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室友組】18.Doing something together


提醒、提醒:仍然大學時期捏造&私設多。
……越後面越潦草大概不是錯覺……我手機電源瀕危了QwQ


18.Doing something together
 
那一天黎子泓打工結束的時間有點晚了,拿起手機時發現有通未接來電,點開來發現是嚴司打來的,瞳眸微微暗了暗,通話紀錄顯示是一個小時前撥的了,他想了想,那差不多是自己平常回寢室的時間。
握著手機的掌心略略收緊,黎子泓猶豫了一下,還是選擇在走往自己停車地點的路上回撥過去,手機貼近耳畔,單調鈴聲響了四、五聲後被接起來,他低低『喂』了聲,還沒有機會開口問嚴司打給自己做什麼,對方已經泰然自若主導過對話。
嚴司打招呼的方式一如既往混著亂七八糟的台詞,黎子泓沒有仔細在聽,等對方講了一個段落才慢條斯理地插話。
那個『怎麼這麼晚還在外頭蹓躂啊乖乖牌室友』的問題,被他用一句有事加班雲淡風輕地帶過,沒有在這話題打轉的意思,他問:「你想吃什麼?我順路買回去。」
宵夜問題成功轉移室友的注意力,嚴司完全不懂客氣為何物,就像是要為難他一般,如數家珍似地報出了好幾種食物,分布的地域南轅北轍。
「先掛了。」聽著嚴司說個沒完的宵夜清單,黎子泓瞇了瞇眼睛,在走近自己的機車後,啟唇淡淡說了一句便切斷通話。
 
×
 
後來,他當然也沒有買齊全部,僅僅挑了幾間距離近的攤販,隨意買些宵夜便騎回宿舍。
踏入寢室時嚴司就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單手支著下顎,另一隻手有一下沒一下轉著鉛筆把玩,頭微垂,慵懶的目光焦距落到桌面,那張桌上攤開了幾本醫學用書,黎子泓微微挑起眉,不曉得為什麼直覺對方其實根本沒有在看。
「回來啦?」房門帶上的悶響在空氣中迴盪,嚴司鬆放開捉在手裡的筆任其摔落,將身子往後躺輕輕靠著,抬起單臂撐上椅背半轉過身去看向房門。
剛回來的自家室友就站在門邊,許是騎車吹風的關係,額前的瀏海翹起幾根顯出了幾分散亂,有些重量的包包被他單肩揹在身後,八成是下課後就直接去了工作地點,而他手上此時提著大包小包的看起來有點滑稽。
真居家啊。嚴司樂呵呵地想著,忍不住勾起唇角笑了起來。
「嗯。」完全不懂嚴司突然在笑什麼,黎子泓僅是低應一聲,往裡面走了幾步朝自己的桌位靠近,他將提在手上的東西全擱到桌面,褪掉了肩上的包包放到地板挨著牆面靠,隨口關切了一下他的室友,「你明天有考試?」
他之前好像並沒有聽嚴司提起過。
「沒啊?」八竿子打不著的問題讓嚴司愣了下,想也沒想便回了聲,起身時低頭瞥見滿桌的書籍才恍然大悟室友為什麼這樣問,他隨手拿起一本百無聊賴地翻了翻,然後闔起來堆放回原位,勾起唇角笑笑解釋著,「哦,這個是拿來打發時間罷了。」
黎子泓點點頭沒太大反應,跟自己按部就班跟進度不一樣,嚴司的讀書計畫向來很隨心所欲,幾乎不會跟著學校或教授的行事曆時間跑。
「宵夜在桌上,你要吃的話自己先拿。」他伸手指了指桌上的幾包隨意交代,拉開椅子坐了下來,彎身去拿包包裡的課本、法典、筆記還有一些雜物出來整理。
