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室友組】20.Dancing


一如往常的大學時期,延續19這樣(?)
呃,感覺好像不是沒寫好能概括過去的……細節什麼的就饒過我吧求放過求無視QAQQQ(哭著跑走)

另外,接下來有事情要忙,剩下最後10題暫時繼續延後,不好意思QwQ
也謝謝這陣子定期觀看、給留言、給鼓勵的大家!真的謝謝你們!
不忍說剛剛好奇粗略統計了下字數,20題近五萬天啊驚呆了我XDDD
 
20.Dancing
 
黎子泓抵達醫學院時已經有點晚了,許是活動開始的關係,院內不見什麼人走動,偌大的建築物空間在夜晚裡顯得有幾分冷清寂寥,走進裡面一些距離後,隱隱約約才聽見活動會場流瀉出來的音樂聲繚繞耳際。
「啊,是小黎!你來啦?」
聞聲抬起頭,黎子泓很快便看見看守在館外的一個醫學系學姐,對方坐在那裡熱絡地朝他揮揮手,臉上帶著親切無比的笑容。
微微點了下頭回應招呼,黎子泓不由加快腳步朝那名學姐走了過去,看樣子自己沒有找錯地方,他暗自鬆了口氣,其實先前嚴司跟他提起的時候他並沒有很專心在聽,所以對於活動地點一直不太確定,頂多有個模糊的印象而已。
「學姐好。」由於嚴司時不時會拉他參與他們系上的活動或聚會,醫學系中有不少學長姐甚至於學弟妹認識自己,縱然稱不上熟悉,黎子泓對見過面的人多少有點印象,他禮貌性地和對方打招呼。
「怎麼來得這麼晚?再晚一點就進不去了說。」
學姐是當晚負責接待的人員,她將桌上的那張簽到單轉了個方向,示意自己在上頭簽名,黎子泓伸手拾起在紙上滾動的那支筆,彎身在簽到單上目前的最後一行字跡下方寫下名字,期間聽到對方這麼說,平起身,他在將紙筆歸還回去時輕聲說著,「不好意思。」
嚴司系上的學姐看著不是自己學院的法學系學弟,眨了眨漂亮的眸子,挺滿意對方客客氣氣的老實模樣,沒有再多加為難的意思,抬起纖細手臂比向一旁,「快進去玩吧,晚會開始有一會了呢。」
黎子泓點點頭,又朝嚴司的學姐低聲說了句謝謝,然後才走上前,推開那扇緊闔的大門邁步走了進去。
一踏進晚會會場,四周籠罩下來的朦朧昏暗感讓他有些不甚適應地瞇起雙眼,炫麗斑斕的五光十色漫射,在墨黑瞳眸表層輝映出時暗時明的光采。
輕快飛揚的曲調透過音響傳躍開來,在整個空間悠悠迴盪,黎子泓抬起視線,放眼望去已有不少男男女女隨著音樂節拍舞動身體,也有一部分的人是單純在享用餐點、聊天交際。
目光沒有在任何特定一處停留,黎子泓僅是隨意張望了一下整個場內佈置,下意識選擇了往角落一帶移動,他才正欲邁開步子,卻被從斜後方伸出來的手一把握住胳臂,然後一道熟識的溫潤嗓音響起。
「唷,帥哥室友,你在找人嗎?」開場後擺脫了一干狐群狗黨,又推拒掉幾個上前搭話的女孩,嚴司獨自退居到沒什麼人注意、接近門口的外圍,百無聊賴斜倚在牆面的他在黎子泓一進來就看見他了,目光放肆盯著西裝筆挺的對方瞧上半晌,抓準室友要走掉的時機這才上前打招呼。
「阿司?」無預警被從後方傳來的力度拽住,黎子泓怔了怔,聽到聲音後旋即放鬆下來,對方很快便鬆開了箝制,他緩緩轉過身,黑眸直視著前方身影,脫口而出的聲音有一絲沙啞。
昏暗裡閃爍不定的燈光映亮嚴司的身形,一襲端正的白西裝穿在對方身上,襯托出一股端莊溫雅的氣質,不曉得是光線陰影使然,還是受到那張臉上流露出的輕佻笑意影響,他總覺得依稀還帶了點難以言喻的魅惑韻味。
正式見到嚴司可謂完全不同檔次的穿著打扮,黎子泓承認自己多少有些動搖,他忍不住吞嚥了口唾液,定了定心神後已恢復原先的淡漠神情,「只有你一個人?」
