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員向】突發新刊《跳轉時空》。試閱


× 此為因與聿同人本《跳轉時空》的試閱。

× 架空,年齡操作設定,全員向。
 



番外──《Trick or Treat》
 
 
× 嚴司家。
 
「喏,鑰匙給你。」微微側過半邊身子,嚴司低頭在自己的書包夾層掏弄了好一會,指尖觸到鑰匙表面的冰涼感,他動了動手指,一把握住鑰匙串抽了出來交給等候在旁邊的小男孩。
黎子泓伸出小手接過去,二話不說湊上前開門。
嚴司沒事可做,百無聊賴地站在後方看著鄰居小弟弟忙活,鑰匙插入鑰匙孔轉了轉,剎那在空氣中鳴動的細微聲響聽起來並不陌生,他看著對方伸長手就這樣簼上門把,眼底依稀掠過一抹身影和那道背影重疊。
他想起更久遠以前的記憶,一瞬間不由感到有些不勝唏噓,那是再早些時候的事情,小男孩個頭小小的,或跳或踮著腳尖才能勉強簼到門把,有時甚至還得回頭求助於自己。
果然是長大就不可愛了。嚴司撇撇嘴,忍不住在心裡腹誹。
當然不會知道鄰居大哥哥正在想什麼失禮的事情,吱咯一聲推開了嚴司家大門,黎子泓跨出小小的步伐走進去,尚未開燈的關係,灰暗籠罩在整個廊間,他不大適應地瞇了瞇眼睛。
「你不進來嗎?」遲遲沒有聽見後面傳來關門的聲音,黎子泓停住腳步,回過頭,仰起視線盯著還傻站在外面的嚴司,黑眸明顯浮上一絲困惑。
「要啊,黎小弟弟你難道想將我關在門外不給進嗎?太殘忍了!枉費我一路提攜你長這麼大……」被小男孩的聲音打斷思緒,嚴司回過神來,邁出大大一步就重新追上對方,他一邊回身帶上門,一邊咧咧嘴角滿不在意地隨口說著。
「不是。」微微皺起眉頭,黎子泓反射性出聲反駁,發現嚴司正一臉期盼地瞅著自己,他回想了一下剛剛那個有點拗口的詞,努力表達出他的想法,「提攜我長大的是我爸媽。」
「喂喂,你這忘恩負義的小狼崽子,我也有照顧你啊?」嚴司抬手按開牆面的電燈開關,下一秒明亮起來的光源瞬間灑遍室內,對於小傢伙明顯不滿的抗議,他只是覺得有些好笑,儘管嘴上這麼辯駁著,卻渾然不在意地聳聳肩膀,伸長手隨意將那頭整齊的黑髮揉亂,而後逕自掠過對方率先走進客廳。
「……」頭被外力強行壓低了些許,黎子泓抬起臉時見嚴司已經走掉了,沒好氣地白了他的背影一眼,抿抿唇跟在後頭進到客廳。
拿下揹在身後的背包放到地板,黎子泓就近蹲了下來,想起來放學前幼稚園老師交代一定要將通知單拿給家人,他從包包裡面翻出一張紙壓上桌面,雖然正確來講應該交給爸爸媽媽的才對,他有點失落地皺了皺小臉。
「嗯?這是什麼?」大剌剌把自己摔進沙發,彈性不錯的沙發椅墊坐起來很舒服,一瞬間不想再動的嚴司朝桌上那張紙瞥了一眼,注意到黎子泓流露出的嫌惡神色,他隨口問了句,懶洋洋地探出手將傳單拿近眼前。
廣告宣傳單的圖案跟調色都挺簡單隨意,嚴司挑起單邊眉,在心裡默默批評了一下上頭那幾隻歪曲得活像四不像的蝙蝠。
太缺乏美感了啊,這不會建立小孩子的錯誤觀念嗎?
極其無聊地想著這件事,他接著瞅了幾眼紙上的文字,原來是幼稚園明晚舉辦了萬聖夜活動,邀請孩童家長一同出席玩樂……噢,好吧,是看自家小孩玩樂。
「欸、這麼好玩的事情你怎麼沒早點告訴我?」眨了眨眼睛,頓時打起十二萬分精神,嚴司傾身往前湊靠向前方,他用手指彈了下活動宣傳單,一臉興致勃勃地盯著黎子泓,「說吧,黎小弟弟,你明天要扮什麼?」
他怎麼知道幼稚園會邀家裡大人出席活動?
聽到消息感到晴天霹靂,黎子泓自己就很不想面對,他不用想都猜得出來明天場面肯定會變成一片混亂,嚴司那傢伙本身就是個會走動的麻煩。
「……吸血鬼。」想了想老師搬出來的那些戲服和道具,黎子泓淡淡回應。
「吸血鬼?聽起來還不賴嘛。」腦中先是浮現出一個模糊形象,仔細勾勒出輪廓後影像漸漸清晰起來,可以想像得到黎子泓裝扮成小吸血鬼的模樣,嚴司笑了笑,想到什麼有趣的事情,他連忙翻出身上手機撥通了一組號碼,「喏,我打給德丞,問問他要不要一起去給我們的小吸血鬼捧場。」
無視一旁黎子泓散發出來的怨懟目光,嚴司逕自跟楊德丞聊了起來,毫不遮掩此時此刻縈繞於他周身的歡騰氣焰,那通電話後來講了整整五分鐘才掛掉,期間某人臉上一直帶著意味不明的狡黠笑意。
「你笑得好噁心。」黎子泓擰緊眉心,看著掛斷通話後仍是一臉不懷好意的嚴司,下意識防備了起來。
「嘿嘿,你猜我剛才打聽到了什麼精采消息?」抬手把手機隨便扔到旁邊,嚴司說話的語氣完全難掩興奮,他打了個響指,也不賣關子在黎子泓追問前主動全盤脫出,「德丞又撿到了你那個路倒的學弟,這次直接撿回家啦。」
「學弟?」黎子泓挑挑眉,苦皺著臉似乎有點納悶。
「就是小東仔啊!」擅自將就讀小班的言東風當作黎子泓的學弟,嚴司咧咧嘴角,露出一抹燦爛到不行的笑容。
他開始期待明天的萬聖夜了!



