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車隊組(宋鷗&林宇驥)】《晨間的問候》


隨筆性質,簡短、凌亂MAYBE……
《晨間的問候》
 
明亮的和煦陽光熨在眼皮之上,感覺到光照直射的刺目,躺在床上的大男孩皺了皺眉頭。
 
似乎是睡得不太安穩,他翻了個身,背對從窗戶流滲進來的大片光圈,處於半夢半醒間的意識迷迷糊糊,蹙擰的眉心緊了又緊,悶灼熱意作用在身上,掙扎上幾十秒的時間,受不了的宋鷗還是重新轉正身子,不耐煩地睜開雙眼。
光線直直照射進眼底一陣刺目,對一個缺乏睡眠的人來說,暴露在陽光底下無疑是種酷刑,宋鷗瞇了瞇眼睛,抬起手臂橫在額前擋著照落而下的亮光,僅用餘光瞥著站在窗子旁邊似笑非笑的友人。
 
「起床了啦,宋鷗。」側著身慵懶地倚在牆面,林宇驥鬆開握在掌心的窗簾拉繩,留意到床上好友有所動靜以後,他轉動目光看了過去,見到對方又是皺眉又是瞇眼半死不活的模樣,彎彎嘴角僅是笑著這麼說道。
 
「林宇驥,你就不能用人道一點的方式叫人嗎。」彷彿飄帶著暑熱氣息的日光穿透過澄淨玻璃面,不用想都猜得到窗簾是被惡意拉開的,雖然本身沒什麼起床氣,但讓人用這種方式叫醒,宋鷗實在也高興不起來,忍不住還是恨恨地瞪了林宇驥一眼。
 
「會不人道嗎?」微微歪了下頭,林宇驥曲起食指撓了撓臉頰,有些不解地反問回去,收到對方一記無言的瞪視後,自覺好像有那麼一丁點過意不去,他吐吐舌頭爽快答應了會改過,「好吧,我答應你下次會記得換個方式。」
 
「……」半信半疑盯著林宇驥的臉,不是很想深究對方是打算換啥叫法,宋鷗單手撐著床面半坐起身來,虛掩在身上的薄被滑落到腳邊,他隻手捂著嘴,一臉懶散地打了個大大的哈欠,「現在幾點了?」
昨天跟車夜遊回來都已經三更半夜了,睡不到幾小時又被挖起來,他只覺得各種想死,真不知道林宇驥那小子哪來的活力,一大早就這麼精力充沛。
 
「七點半了啊,所以你快點起來。」好笑地看著一副睡眼惺忪的傢伙,早早醒來打理好自己的林宇驥現在很清閒,他折回去床邊,坐到了軟綿綿的床鋪上,扭過身望向也不曉得清醒沒有的宋鷗,決定友情提醒一下幫他恢復記憶,「我們不是答應大叔要過去幫忙一天嗎?」
 
「嗯……我記得啦。」低低沉吟了一聲,宋鷗翻了翻白眼,他的記性沒有糟糕到睡了一覺就會忘記昨晚剛說好的事情,車隊中有個大叔最近要轉行做小本生意,今天是店裡新開幕的日子,擔心會忙不過來,拜託他跟林宇驥過去幫忙跑跑腿、打打雜,當然工資會照算還附贈三餐,週休假日不用上課的他沒拒絕,索性就當是陪兄弟去的。
伸手按壓著後頸提振精神,宋鷗的視線落到友人身上,發覺對方穿的上衣真有點眼熟,他挑了挑眉,還是懶得動的他抬腳踢了踢坐在床緣的林宇驥,「欸,你穿走我的衣服了,那我穿啥?」
 
「啊,真的耶。」聽到宋鷗那麼說愣了一下,林宇驥連忙低頭查看,發現自己還真的抽錯件衣服穿到對方的,難掩尷尬地開口道歉,「抱歉抱歉!」
 
「算了,你別脫了,我借你的衣服穿就好吧。」瞅著手忙腳亂要脫上衣的林宇驥,宋鷗勾勾嘴角笑了笑,總覺得換掉太麻煩了,他伸長手臂按住對方的手腕,阻止眼前一場正在上演的脫衣秀,聳聳肩滿不在乎地如此說著。
 
自覺時間差不多了,宋鷗翻身跳下床,林宇驥的租屋處他也來投宿過幾次,對於房間格局並不陌生,逕自走到衣櫃前面的他一把拉開衣櫃門,看也沒看隨手抽了件友人的T恤出來就往浴室間移動。
 
在對方制止下打住了脫衣動作,林宇驥扭頭看著儼然將這當作自己家、來去自如的宋鷗,微微抿動唇瓣,揚起一抹淺而淡的笑容。
 
幾分鐘後,洗漱完畢的宋鷗從浴室裡走了出來,大概是洗臉時不小心去濺到了,髮絲前緣沾染了水氣凝聚小小的水珠,沒注意這麼多,他只是抬手弄平幾根翹起的髮絲,撥撥弄弄重新整好髮型。
「走了?」搞定了頭髮,垂放下手臂的宋鷗側頭看向林宇驥,動了動薄唇問上一聲,還是很想睡覺的他完全沒打算掩飾,慵懶地打了個哈欠。
 
「嗯嗯,出門了。」點點頭表示該動身出發了,林宇驥將早些時候已經拎起的包包遞給了宋鷗,瞧見對方一副精神萎靡的樣子,他笑了笑,一個跨步追上去伸手拍上友人後背,「欸,我看還是我騎車載你吧。」
 
「嗯。」沒有拒絕司機提出的接送宣言,宋鷗睨了眼走在身側的林宇驥,主動掏出了自己的重機鑰匙塞給對方。
 
 
END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紹

初 曉

Author:初 曉
≡≡≡≡≡≡≡≡≡≡≡≡≡≡

自創:停擺中。

同人:因與聿、影籃、盜墓進行式。

≡≡≡≡≡≡≡≡≡≡≡≡≡≡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類別
月份存檔
搜尋欄
連結
FC2計數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