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王】《記憶流轉》


× 收錄於喬王合誌《一寸星塵》的文,詩晴姑娘說可以放出來了來放放。

× 說起來有點不好意思,回頭看看這篇感覺有很多不完善、很多瑕疵,但總歸是自己寫過裡面還滿喜歡的一篇,再來一次恐怕寫不出同樣的節奏感了……嘛,希望未來能有更多人喜歡上喬王> <

× 閒聊個,最近忙裡偷閒就想重刷全職,目前連100章都沒攻落,前期的路人小萌貨好多好多,有點捨不得往後推了TAT


徐徐微風吹拂而過捎落涼意,垂落額前的髮絲輕輕飄盪,喬一帆直視著站在前方的男人,對方背部倚上身後的牆面,就是一臉淡漠地眺望著穹空。
「我們試試看吧。」
王杰希說話的嗓音淡淡的,平靜而沉穩,只是就那樣簡短的幾個字,侵入耳裡卻直墜心靈深處撼動了他,耳邊依稀還殘留著餘音似的。
他答應了……前輩的意思是答應跟自己交往。
喬一帆這麼想著,忽然覺得心臟跳得有點快,翻騰湧上的雀躍情緒連他自己都忍不住感到丟人,卻抑制不住嘴角上揚的弧度。
「一帆?」許是他發怔的時間太久,久到讓對方都覺得奇怪,王杰希收回遠眺夜景的視線,側過頭來看向了他,依然是那道平平淡淡的音質,就是微挑的眉透露出幾分困惑。
艱難地吞嚥了口唾液,喬一帆抿抿唇沒有說話,頭一回身體動得比大腦運轉的速度還快,在他意識過來的時候,他已經伸長手臂搭上王杰希的手腕,往前跨出一個身位挨近對方,薄唇貼著薄唇吻了上去。
帶了點不安的膽怯,帶了點茫然的緊張,以及盈滿整個胸腔的感動與喜悅。
軟嫩的觸感溫溫濕濕的,那樣薄弱的熱度宛如錯覺,喬一帆悄悄睜開眼,點點星光零散綴亮了黯淡的夜色,他什麼都見不著了,近距離瞧著對方的臉部輪廓,只有王杰希的身影佔據滿全部的視角。
一瞬間相關的回憶一幕幕浮上腦海,過往的點點滴滴就像清澈的水流漫延開來,不深刻,卻以細水長流的方式一點一點積聚,直指人心。
 
《記憶流轉》
 
少年仰起頭,絢麗撩亂的光效倒映在瞳眸表層閃爍不定,他不由自主地停下腳步來,屏氣凝神注視著屏幕上的畫面。
騎著掃帚的魔道學者時而飛上時而飛下,飛行翱翔的角度一次比一次刁鑽,出現的時機點千變萬化難以捉摸。
對了……彷彿在變魔術一樣!
年少的喬一帆眨了眨眼睛,大感不可思議地想著。
目光下意識追隨那道身影移動視線,魔道學者拋擲出去的熔岩燒瓶碎裂,火紅岩漿燒延鋪蓋一地,緊接著星星射線綻放的光芒耀亮了大半螢幕,他情不自禁嚥了嚥唾液,下一秒從光影間俯衝出來的魔道學者侵入眼底。
那一瞬間,哪怕是漫天星辰都要未之失色,他的世界被徹底淨空了,就只有王不留行的身影烙印於視網膜之上那般鮮明。
喬一帆情不自禁抬手捂上了左胸口,鼓譟不已的心悸尚未平息,從這刻開始,王不留行便成為他難以忘懷的憧憬。
從此以後,他開始關注榮耀圈的消息,追各路戰隊的比賽視頻,每當看到微草的比賽時眼裡總帶著光采,他特別特別地崇拜王不留行,崇拜王杰希。
而真正接觸榮耀是一段時日後的事情,他學習新事物的能力不差,上手的速度自然不慢,那個時候的他想的很少很簡單,一心一意就想打好而已,像他憧憬的對象一樣,打好榮耀。
再之後,順利被選進微草俱樂部喬一帆開心到不行,第一天進去時,隔得遠遠的看見王杰希本人,男人微抿著唇,流露在那張臉上的笑意很輕很淡,簡直瞧不分明。
他記得那天王杰希以隊長的身分說了一些話,大概是歡迎他們加入微草之類的,很普通、很一般,卻帶有活絡氣氛的作用。
喬一帆免不了要去想,真是太好了,站在離憧憬那麼近的距離,像是在作夢一樣。
 
