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室友組】19.In a formal wear


依然是大學時期,和20是同一篇這樣(?)
嗚嗚,感覺有點沒寫好QwQQQQ
 

19.In a formal wear

單手轉了轉拎在手上的手機,機身躺在掌心捎落略沉的重量,嚴司瞇了瞇眼睛,視線緩而慢放到了螢幕上,隱約能瞧見倒映於畫面中間屬於自己的身影,他彎起嘴角笑了一下,拇指指腹游移向按鍵熟練地操縱起來。
「阿司,你在搞什麼?快一點啊,我們要遲到了欸。」剛從浴室間裡面出來,換裝完畢的楊德丞就看見讓他險些氣到吐血的一幕,他擰起眉,沒好氣地出聲催促。
嚴司安靜了好半晌,他還以為對方早就好了只是在等自己,沒想到那傢伙倒是偷閒偷得理所當然,正一副姿態慵懶地靠在桌緣,悠悠哉哉擺弄著手機玩起自拍。
「你看不出來嗎?我在拍照啊。」身子向後靠半倚著桌面邊緣,嚴司稍稍抬高手臂將手機鏡頭對準自己,拍攝一張後收回手點出照片看個幾眼,然後點選刪掉又重複一輪先前的步驟,正在研究角度問題的他聽到催促聲,想也沒想地隨口答著。
「我沒瞎好嗎。」楊德丞白了那個簡直在跟他說廢話的友人一眼,他伸手攏了攏穿在自己身上的西裝外套衣領,平時幾乎沒怎麼穿過正式服裝讓他有點不太適應,總覺得脖子被領帶束縛住似地很彆扭。
抬眸打量起同樣換上一身西裝的友人,嚴司穿的是一套白西裝,筆挺的西裝服完美襯出男人修長的身形,純白色系跟對方其實很搭,楊德丞腦中不合時宜地閃過『佛要金裝人要衣裝』這句經典諺語。
雖然友人平日的穿搭也滿好看的,只是跟白西裝營造出來的氣勢和穩重感明顯存在落差,再加上通常對方一講話就會自毀形象……微微瞇起了眼睛,留意到對方身上缺少了某樣配件,楊德丞走過去的時候開口追問,「你的領帶勒?」
『喀嚓』一聲細微聲響消散在空氣中,嚴司在拍照空檔比了比桌子,一條領帶歪歪斜斜躺在雜誌上方,終於拍出了成效不錯的照片,他滿意地露出微笑,這時候才將目光放到與自己待在同一空間裡的朋友。
這還是認識以來頭一回看見對方穿得這麼正式,他眨了下眼睛,吹了個口哨笑笑地稱讚一聲,「德丞,看不出來你穿西裝滿帥的耶。」
「少在那邊。」戲謔的調侃讓楊德丞不敢恭維,走了幾步在嚴司身前打住腳步,他低頭掃了眼橫屍在桌上的領帶,再看看當事者似乎一點都不緊張積極的模樣,不爽地低啐一聲,伸手拽過那條領帶索性直接勒到對方頸上,「快點快點,我們沒時間了!太晚過去的話學長、學姐他們會很囉嗦。」
「謝啦。」並不排斥朋友主動送上門來的貼心服務,嚴司微微仰高下顎很是配合,他含笑欣賞著楊德丞怏怏不快的表情,在對方幫他打好領帶的那個瞬間,一邊出言道謝,一邊攬著對方往自己所在的方向帶,舉高手臂將手機鏡頭對準後,動作特別熟練俐落地照了下來。
「喂你幹嘛啊……」冷不防被扯著轉了身,楊德丞嚷嚷的話語聲落下沒多久,嚴司的小動作也差不多時間結束,看了身旁那個玩偷拍玩得非常得心應手的傢伙,他的視線不由自主也瞄向螢幕上的影像,心思卻不是放在兩人的合照上。
眉頭微微蹙起,注意到對方拿在手上的手機機型似乎不大對,楊德丞有些奇怪地問他,「等等,這不是小黎的手機嗎?」
畢竟三人認識有一段時間了,出入他們寢室的頻率也不低,友人平時常使用的幾項物品他有一定程度的印象,他自詡自己這方面的辨識能力還是有的。
「嗯哼。」
嚴司含糊不清應了聲算是間接肯定了他的疑問,楊德丞見對方沒要反駁的意思,自主嚥下了後面那句來不及問出口的『你們交換拿喔?』。
盯著嚴司手上的手機瞧了一會,眉心不由皺得更緊幾分,看來阿司八成是趁小黎沒防備時摸走的,他默默有些同情那支手機的失主。
「你不要老是為難小黎,人家可是法學院的學生。」想起來學姐聯繫自己時曾提到黎子泓晚上會到場,楊德丞不用想都知道是誰在從中作梗,推著還想賴著不動的嚴司往房門移動,他忍不住低聲叨唸一句。
「我哪有啊?」嚴司眨了眨眼睛覺得自己萬分無辜,他只是秉持著『好朋友有福同享有難同當』這個至高無上的準則罷了。
想到了什麼忽然頓住腳步,他擊了下掌心,漫不經心地提起這麼一回事,看向自家好友的眼神充滿好奇,「說起來,德丞,你好像對小黎特別上心啊。」
「……!」楊德丞猛然轉過頭來看他,就算對方一句話也沒有說,嚴司還是從那張臉上明顯的表情變化讀懂一切。
楊德丞露出一臉『我不擔心小黎難不成要擔心你嗎?』的吃驚神情,嚴司突然就覺得有那麼點受到打擊了,連帶想起學長、學長姐在學校遇到自己時,關心的問題也都是他家室友會不會去,尾隨著友人走出寢室,他感到憤慨不平地發出抱怨,「喂喂,我說我才是你同學吧?」
他忽然驚覺自家男朋友的魅力不知不覺間居然遠遠超過自己,而且還是男女通殺的那種,真是太神奇了……明明他才是醫學系的學生吧?
 
