起兩罐某個車友買來請大夥的飲料晃了一下,「我去看看那小子在幹嘛。」
話一說完宋鷗就邁出步伐,大步大步走向林宇驥所在的位置。
 
「喏。」走近後漸漸放緩步伐,宋鷗將手上的其中一罐飲料遞給了林宇驥,接著自然而然移動到對方旁邊坐下。
他扭頭瞥了一眼,發現友人並沒有在玩手機,看起來也不像在欣賞夜景,不禁就感到有些納悶,「你躲這幹啥呢?」
「謝啦。」愣了慢拍反應過來來人是誰,林宇驥直接抬手接過那罐飲料,凝在罐身的水珠沾染到掌心上有點冰冰涼涼的,他沒有刻意去甩開水露,就只是轉著罐身把玩。
聽見坐到旁邊的宋鷗在問自己話,他側頭望向對方,後者正熟練地用大拇指扳開鐵環,然後罐緣貼著唇瓣仰頭便大口大口灌了起來,看著友人率性而為的動作,林宇驥咧咧嘴角笑了笑,「有點累,繼續待在那裡會掃大家的興。」
今天來店裡光顧的客人特別多,他忙了整整一天,再加上昨天夜遊散的時間比較晚,回住處後幾乎沒什麼睡到就聽見鬧鈴響了。
「想太多了吧你。」眉心不自覺擰緊幾分,緩緩放低手上拿著的飲料,宋鷗聞言轉頭看向林宇驥,對方臉上的微笑瞧起來似乎比平常來得溫柔,他瞇了瞇眼睛,倒是覺得說著這話的傢伙有點欠揍。
這樣的擔心簡直多餘得不必要。
國中畢業後林宇驥就開始到處打工了,在哪間店做什麼會跟他講,所以宋鷗大概可以想像友人過著怎麼樣的生活,有的工作他光聽就覺得累了,林宇驥卻不以為意地笑著說這樣比較踏實,他想這傢伙恐怕還瞞著他身兼一些打工沒有上報吧,但自己在學校發生的事情他也不是一五一十告訴林宇驥,所以宋鷗從來就沒說破。
從林宇驥的神情很明顯能夠感覺到他的疲倦,宋鷗本來想說既然累的話今天就不要來了啊,但知道車隊對他而言代表什麼意義,再累哪有不回家的道理,到嘴邊的話語嚥回喉嚨,他最後也只是改口罵了一聲,「累是不會叫我去載你嗎,白痴。」
「欸,我又不知道你今天會跟車。」林宇驥覺得自己被罵得很無辜,宋鷗畢竟不像他已經離開家搬出來外面租屋住了,還住在家裡頭的關係,友人的行動多少要受限於伯父伯母,再加上還有學校的課業要顧,有時候卡到期考或是活動宋鷗總會缺席,而他們平常沒什麼事的話並不會事先確認對方要不要來。
「打給我啊。」宋鷗忍不住白了林宇驥一眼,這點小事是有需要想嗎,單手撐著地面半側過身,他定定地盯著對方的臉,勾了勾唇角笑得有些張狂,「你敢打我就一定會到。」
「你說的啊,說話算話!」好像不怎麼介意宋鷗近乎挑釁的語調,林宇驥輕輕眨了下眼睛,就只是一個勁的笑。
「嗯。」簡短低應一聲,宋鷗回正了視線看向前方,遼闊的大片夜空映在眼底一覽無遺,明明應該已經要看習慣到覺得很膩了的夜景,卻還是每回眺望起來都有不同感覺。
兩個人之間突然陷入一陣沉默,儘管少了言語的交流,卻也沒有誰感到奇怪,他們就只是肩並著肩相靠而坐,共賞一整片浩瀚無垠的夜空。
宋鷗並不曉得林宇驥怎麼想的,但他有時候滿喜歡這樣靜謐無聲的氣氛,可以徹底放鬆心情,什麼都不必思考,僅僅是單純跟著自己信任的人待在一起。
任由時間一秒一分推移,他偶爾會低頭喝上一兩口飲料,小小一罐的飲料很快就見底了,他輕輕搖晃了下罐身,確定真的空了就直接捏扁鋁罐。
反正等會離開前會收拾,宋鷗便隨興地鬆放開手扔了下去,充滿捏痕顯得凹凸不平的鋁罐落在身前地上,翻滾了兩圈後終於停住,眼角餘光瞥見擱在一旁完好如初的飲料罐,他下意識挑起眉。
還沒喝啊?
目光在尚未打開的飲料罐上稍作停格,正納悶著林宇驥怎麼一口都沒喝,才剛想開口詢問,忽然一道重量挨到了他肩膀上,無預警的重力讓他微微晃了一下身子,穩住自己的身體坐好後,他有些困惑地叫了對方名字,「宇驥?」
等了半晌遲遲得不到回應,宋鷗小幅度扭頭查看,就見林宇驥頭一歪,整個人枕在他身上已經睡了過去。
真是的,想睡不會回家睡嗎。
沒好氣白了睡死的傢伙一眼,宋鷗忍不住這麼想著,卻還是小心翼翼控制自己不要亂動,讓對方能夠靠著他睡得安穩一些。
既然林宇驥挨著他睡著了,他自然不可能移動位置,沒事好做的宋鷗只好將視線轉正回去,繼續望著夜景發呆。
 