王杰希初次見到喬一帆時,是在微草俱樂部新進的一批訓練生中,少年混在一群人當中其實並不起眼,就是身上溫和乾淨的氣質讓他多留意了一眼。
視線交錯的那一剎那,他在少年眼底瞧見滿滿的仰慕與崇敬,以及對未來、對夢想無限美好的嚮往,就跟大部分人一樣,所以他沒什麼在意,單純覺得對方溫和安靜的性子挺不錯的,也就只是這樣而已。
每年進進出出俱樂部的新面孔太多,像這種無關緊要的小插曲,王杰希自然不會放在心上,更遑論去關注這麼一個對象。
直到喬一帆被提拔到一線隊時,盯著對方,他才隱隱約約想起來那點薄弱的印象,少年身上依然帶著清新淡雅的氣息,就可惜了打榮耀的技術稱不上亮眼,打得不錯,卻還遠遠不夠。
將手上的刺客帳號分給喬一帆時,看著少年特別緊張的反應,他騰出手來拍了拍對方肩膀,平心靜氣地說了一段話。
王杰希不確定對方聽不聽得懂隱藏在字句裡的真正意涵,只是單純期許著面前的少年可以做到,成為一名出色的刺客,為微草、為自己贏得榮耀。
後來的後來,恐怕連他自己都遺忘有過這一段曾經。
他將全副心神傾注在栽培高英杰上,因為微草未來的擔子勢必會落在這孩子身上,天生具備的才能正在綻放光輝,碾壓過那些過於平凡的存在。
而後他又看中了葉秋身旁那姑娘的潛能,以至於回頭瞧著喬一帆的操作,那樣小心翼翼、謹慎過度的打法,比起其他隊員絲毫沒有進步的感覺,沒由來就覺得有些失望了。
也或許,是當初那個時候有過期待……所以才會感到不滿吧。
太勉強他了嗎?他想著,沒有說出口。
 
被提拔到了一線隊,從隊長手中接過分給他的刺客帳號,一切恍如昨日還歷歷在目,現實卻是昨是今非。
喬一帆很快就認清楚自己和其他隊友的差距了,求勝心一點一點被磨得淡了,習慣後便安於現狀,也能適應自己在預備隊員間的地位,他開始小心翼翼死守著目前能抓牢的那一丁點東西。
當年入隊時懷揣的夢想流失在瑣碎日子裡,就連那份最初的憧憬也漸漸被遺忘。
他由衷欽佩英杰的技術,真心替好朋友的耀眼感到喜悅,一方面卻忍不住羨慕起活在光圈下的好友,羨慕起能單獨接受隊長悉心指導的好友,他明白自己的確技不如人,所以被眾人忽視的感覺稱不上難受,就是偶爾夜深人靜時會覺得不甘,不甘就這樣結束了,明明連個開端都沒有就要迎向結局。
也許,他還有些失落,失落於王杰希的身影總是離他很遠。
他記得有一次王杰希看著他錄下的視頻,就是他們幾個預備隊員聽從隊長的吩咐,在網遊裡偷襲君莫笑的那段視頻,看完後對方什麼也沒說,就是起身時拍了拍自己的肩膀。
喬一帆不曉得隊長是什麼意思,或許是透過影片察覺到了他的技術有多差勁,又或許是察覺到其他的什麼,可能是很失望,可能是無聲的慰問,也可能其實什麼都沒有。
他垂下頭,只覺得按在肩頭的力道很沉,儘管男人明明早就已經抽手離去了,那重量彷彿仍留存在上面,壓得他的心情一陣陰鬱,即使他想不明白為什麼會這般難受。
自己的存在是不是讓隊長困擾了?喬一帆不禁這麼猜想,然後沒由來得感到有點想哭。
合同到期後從微草離開,喬一帆的心情不如預想中難過,可能有一點不捨,但更多的還是對未來日子懷有的期待,大神讓他看見了屬於自己的可能性,只要拿出點勇氣來,沒有什麼好畏懼的。
關於他的離去,王杰希最後一次以微草隊長身分送給他的祝福,簡簡單單的幾句話,不是什麼特別的話語,一如他提出想報名新秀挑戰賽時,對方表態的語調聽起來總是平靜無比,陳述事實的口吻平實卻也溫柔。
當時喬一帆沒有接話,僅是點點頭表示理解,然後中規中矩地道謝,謝謝隊長與戰隊這一年來的照顧。
只是一直到真正離開了以後,朝夕生活裡再也見不著微草隊長的身影,他才恍然大悟一件事情,原來憧憬早已不是憧憬,看著王杰希的這些日子裡,連他自己都不清楚哪個時間點開始的,他已經喜歡上對方了。
他喜歡王杰希,不是崇拜仰慕那種情感,而是戀愛感覺的那種喜歡。
意識到這項事實後,他沒由來感到一陣悲哀,更勝於徬徨、茫然、恐懼那些情緒,如果要說待在微草的這段日子有什麼感覺,他想多少是有點遺憾吧,兩個人的生活圈分明是那樣的近,卻半點交集也沒有,對方的目光恐怕從來就沒落到自己身上過。
咫尺卻若天涯。
 
