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車隊組(宋鷗&林宇驥)】《前年的聖誕夜》


祝大家聖誕快樂
小提醒:大量私設+恐OOC……請見諒(被少少的資訊虐哭)
車隊組萌萌噠買一下安利嘛
弱弱說這篇很有可能就直接當作是CWT39出車隊組推廣本的試閱了(欸)

 


《前年的聖誕夜》
 
冷風一陣一陣拂掠而過捎來寒意,垂落額前的瀏海順風揚動,宋鷗輕輕瞇了瞇眼睛,抬眸仰望遼闊無際的穹空,星子灑佈在漫天夜幕散著淡淡的璀璨光芒。
「宇驥今晚沒來啊?」
頭頂上傳來的問話聲打斷了大男孩眺望夜景的雅致,宋鷗回頭看了一眼,發現走過來向他搭話的人是大溫,他聳了聳肩膀隨口說著,「他打工幫人代班會上得比較晚,等等就過來了吧。」
這已經不曉得是今夜第幾次被問到自家兄弟的蹤影,他都快要能將這句話倒背如流了。
「喔喔,這樣啊。」視線始終落在不遠處的小男孩身上,不同於這塊角落的冷清靜謐,那邊的小天地時不時傳來談笑聲,歡樂的氣氛流渡在空氣中四處渲染,直到聽見回答的聲音,溫區這才收回目光看向宋鷗,微微點了下頭表示明白。
自然有察覺到溫區的心不在焉,宋鷗順著他注視的方位移動目光,在瞧見那個被幾個大人團團圍住的小不點後,頓時恍然大悟過來對方在看什麼,原來是在看顧自己的兒子啊。
可能是畢竟不太有機會出現這麼小的小孩子,小溫在車隊裡面還滿受寵的,前陣子大夥還掙著要拿零食餵養他,今天他收到的聖誕禮物也滿多的,看起來玩得很盡興。
原本想說些什麼調侃大溫,宋鷗張了張薄唇,卻忽然噤聲將到嘴邊的話語嚥回喉嚨,也不曉得是不是留意到他的不自然停頓,溫區疑惑地問了一句,「怎麼了?」
沒有馬上出聲回應這個問題,宋鷗半側過身,挪了單手向後撐,掌心按上地面時磕觸到幾顆細碎小石子,薄弱的刺痛感有點扎手,他並不在意手去沾染到灰塵,集中的視線僅是盯著來路的方向。
「喏,看吧,宇驥這不是來了嗎?」宋鷗低聲說著,抿成線的唇向上勾起,淺淺的笑容明顯張揚著愉悅神色。
「嗯?」並未看見林宇驥的身影出現,也沒有聽到對方的聲音,溫區愣了一下,看著宋鷗的動作,半信半疑地將視線投向來路。
下一瞬,像是要印證方才那句話,機車馳騁於陸地的引擎聲漸漸轉大,一道明亮的車燈從遠方直射眼底,蓋過映在瞳眸表層的點點星光,宋鷗高舉起手臂朝那位機車騎士揮了揮,依稀能夠感覺到對方笑了一下,可惜那抹笑顏隱在安全帽深色鏡片後瞧不分切。
「……你聽力還真好啊。」見林宇驥找到了塊空地停車熄火,溫區默默收回了自己的視線,他微垂下頭瞥了眼腳旁側身而坐的宋鷗,就是有些心情複雜地感慨道。
宋鷗聞言怔了幾秒鐘,旋即反應過來什麼意思後僅是笑了笑沒說什麼,不能說是聽力好,他也就只是聽慣林宇驥的機車引擎聲罷了,於是對這道聲音特別敏感而已。
「大溫,小溫在跟你求救了。」被一旁的小小騷動聲吸引,宋鷗轉頭過去就見一群人在玩鬧的景象,對此挺習以為常的他本來並沒有放在心上,直到視線對上小男孩的慌亂眼神,看著對方擠眉弄眼努力傳達求救訊號的模樣,他不由笑了出來,好心開口提醒身邊那位尚未發覺的大人。
「喂喂,阿克你要對我兒子做什麼啊!」溫區連忙轉動目光,見到了那邊的混亂局面,儘管只是一些尋常的玩笑,他還是有點緊張地張口嚷嚷起來,拔腿跑了過去拯救自家兒子遠離一群大人的魔爪。
好笑目送大溫跑遠的身影,對那邊打打鬧鬧的嬉戲不怎麼感興趣,宋鷗重新將視線放回剛抵達的機車騎士身上,林宇驥此時其實已經停妥了車子,就是沿路走來頻頻被喊住,停下來和遇上的車友寒暄打招呼,他看著遠在一段距離之外的友人,判斷對方估計要好一會才會脫身過來,便轉回身子繼續眺望起夜色了。
 