× 陳關家。
 
「來了、來了啦!誰啊?按得這麼急趕著去投胎嗎……」剛洗完澡還待在浴室裡就聽見大肆作響的門鈴聲,陳關三下五除二隨便套上衣褲,也來不及擦乾頭髮,就一路急忙奔到玄關應門。
手搭在門把上推開門,陳關瞪著空無一人的前方,眉頭擰得死緊,本能衝動直想先飆一聲髒話再說,卻聽見柔柔的軟嫩童音傳進耳裡。
「什麼是投胎哇?」李臨玥眨眨眼睛,抬頭仰視高她很多的鄰居青年,有些不解對方為什麼張大嘴巴站著發呆,還想追問時,一滴水珠自陳關濕漉漉的髮絲上墜落濺到了她的臉頰,她蹙了蹙柳眉,抬起小手指著人做出控訴,「阿關大哥哥你的水滴到我了!」
「欸?抱歉、抱歉!」急急將那聲幾乎已經到嘴邊的『幹』字嚥回喉嚨,陳關低下頭,對上小女孩那張可愛漂亮的小臉蛋,呆愣了幾秒後才反應過來怎麼回事,他連忙蹲下身子,伸出手用指腹輕輕揩抹掉不小心濺到李臨玥臉頰上的水珠。
當真沒料想到訪客會是這位小美女,陳關遲遲平復不回情緒,自然不可能對個小女孩惡言相向,他有些苦惱地抓抓臉頰,「小臨玥,妳找我幹嘛?」
「這給你,記得要來喔!」殘留著熱氣的指溫觸碰到肌膚,李臨玥本能往後縮了縮閃避,察覺對方是在幫她擦拭水滴後才頓住不再亂動,聽到詢問這才想起自己跑過來敲鄰家大哥哥門的目的,她將攢在小手心上的傳單塞進陳關手中,也不等人反應過來,一溜煙就轉身跑開了。
「喂!等等,回來,這什麼東西啊?」愣愣抓著手上的單薄紙張,陳關朝跑走的小臨玥背影連喊幾聲,全數被小女孩乾脆俐落地無視了。
整個搞不清楚現在什麼狀況,陳關下意識抬手抓了抓後腦杓,一時忘記自己剛洗完澡頭髮還沒吹乾,捎抵至指掌的濕潤觸感讓他忍不住小小罵了聲靠。
站在原地目送鄰居家的小妹妹順利進到家門,陳關這才緩緩帶上門折返回屋裡。
他拿高手上的紙張,微垂下眸看著列在上面的資訊,頓時恍然大悟李臨玥拿給自己是存什麼心思,敢情是要他送糖果餅乾去的吧。
瞪著明顯是後來補畫上去的塗鴉,彩色筆描繪出特定幾款零食的外包裝,想像了一下小女孩一臉認真幫傳單加工的畫面,陳關覺得有些好氣又好笑。
他一邊朝自己的房間晃去,一邊在腦中盤算著明天何時抽空去買比較好,突然間靈光一閃憶起了某件事,他愕然地頓住腳步停了下來。
陳關記起來了。
今天在離開學校之前,他忽然被他們的現任擺平者喊住,對方還跟他說了一句有點奇怪的話。
「原來一太要我買糖果是這個原因嗎……」幹!鐵口直斷的一太預言太恐怖了!
 