視線徹頭徹尾只鎖定在黎子泓身上,嚴司自然不可能漏瞧室友眼神裡那一閃而逝的驚艷,他勾動唇角無聲笑了笑,倒是沒有刻意去戳破的意思,畢竟第一次看到對方換上一身西裝時,他同樣有受吸引而走神的臨場經驗。
「哦,如果你是要問德丞的話……」留意到對方左右探尋的視線,知道對方在疑惑什麼,嚴司熟門熟路地領著黎子泓穿梭過人群,然後在看見目標後頓住腳步,他伸手指了指前方,笑得有些曖昧而愉悅,「喏,就在那邊,看不出來他這麼有女人緣啊。」
尾隨在嚴司身後停下腳步,順著對方手指的方向很快便看到被幾個學姐圍著的友人,見他們有說有笑的似乎聊得很開心,聽到耳邊傳來一聲似笑非笑的感慨,黎子泓收回視線來,不解地看了他一眼,「什麼意思?」
「沒,沒事,什麼都沒有。」嚴司眨眨眼睛,擺了擺手讓他家男朋友不要理會自己隨口說的話。
剛剛走過來的路線有刻意挑過,他們幾乎是沿路挨著牆緣繞,所處的位置始終是在不受注目的邊緣地帶,他看了看四周的同學、學長姐互動,會場熱絡的氣氛從開場延燒到現在,絲毫沒有減緩的趨勢。
參與了場佈工作,對於整個晚會流程都很熟悉,嚴司聽著音樂旋律推算出下一首,他咋舌默默感嘆了一句,看來室友來的時間倒是挺剛好的嘛。
「欸,黎子泓。」掐準一曲結束切換下一曲的短暫空檔,收斂起早些時候仍張揚於臉上亂不正經的笑意,嚴司難得認真喊了對方的全名。
他微微彎下身,中規中矩擺出了邀舞的動作,抬眸望向似乎有點傻愣住的黎子泓,唇角逐漸漾開一抹淺淺的微笑,「賞個臉陪我跳支舞?」
「……。」浸染笑意的聲音近距離迴繞耳際,似乎覺得意外,黎子泓的視線就這麼定格在嚴司身上,垂掩而下的睫毛輕輕顫動,他抿了抿薄唇沒有出聲回應,猶豫幾秒後,僅是慢慢地伸出手覆上對方的掌心,以行動默許了這個突如其來的邀約。
「室友,我怎麼不知道原來你會跳舞?」適時響起的音樂節奏銜接得剛好,兩個人的舞步分毫不差落在拍上,嚴司怔了怔,很是驚訝地抬眸瞪向黎子泓,對於對方有模有樣的舞姿感到十分吃驚。
方才的邀舞純粹出自於一時的心血來潮,他還真沒指望對方能配合自己跳完整支舞。
「不能算會。」身體自然而然配合嚴司做出相對應的舞步,黎子泓頓了一下,有些奇怪地看了嚴司一眼,接著像是陳述氣象報導般淡淡說著,「我只是看過而已,影片偶爾會有。」
「噢!」嚴司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經過黎子泓這麼一提點,他倒是記起來自己之前拉對方一起看的片子,其中就有一部有類似的片段,當然……人家男女主角跳得肯定比他室友好太多了,在腳冷不防被踩到一下的瞬間,他忽然有所體悟。
同樣察覺到踏錯了腳,黎子泓像是有些歉然地看了他一眼,面無表情的臉在光線不佳的環境中顯得更難辨識,他聽見室友低啞的嗓音說了一句『抱歉』。
後來,嚴司終於深刻明白所謂的不能算會是怎麼回事了,儘管黎子泓學習與領悟的速度很快,但畢竟是不曾接觸過的事情,一首曲子下來他時不時就得挨上對方那麼一腳,若不是提前聽到了真相,他簡直都要懷疑室友是挾怨報復了。
 
嘛……難得的共舞也算是浪漫一回了吧?
事後提起這件事,面對一臉不想回憶的自家男朋友,嚴司笑笑地如此表示。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紹

初 曉

Author:初 曉
≡≡≡≡≡≡≡≡≡≡≡≡≡≡

自創:停擺中。

同人:因與聿、影籃、盜墓進行式。

≡≡≡≡≡≡≡≡≡≡≡≡≡≡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類別
月份存檔
搜尋欄
連結
FC2計數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