×
 
「嘿,這請你。」十幾分鐘後,總算跟車友們一一打完招呼,好不容易恢復自由之身的林宇驥走向宋鷗,眼簾微微低垂,瞥著對方背對自己的身影,他想了想,稍稍彎低身子,伸長手臂將提在手上的飲料直接往前遞。
「林宇驥,你下次能不能換一招新的?」塑膠袋直接碰上臉頰的觸感有點噁,宋鷗下意識撇開頭,抬起手搶過那個在頰邊晃動的東西,聽到身後傳來低低的笑聲,他轉過去面向友人,皺了皺眉很是無奈地開口抱怨。
「你說什麼?」林宇驥平起身子站得筆直,視線有意無意地往旁邊飄移,對於宋鷗的控訴不以為意,全當作不知情笑笑地反問。
「這是?」沒好氣地翻翻白眼,但也懶得跟對方較真,宋鷗低頭看了看林宇驥塞給他的東西,發現原來是一杯熱飲,手握上杯身能隱隱感受到溫熱,看樣子應該是對方從打工地方帶過來的。
「熱奶茶,你喝的吧。」見宋鷗輕輕搖晃了下拎在手上的飲料,林宇驥隨口答著,在對方旁邊的空位坐了下來。
「嗯。」漫不經心拿起附在袋子裡的吸管戳開封膜,宋鷗剛喝了一小口進去,都還沒嚥下喉嚨,就聽到耳邊傳來迫不及待的連環追問。
「怎麼樣?不會還是太甜吧?我這次有少加點糖了欸。」
「還行。」就著咬著吸管的姿勢多喝了兩口,香醇的奶香味帶著些微甜勁在舌尖縈繞,溫溫熱熱的液體滑入喉嚨,身子逐漸有點暖了起來,宋鷗一邊說著,一邊扭頭看向幾乎快整個人貼靠上來的友人。
不太自在地悄悄向後退了退身子,他挑起眉,索性把手上的飲料往前推,「你不會自己喝喝看嗎?」
「喔,好啊。」飲料被推了過來,吸管在空中微微搖晃,林宇驥沒多想應完聲便低頭含住吸管。
「……」垂眸盯著友人的後腦勺,看友人像隻被餵養的小動物一樣,宋鷗實在有些哭笑不得,忍住本能反應想伸過去揉揉對方頭髮的衝動,向下低的目光瞄見林宇驥在搓手的動作,他輕輕蹙起眉心,等人抬起頭時就先扔了個問句過去,「你的圍巾呢?」
「太好了,不會很甜嘛。」對於自己調泡飲料的技術自我滿足了一番,林宇驥揚起唇角露出微笑,聽見自己的聲音和對方的撞在一塊,他愣了愣,停上半拍後才做出回應,「沒帶,你問圍巾做什麼?」
「你會冷吧,幹嘛不穿多點。」
「欸,我出門的時候很熱啊!」聽著友人近乎斬釘截鐵的語氣,林宇驥後知後覺反應過來什麼情形,根據他對這傢伙的了解,多半是自己剛剛忍不住搓揉雙手取暖的小動作被瞧見了,他抬手抓了抓頭髮,有點無辜地辯解一聲。
他剛剛結束打工後,外套抓著套上就直接趕過來了,沿途騎車時還沒覺得溫差多大,就是冷風迎面襲來涼涼的很暢快,現在停下來不動後反而開始感覺冷了,山腰上晚風陣陣吹拂都夾雜著寒冽冷氣。
瞇了瞇眼睛,宋鷗有點鄙夷地盯著穿得特別單薄的林宇驥,就算那件薄外套拉鍊拉到最頂,不用確認他也敢肯定裡面只有一件對方打工飲料店的短袖制服。
「算了,這杯你先拿著。」整個已經懶得提醒對方今晚有寒流來這回事,他站起身來,把手上的熱飲塞回友人手中,隨意拍了拍沾染到褲子上的灰塵。
「嗯?你要去哪?」一頭霧水的林宇驥眨眨眼,不明所以地抬頭盯著說不曉得在搞什麼名堂的友人。
「我去去就回,等我。」沒有正面解釋,宋鷗動了動唇瓣,這麼交代一聲後轉身就走。
「什麼跟什麼啊,真奇怪。」遙望著對方溜掉的身影,林宇驥小小聲嘀咕了句,倒不是特別在意友人去向的他很快便回正身子,抬眸欣賞起今晚難得還不錯的夜景。
反正宋鷗那麼大一個人了,也不可能走丟,自然沒必要擔心太多。
雙手握住那杯友人刻意留下來的熱奶茶,林宇驥心情挺好地把玩著,儘管過了一段時間熱飲早就不太燙了,不過透過杯身還是能感受到溫溫的熱度,握久了多少還是有暖手的效果,雖然實質的禦寒作用不怎樣就是,當陣陣夜風撲面而來,感受到冷冽寒意的他仍會本能地縮了縮脖頸,「還真的有點冷……」
「你一個人在碎碎念什麼啊?」
「回來啦?」熟悉的嗓音冷不防自身後響起,宋鷗離開的時間並不長,沒幾分鐘很快就折返了回來,林宇驥淺淺笑了一下,頭直接往後仰就這麼盯著對方,將友人眉心微擰的無奈神情收入眼底。