×
 
黎子泓回到宿舍是傍晚時分的事情,鑰匙對準鑰匙孔插入,輕輕轉動帶出一聲細微卻清脆的聲響,他推開門板,沒有開燈的寢室籠罩在一片昏暗之中。
緩步走入房內並帶上門,對於室友不在這件事黎子泓並不怎麼意外,他想了想,記得對方好像提過他們系上今晚有活動,所以會提前過去幫忙場佈。
抬手往牆面的電燈開關按去,四周瞬間明亮起來的光線變化讓他本能瑟縮了下瞳眸,熟門熟路地走向自己的位置,他拿下揹在肩上的包包,在習慣性要彎身擱放到地板前頓了一下。
黎子泓在距離桌位還有幾步遠的地方打住腳步,他眨了眨黑眸,看著披掛在自己位置上的那套西裝有些愕然,而後短路了幾秒鐘終於憶起來前幾天不小心失誤答應嚴司的事情,不得不承認對方很了解他,刻意選擇用這種顯眼的方式來提醒自己。
抿抿薄唇無奈苦笑了下,黎子泓走上前,隨手將包包堆放到牆邊,伸手拿起那套西裝後發現底下還壓著一件襯衫,沒想到對方連這個都挑好了,看來嚴司幫他準備得倒是齊全,偷開他的衣櫃也偷開得非常順手。
瞇了瞇眼睛,若有所思的黎子泓重新將成套的衣物披回椅背上,瞄了眼戴在腕上的手錶,現在這時間距離活動開始還挺久的,並不急著出門的他決定先做點正事,只是當他抬頭要拿桌上的筆記本時卻又一次怔住。
看著平躺在桌上那支不管從哪個角度看上去都該是自己的手機,黎子泓緊了緊眉心,忽然動手將身上口袋全數翻過,還拎起包包打開檢查一遍,最後輕嘆口氣才伸手去拿那支手機。
那傢伙到底是什麼時候偷摸走的……黎子泓不無困擾地想著。
除非有事情需要聯絡,不然他平時也不怎麼使用手機,尤其是上課期間就更用不著,這也導致他遲遲沒發覺自己的手機不在身邊。
操作著手機介面簡單查看了一下,通話、簡訊紀錄並沒有被動過的跡象,他又逐一點開了幾個常用功能,最後發現就是多了幾張照片而已。
大部分是屬於嚴司的自拍照,另外有一張對方跟楊德丞的合照,垂眸望著窄小螢幕上那位友人顯露於臉上的不爽表情,黎子泓微微搖了搖頭,不用猜都知道多半是罔顧當事人意願,被某人半強迫拍下的。
下意識將照片退回去上一張,修長手指在螢幕上游移停留片刻,黎子泓凝視著畫面裡男人的淡淡笑顏,墨黑眸色有一瞬間不由轉深了幾分。
儘管礙於自拍的角度關係,只拍攝到其中一部分入鏡,沒有見過嚴司做這種正式打扮還是讓他感到新鮮,黎子泓的走神沒有持續太久,下一秒便被掌心傳來的震動給拉回思緒。
熟練地按掉那張照片退回主畫面,他低下頭,發現收到的簡訊正好是嚴司傳過來的,也不曉得對方是怎麼抓時間的,竟然能掌控得這麼剛好。
瀏覽著嚴司發過來的簡訊內容,黎子泓擰了一下眉頭,無視了不重要的廢話,那封略長的簡訊擷取重點只有『記得出席』四個字。
他抓著手機猶豫半晌後還是隨便輸入幾個字回過去,然後垂放下手臂將手機扔到桌上,又把玩了一下下被擱置在旁邊而已的領帶,接著才拿起自己的筆記本走到嚴司的桌位,拉開椅子逕自坐了下來。
利用時間將昨天課堂抄寫的上課筆記複習一遍,黎子泓回過神,抬頭瞄了一眼嚴司桌上的時鐘,瞳眸微微瞠大,他發怔了幾秒後闔起手上的筆記本,直接起身折回自己的位置,捧起堆在椅背上的整疊衣物和領帶閃進浴室間。
脫掉原本穿在身上的衣服,換上襯衫和西裝褲前前後後用掉的時間並不算久,黎子泓伸手拽過領帶熟練地打好,抬起頭,澄淨的鏡面映照出屬於自己的身影。
他眨了眨眼睛,先是伸手撫平幾根翹起的髮絲,接著用右手拉了拉領帶調整好位置,最後慢條斯理地套上西裝外套,又對著鏡子端詳了幾秒,稍加打理一會才鬆放下手轉身走出浴室間。
現在出發差不多能趕上吧……黎子泓有些不太確定地想。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紹

初 曉

Author:初 曉
≡≡≡≡≡≡≡≡≡≡≡≡≡≡

自創:停擺中。

同人:因與聿、影籃、盜墓進行式。

≡≡≡≡≡≡≡≡≡≡≡≡≡≡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類別
月份存檔
搜尋欄
連結
FC2計數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