 
 
× 玖深家。
 
「夏,糖果不要吃太多……不健康。」盯著正前方的電視機螢幕,眼角餘光隱約能瞥見身旁雙生兄弟的動作,看不下去的虞佟終於受不了地開口叮嚀。
「好啦,佟你真囉唆。」隨便揉掉手上的糖果紙往垃圾桶扔去,虞夏漫不經心應了聲,他其實也不是特別喜歡吃糖,就是太無聊了,閒著也是閒著才拿起來嚼。
「唔……」聽見那對虞家小兄弟的談話自邊上傳來,不用抬頭也知道虞夏正在吃的肯定是他買回來的那堆零食,儘管虞佟糾正的對象不是自己,玖深仍是一陣莫名心虛起來,好在家裡的門鈴聲在這時候適時響起,順利轉移開他的注意力。
玖深下意識想站起來應門,剛要動作便發現自己手上捧著滿滿一堆糖果根本起不了身的窘境,他愣了愣,只好轉而向借宿家裡的小男孩們發出求救,「啊!那個、幫我開個門好嗎?應該是阿柳來了。」
「我去好了。」察覺到自家兄弟似乎不怎麼想動,虞佟彎彎嘴角露出溫和微笑,他邊說邊跳下沙發朝玄關跑去,主動攬走開門這項任務。
虞夏懶洋洋地朝跑開的兄長身影瞥上一眼,也沒有什麼表態,逕自收回視線後,又將小手探進零食堆中撈出一包餅乾,隨手打開包裝抓取了一大把,然後有一個沒一個往嘴裡扔。
「欸,小老大,阿佟剛剛不是叫你少吃點嗎?」留意到虞夏的舉動,玖深幾乎想也沒想出聲提醒,虞佟前腳剛走小老大立刻再犯好像有點說不過去啊。
虞夏頓了頓手邊的動作,視線自電視移開朝他瞥了過來,感受到一股陰森冷意的瞪視,玖深抖了一下身子,抬手摸摸鼻子自覺性地閉嘴裝作若無其事,「我什麼都沒說……」
他真心覺得自己的地位實在好低、太低了。
跑去開門的虞佟很快就回來了,看見虞夏手上多出來的那包餅乾,微微擰了一下眉心,也不是斥責的意思,就是有意無意地嘟噥一句,「最後一包了。」
「知道啦,我有分寸。」正好拎起一塊餅乾扔進嘴裡,虞夏應付著來自虞佟的囑咐,有些含糊不清地說著。
「咳,玖深……沒必要囤積這麼多糖果吧?」跟在小男孩後面慢慢走近,阿柳一進來就看見散落在客廳裡一座座的糖果山、餅乾山,他坐到沙發空位上,皺了皺眉頭,忍不住出聲關愛同僚,「你的零食庫塞得進去嗎?」
「不是啦!」盤腿坐在地上,整個人埋在零食山裡的玖深努力仰高脖子探出頭,他看向剛走進客廳沒多久的阿柳,慌忙駁斥了一聲澄清搭檔對自己的誤會。
伸手指了指坐在沙發一端正在看電視的兩個小男孩,他簡單解釋了一下這幅光景是怎麼回事,「小老大他們幼稚園明晚有活動,就那個不給糖就搗蛋的節日嘛。」
「喔喔,萬聖夜啊……」幾乎與玖深的回答同步,早些時候來應門放他進來的虞佟也遞過一張單子,阿柳接過手,粗略掃視個大概後瞭然地應了聲,同時騰出另外一手輕輕揉了揉小男孩的頭髮以示感激。
把出現大量零食的來龍去脈弄明白,猜想他的搭檔多半是要拿去幼稚園發送,阿柳沒有多問便動手幫忙搞起包裝,中途忽然想到了什麼,他略感同情地瞥了玖深一眼,這小子一旦認真起來就容易忘記某件事的特質也不曉得是好還是不好。
印象中,往年的這個節日,玖深到最後都會演變成驚叫收場啊,回憶到這裡的阿柳沉默了半晌,默默在心裡祈禱對方今年能夠逃過一劫。
 
 
 