「室友你太敷衍了,這達成率好低,枉費我上次為了你千里迢迢去排隊買你喜歡吃的那家燒烤。」走過來的嚴司自顧自動手翻開塑膠袋,食物的香氣四溢頓時瀰漫整個寢室,他隨意拿起竹籤戳了一顆小鳥蛋起來,瞅了幾眼跟自己指定規格不符的宵夜後發出抱怨。
「那一次明明是你自己想吃那家才買的。」黎子泓拿起鉛筆盒的手滑了一下,他們上一次的宵夜確實是對方特地跑很遠買回來的,他回想了下,冷靜平淡地做出反駁,當時他就只提了燒烤而已,是嚴司自己說很久沒吃那家有點懷念才跑那麼遠買的。
更何況他也沒有像嚴司這樣又是指定店家又是無限追加清單的,垂眸瞄了眼桌上各式各樣的食物,黎子泓眉頭微蹙,默默在內心腹誹了幾句,嘴上還是勉為其難解釋了一下,「……你說的那些太遠了。」
「開開玩笑嘛。」聳了聳肩頭,嚴司嚼著塞在嘴裡的小鳥蛋含糊不清地應著,雖然沒有按照指定的店家,不過自己提到的食物對方還真的全買齊了,真是容易認真的傢伙啊。
將手邊的東西按照習慣收好,把明天課堂要用的課本塞進包包,黎子泓回過頭,發現嚴司仍然站在自己旁邊戳著宵夜吃,他仰起視線盯著對方,像是有些奇怪他怎麼還在。
「嗯?室友你看著我幹啥?你要吃啊?」察覺到明顯的注視感,嚴司停頓住進食的動作,扭頭對上室友一臉困惑的神情,他笑了笑不怎麼介意,反手轉過了竹籤的方向遞給對方。
不是……黎子泓沒有啟唇否認的機會,連閃躲都嫌得太遲一些,儘管他盡可能往後靠了,還是避不過嚴司的手快,醬料的鹹味一下子觸到了唇瓣,他幾不可察地皺了下眉,只好張嘴咬下戳在竹籤上的那塊米血,然後伸手隔開那隻手,無視對方一臉躍躍欲試的表情,他胡亂咬了幾口吞嚥下去後說,「我是要說,你可以拿回去你那邊吃。」
「啊。」
「?」孰料嚴司只是突然低呼一聲,黎子泓不明所以地看他,就見對方眨眨眼睛不懷好意地回望過來,打了個響指笑嘻嘻地告訴他一個新鮮消息。
「對了,德丞剛找我們出去吃宵夜,我代替你答應了。」無視那方瞪過來挾帶著怒意的眼神,嚴司逕自往下說了下去,情深意重地伸手拍了拍黎子泓肩膀,「哦,放心,我跟他說了我們自備宵夜。」
「阿司你……」
「室友,再不出發德丞恐怕要等得不耐煩了。」快一步擋下黎子泓的發言權,嚴司掏出手機熟練地操作按鍵,將顯示於螢幕的通話紀錄時間亮給對方,心滿意足看著室友的臉色一變再變,最後發出不曉得是放棄掙扎還是妥協的嘆息,他笑了笑,收起手機一把拎起桌上那幾袋宵夜,「走了走了,這我來拿。」
「等等,我換一下衣服。」根據那通通話時間回推,估計他們如果要約的話時間確實差不多了,再不動身出發楊德丞可能會等太久,黎子泓沒好氣地白了嚴司一眼,站起身的同時這麼說著。
「騎我的車吧。」回比了個沒問題的手勢,嚴司隨口提了一下。
「嗯。」黎子泓點點頭對此沒有意見,就是順手掏出自己那副車鑰匙按到桌面,然後和室友錯身而過走向衣櫃。
打工時多多少少弄髒了衣服,繼續穿著也難受,這趟被拐出去恐怕要一段時間才會回來,他索性先直接換了套上衣,換好後轉過身,發現嚴司正一臉興致盎然地瞅著他自己,不曉得在想什麼,許是留意到自己的視線,回過神的對方就只是衝著他笑了笑,「走吧,帥哥室友。」
 