「嗯。」垂眸就對上林宇驥那張臉,削短的髮絲順著颳起的風勢飄晃,噙在嘴角的笑意不難看出他此時心情不錯,宋鷗淡淡吭了一聲,將剛剛從自己重機拿來的圍巾往對方臉上輕按上去,「給你,圍起來加減擋風用吧。」
「唔噢……」一團柔軟舒適的觸感壓抵在臉上,林宇驥被攻擊得猝不及防,他艱難地低吟幾聲,抬手一把拽開擋住視線的東西,重新坐正身子後低頭一瞅,發現原來宋鷗塞給他的是一條圍巾。
順手把熱奶茶擱在地上,沒有推拒來自友人提供的取暖物件,林宇驥一邊手法熟練地圍到自己脖子上,一邊還要好奇對方上哪變來的圍巾,「你怎麼有這個?」
他記得宋鷗向來不用圍巾的,說是他覺得沒有必要,不過林宇驥想多半的原因還是單純認為麻煩吧,所以這樣的他哪可能會隨身攜帶呢。
「交換禮物抽到的啊。」坐回原位的宋鷗伸手端起熱奶茶喝了一口,聽到旁邊扔來的問題,聳聳肩膀答得滿不在乎。
他是半路臨時被告知要玩交換禮物的,對這類的活動本來就興致缺缺,什麼都沒準備的他最後拐進超商,隨便買了一盒包裝看起來還算精緻的巧克力頂著用,後來的事實證明這比一堆亂七八糟的禮物好多了,起碼可以吃,而且味道應該還不賴。
「原來你們今年玩交換禮物啊,禮物都沒留我的喔?」兩三下搞定了繞過脖頸的蓬鬆圍巾,軟綿綿的布料包裹住頸子肌膚,一點一點有熱起來的暖和感,得知真相的林宇驥挑起眉問了句。
「大家有留吃的給你,至於禮物的話,真可惜你沒得挑了,只剩我的。」扭過頭,對上友人半真半假一臉殘念的表情,宋鷗笑著指了指聚在不遠處的小團體,許是察覺到他們的視線,那一伙人很熱情地喊著他們過去吃宵夜,林宇驥連忙把手圈在嘴邊放大音量回了一聲等等。
伸手插進外套口袋,緩緩摸出了事先準備好要給對方的東西,宋鷗在林宇驥把臉轉回來時輕拋了過去,「喏,這給你。」
「啊……」沒想到宋鷗會突然丟東西來,林宇驥手忙腳亂地抬手接住低空飛掠而來的小玩意。
感覺掌心被小物品的邊邊角角給刺到,他張開手一瞧,對方扔給他的是一輛小小的重機模型,看起來很仿真,每個零件和車身紋路都做得異常精細,烤漆也處理得很講究,色澤特別漂亮好看。
直眨了好幾下眼睛,林宇驥想起來這是他前陣子在雜誌上看到的新車款,他滿喜歡的,所以當時拉了拉靠在床頭看書的宋鷗分享,沒想到對方真的弄來了模型。
愛不釋手地左右端詳著小重機,他過了好一會才分神看向身旁的友人,表情顯得有些尷尬和小愧疚,「可是我沒準備禮物耶。」
「嗯?」宋鷗聞言不解地看了過去,不以為意地晃了晃手上那杯飲料,「不是給過了嗎?」
「宋鷗。」雲淡風輕的口吻聽得出來他是真不在意,林宇驥一時也想不到要接什麼,頓了半晌才突然喊了宋鷗的名字。
「幹嘛?」
「謝謝你。」
無預警對上林宇驥真誠不過的笑顏,宋鷗噎了一下,艱難吞嚥進那口含在嘴裡的奶茶,抿了抿薄唇,就是笑笑地抬起手輕敲了對方胸口一下,「……客氣什麼啊,我們是兄弟嘛。」
「說的也是。」拳心搥上左胸捎落薄弱的觸碰感,似乎聽到了什麼令人開心的字眼,林宇驥咧咧嘴角,流露在臉上的笑容透出幾分爽朗,他笑著回敬宋鷗一下,「兄弟,聖誕快樂!」
「聖誕快樂。」林宇驥輕握成拳的手敲抵上胸口,不曉得為什麼,聽見那聲兄弟心裡莫名湧上一股說不清的鬱悶感,宋鷗不動聲色避開了目光相對的可能,就是心不在焉回了一聲祝賀。
 
END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紹

初 曉

Author:初 曉
≡≡≡≡≡≡≡≡≡≡≡≡≡≡

自創:停擺中。

同人:因與聿、影籃、盜墓進行式。

≡≡≡≡≡≡≡≡≡≡≡≡≡≡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類別
月份存檔
搜尋欄
連結
FC2計數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