「宋鷗。」
聽到有人叫喊自己的聲音,宋鷗回過頭,看見溫區端了兩碗什麼朝這邊走來,沒有追問對方那是啥東西,他優先豎起食指抵在唇前比了個噤聲的手勢。
沒有看手錶也不清楚時間究竟流逝多久,林宇驥枕著他的重量挺沉的,他只覺得右半邊的身體被靠得有點麻,但難得對方可以稍微補眠一下,他還是不希望有任何人事物去吵醒友人。
「宇驥睡著啦?」宋鷗打的手勢讓大溫愣了幾秒,不過很快便察覺到原因所在,看著身子微傾、靠在友人身上動也不動的林宇驥,他不由莞爾一笑,壓輕音量小小聲問了一句。
「嗯啊。」宋鷗隨口接應了一聲,想起來大溫是端著東西過來的,他移動視線看了過去,同樣盡可能放輕了聲音問,「那啥?」
「宵夜,剛剛猜拳輸的那個小弟跑去買回來的,想說順便幫你和宇驥裝一碗。」溫區笑笑地解釋了一下,將其中一碗遞給宋鷗,他低頭看了看另一碗,臉上露出感到些許困擾的表情,「宇驥的怎麼辦?」
其他人多半都吃得差不多了,他自己也吃得很飽真的塞不下了,突然多這一碗還真不知道要如何處理。
「放著吧,我等等叫他起來吃。」道謝後伸手接過杯碗,宋鷗垂眸望了一眼冒著熱氣的甜湯,他拿近唇前抿了淺淺一口,聽到大溫丟過來的問題,邊回答邊以眼神示意對方隨便找個地方放著就好。
溫區送來宵夜後便折返回去跟眾人聊天了,宋鷗解決掉自己那一份,看了看被擱在地上的那碗甜湯,再側頭看了看縮在他身邊的林宇驥,儘管受限於姿勢關係,從他的視野沒辦法看得很清晰,但隱約能瞧見對方睡著後看起來格外溫馴的臉龐。
……再讓他多睡一會好了。
本來想要出手搖醒林宇驥讓他趁熱喝的,宋鷗抬起來的手在半空停頓了一下又收回去,默默打消了這個念頭,他在心裡如此想著。
 
 
END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紹

初 曉

Author:初 曉
≡≡≡≡≡≡≡≡≡≡≡≡≡≡

自創:停擺中。

同人:因與聿、影籃、盜墓進行式。

≡≡≡≡≡≡≡≡≡≡≡≡≡≡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類別
月份存檔
搜尋欄
連結
FC2計數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