×
 
嚴司騎著機車在市區兜兜繞繞,最後行駛到郊區的後山坡上,黎子泓東張西望了好一會,遲遲不見楊德丞的身影就知道肯定是被對方誆了。
「你不是說楊德丞約我們一起吃宵夜嗎?他人在哪?」黎子泓用手肘撞了撞一旁正在大快朵頤的傢伙,挑了挑眉,問道。
「等不耐煩溜回去了吧?」冷不防被撞了一下,嚴司戳起來的那塊海帶在湊近嘴邊之前就掉回袋中,聽到黎子泓的詢問他不假思索應答,然後重新戳起那塊塞進嘴裡咀嚼。
「……是嗎。」微微瞇起黑眸睨了身邊人一眼,黎子泓沒有揭露這顯得低劣的謊言,他抿抿薄唇,總覺得嚴司有哪裡不大對勁,卻又說不上來是什麼地方奇怪,人被拉出來既然已經成了定局,他也沒有要掙扎的意思,就是打定主意以後再也不輕易相信室友說的話了。
不把嚴司嘴上嚷嚷『看星空很有雅興』云云的主張當一回事,黎子泓逕自在他身邊坐了下來,鋪著細碎石子的泥地坐起來不怎麼舒適,幾粒碎石磕痛了掌心,他放棄單手撐地的姿勢,拍落沾上手掌的塵埃汙泥。
仰高頭,一望無際的夜空星子分布得非常零散,完全感受不到對方口中的雅興,黎子泓只覺得這裡有點荒涼。
嚴司指定的那些食物後來多半是進了他的肚子,打工那邊事務加重在意料之外,所以他也沒機會吃晚餐拖到現在才進食,肩挨著肩而坐,兩相無語沉默地吃著,不知不覺間倒也解決了全部的宵夜。
「你心情不好?」迎面襲來的晚風拂亂了髮絲,捎落的涼意很舒服並不會覺得冷,黎子泓想了想,主動打破橫跨在兩人之間的沉默。
有嚴司在的地方,靜謐無聲的感覺有點新奇,一個平常吵吵鬧鬧活在歡樂氛圍下的人突然靜下來總有些惹眼。
「不會啊,還不錯,怎麼這麼問?」目光眺望著遠方,彷彿真如他稍早所言一樣在欣賞夜空,嚴司的專注被突如其來的問題打斷,他訝異地挑眉反問。
「……你今天說話比較正常?」半信半疑地凝視著嚴司的側臉,黎子泓斟酌起措辭的使用,他不太清楚要怎麼形容對方今天給他的感覺,好半晌才緩緩給出一個不大確定的答覆。
「……室友,謝謝你說話如此誠實啊。」黎子泓的坦白害得嚴司冷不防被自己的口水嗆了一下,他乾笑了數聲,哼哼唧唧不冷不熱地說著,對方聳了下肩膀,不動聲色微微笑了一下,唇角上揚帶出來的弧度很小很淺,他看清了卻沒有表態出來。
收回視線再度遠眺星空,天邊突然劃過一道流光,瞳眸瞠大了些許,萬分亢奮的嚴司撞了撞挨在旁邊的室友,「喂喂,有流星耶快看!」
身子小幅度晃動了一下,黎子泓在聽到聲音的瞬間下意識抬頭去看,一抹明亮星光飛快掠過黑漆夜幕,眨眼間已沒入濃濃夜色之中,唯有一剎那殘存眸底的亮意依稀還閃著熠熠星輝。
「室友室友,怎樣,你許了什麼心願?」
「沒有。」嚴司話語間的雀躍尚未退去,黎子泓望著回歸一片寂靜的夜空,動了動薄唇答得乾脆,他說的是實話,流星劃過天際的速度快得讓他來不及反應,能捕捉那一閃而逝的星光純粹幸運,「太快了。」
「你不問我許了什麼願望嗎?」不糾結在話題上,隱在鏡片後的眼眸深處閃過一絲動搖,旋即被他強行抹去,嚴司像是漫不經心提出一個普通不過的問題。
「你許了什麼?」黎子泓沒有多想,幾乎反射性就按照嚴司鋪陳的劇本走,他微微側過頭,就著昏暗的視線看向對方,室友低垂著頭,總是嬉皮笑臉的表情在陰影籠罩下並不分明。
「我喔,我在那零點零零零零零零一秒靈機一動向流星許願,讓蒼天賜一個完美情人下凡給我……」輕快的語調染上低低笑聲而有幾分微妙,嚴司說話的語速不慢,卻一字一字清晰得足以讓面前的男人聽見,他刻意把尾音拖長了,一席話結束才緩緩抬起頭笑看著黎子泓,「你覺得會實現嗎?」
黎子泓怔了怔,有些意外地看著嚴司,又好像是一點也不驚訝。
他很早就確定了對方的性向,卻不曾設想過他們之間有這層可能性存在,那次是對方系上一群學長學姐起鬨玩著遊戲,嚴司脫口而出交過男朋友的事蹟,被全部人當作幌子、視為笑話帶過,但黎子泓知道那不是玩笑話而是事實,只是他同樣沒有將這件事放在心上,那個時候他並不認為自己跟對方會發展到這份上。
「……」有些緊張地吞嚥了口唾液,黎子泓怔怔回望著嚴司,對方含笑的眸子充滿暗示,他讀懂了那份曖昧和挑逗,卻不曉得自己胸口的悸動是不是因此而生,將那一番話字裡行間回想一遍,抿了抿薄唇他淡淡說,「我不完美。」
「我知道啊,不過室友你這張臉跟身材都很完美呢。」室友的回應讓嚴司笑出聲來,他擺擺手,有些大氣地表示自己很慷慨的,「唔,地位輸給小黑一點我也不會計較的。」
「小黑是?」
「你收在抽屜的那臺小電動。」
「……。」
告白莫名其妙偏離了正題,兩個人不約而同沉默下來,黎子泓看著嚴司,勾在對方唇角的笑意綴染著一絲狡黠,流轉在眸底的情感漸漸深濁起來,他們沒有說話,僅是傾身上去交換了一個淺淺的吻。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紹

初 曉

Author:初 曉
≡≡≡≡≡≡≡≡≡≡≡≡≡≡

自創:停擺中。

同人:因與聿、影籃、盜墓進行式。

≡≡≡≡≡≡≡≡≡≡≡≡≡≡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類別
月份存檔
搜尋欄
連結
FC2計數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