× 一太家。
 
鑰匙甫一旋轉解開了門鎖,分別站在青年左右兩邊的小男孩跟小女孩極其默契地抬手推開那扇有點重量的門扉,搶在男屋主之前走進大大的別墅。
「我回來了。」
「回來了!」
屬於孩童朝氣蓬勃的聲音在偌大屋內迴響,依稀還能聽見從漫漫長廊一端傳來的回聲。
慢上兩個小孩幾步進門的一太有點恍神,他至今仍未完全習慣阿方和小海的這個習慣,尤其是當家庭代理人不在的時候,對著空無一人的房子說話的行徑令他費解,卻也無由來湧上一絲親切感,讓人不自覺會心一笑。
隨手帶上了門,緩緩斂起臉上流露的淺淡笑意,一太抬起黑眸,就見原本已經直奔長廊深處的小女孩又急急忙忙衝了回來,無視她那位小哥哥略帶責備的注視,蹦蹦跳跳圍繞在自己身旁,伸長小手臂就想簼他手裡的包包。
「書包,我的書包!」
配合地將拎在手上的包包遞了過去,一太盯著小女孩的動作有些好奇,對方接過手後抱著書包一陣東翻西找,隨後抽出一張薄薄的紙張遞了回來,仰著臉異常興奮地不斷追問,「一太哥!你明天會來吧?會來吼?」
「嗯?」略帶不解地輕吟一聲,一太伸手拿過那張泛著皺痕的傳單逐字看過,瞬間明白過來原來方曉海是在指幼稚園明晚的萬聖活動。
他想了想明天排定的行程,那個約即使推掉也無妨,便伸手揉了揉小女孩的頭微笑答應,「我想應該可以。」
「好耶,一太哥也一起!我扮貓女、阿兄是扮狼人……條子哥哥跟那個條子哥哥二號扮殭屍!」方曉海興致盎然地分享著資訊,也不管聽眾是不是有在聽,自顧自說完想說的,拽著她的書包就拋下人衝向客廳,嘴裡哼起歌唸唸有詞地嚷著條子哥哥,完全可以感覺得出來心情很好。
「喂!小海妳有禮貌點啊……真是的。」看著風風火火跑過來又跑掉的妹妹身影,微微皺起小臉,阿方忍不住輕嘆出聲。
「某要緊啦!一太哥啊嗯係外人!」跑得有點遠的方曉海匆匆煞住車,回頭朝自家兄長扮了個鬼臉。
實在不懂要怎麼反駁比較合適,阿方只是莫可奈何地搖了搖頭,乾脆放棄這件事情,回頭跟另一名當事者溝通,「一太,你要是有事不能來就算了啊!不用管小海的。」
「我沒其他事的,明天可以出席沒有問題。」垂眸看了眼似乎有點過分早熟的小大人,一太抿動薄唇淺淺一笑。
「是喔?」阿方一臉古怪地盯著一太,不情不願地應了聲,擺明就是不信任,他方才明明有瞧見對方停下來思考片刻的舉動。
「阿方,你明天最好看著小海喔。」不介意來自小男孩的懷疑眼神,一太若有所思地望向長廊,那裡早已不見方曉海的蹤影,重新將視線放回阿方身上,他突然開口這麼說著。
「什麼意思?」警覺性頓時暴增,阿方猛然扭過頭看向一太。
「不清楚呢,說不定她會去襲警?」
「……蛤?」馬上聯想到自家妹妹最近正在熱烈追求的對象,阿方臉色一變再變,如臨大敵似的整個困擾到不行。
「別緊張,這只是我的感覺而已。」一太稍微彎低身子,抬手輕輕拍了拍阿方肩膀,露出一如往常的溫和微笑。
最好是這樣啦!阿方悶悶不樂地腹誹著。

 
 ──TBC.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No title

襲警的直覺XDD大家都超級可愛啊!玖深的地位好低,連虞下小朋友都壓不過~佟和阿方真是早熟懂事的孩子((激動))全員向萬歲!不知為什麼看著小臨玥會想到霸氣的紫袍惡鬼巡司呢…ps阿方聽完一太的話是〝如臨大敵〞嗎?打成"大赦"了喔~

No title

啊!忘了問,請問這是已經出刊了嗎QQ

No title

雩(魚)桑您好:

首先先謝謝留言(艸)
有覺得可愛到就好,第一次出架空本還年齡操作設定各種不安XDDD
雖然覺得對不起玖深,但感覺很難想像他氣勢強過虞夏(欸)
阿佟跟阿方分別有弟弟&妹妹……大概挺會照顧人的,所以就認定他們是早熟懂事的小孩了www
霸氣的紫袍惡鬼巡司XDDDDDDDDDDD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ω;`)(´;ω;`)(´;ω;`)(´;ω;`)
對是我錯字了(´;ω;`)(´;ω;`)(´;ω;`)
可惜已經來不及改了QQQQQ希望本子沒有其他錯字了QwQ
非常感謝你的提醒,不好意思我錯字了Orzzz

PS:對哦,這本是8月的CWT38出刊的XDD
如果有興趣購買的話可以考慮通販或者CWT39來攤上看看再決定(///▽///)
自我介紹

初 曉

Author:初 曉
≡≡≡≡≡≡≡≡≡≡≡≡≡≡

自創:停擺中。

同人:因與聿、影籃、盜墓進行式。

≡≡≡≡≡≡≡≡≡≡≡≡≡≡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類別
月份存檔
搜尋欄
連結
FC2計數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