電子競技週報上看見喬一帆跑去興欣的消息,王杰希就想著對他來說或許是個不錯的選擇,倒也不是特別在意。
直到後來登上網遊和興欣那幫人組團打副本,隔著屏幕一端,時不時透過旋轉的視角瞥見喬一帆對一寸灰的操作,他才突然興起了那麼些許的感慨。
興欣可能真是最適合那孩子的環境吧。
王杰希不免這麼認同著,他觀察出來了喬一帆的進步,技術上的……興許還有部分是態度上的,對陣鬼的適應和掌控度看起來也磨合得不錯。
肯定會越打越好的。他一邊操控王不留行拼輸出,一邊漫不經心地想著。
又有一回上線搶奪BOSS,喬一帆玩起陣鬼更加得心應手了,看著一寸灰的行動他開口稱讚了一句,許是出現得太唐突嚇到了對方,就瞧見一寸灰的操作因此慢了幾拍,再來緊張地揚聲喊了句『當心』。
當然有留意到來自背後的襲擊,控制著魔道學者輕輕鬆鬆避開攻擊,王杰希在電腦屏幕前忍不住輕聲笑了笑,對於喬一帆下意識做出的提醒,對於包子入侵之後罵的那一聲叛徒。
滿有趣的反應呢。他心情不錯地這樣想著。
再然後興欣順利挺過了挑戰賽,在常規賽第八輪時和微草對上。
那一天,喬一帆在場上的精采表現讓他們全隊感到震懾,王杰希對此並沒有意外的感覺,先前在網遊裡的短暫互動他多少嗅出了端倪,只是沒想到對方會成長得這樣迅速,他打了一場很好的戰鬥。
一個接著一個施展而出的鬼陣,鬼神盛宴……鬼連環……那個虛影,一點一點展現出清晰的意圖,縱然離巔峰仍有一大段差距,卻不得不承認他已經足夠出色。
喬一帆投入的努力與毅力不容質疑,在他身上還擁有屬於年輕人無限的可能性。
不論外界如何傳來質疑的聲浪,王杰希從來沒有後悔與動搖當初的判斷,喬一帆不適合微草,或者說,微草也不適合他,不管是自己還是微草,絕對無法允給喬一帆像這樣耀眼璀璨的光輝。
如果真要說有點什麼情緒的話,那大概就是他對自己的失望,是他不夠本事才讓微草錯過了喬一帆的潛能,他們都在高英杰身上投注了過多的心神,無形之間忽視掉太多太多的東西。
王杰希想,他可能欠當年被視為小透明的喬一帆一句道歉,預備隊員間的氣氛他有留意到,卻對此不以為然,如果他當時多關心一些,也許一切就會有所改變。
只是現實生活中沒有如果,所以他也不會回頭去看,他就是很感謝葉修代替了自己,給那少年一個更值得追逐的未來。
 
那是有一回王杰希有事來H市,順道過來興欣拜訪時發生的插曲。
在其他人陸續離開後,吵吵鬧鬧的嘈雜聲一下子就抽離乾淨,偌大的空間只剩下他跟王杰希獨處,瞬間靜默下來的氣氛瀰漫在彼此之間,游離著一絲難以言喻的尷尬。
喬一帆其實沒有想過要發生更進一步的關係,這樣就好,能夠默默喜歡著王杰希就好。
他原本是真的這麼想而已,只是當對方走到了他的面前,微垂下眸盯著自己,有些疑惑地低喚一聲他的名字,清淡的嗓音掠過耳際,心臟卻彷彿為之揪起般糾結到不行。
「王杰希前輩……」喬一帆抬頭迎上男人的視線,垂在身前端著水杯的手隱隱顫抖,他動了動薄唇,奪口而出的話語卻是無比堅定,「我喜歡你。」
到底哪裡來的勇氣向昔日隊長告白,連他自己都有點意外,而且還是那麼沒頭沒尾、那麼無預警的,就像情竇初開的年輕人一時腦熱脫口而出的情話。
「我想想吧。」可能是告白來得太意外了,一向冷靜理智的男人也出現短暫空檔,那雙大小眼微微瞠大了些許,只是很快又恢復最初的平靜,王杰希停頓半晌後說。
我想想吧。
許是從來沒有考慮過這個,王杰希沒有將話完全說死,就是簡簡單單、平平靜靜地告訴他會想想,沒有懷疑,也沒有反感,男人認真聽進了他的告白,溫柔到讓人覺得有些殘忍的程度,對自己。
喬一帆抿動唇角苦笑了下,沒有什麼過於失格的反應,僅是規規矩矩道了聲謝謝。
或許要慶幸兩人的交集本來就少,那次的告白好像什麼也沒留下,王杰希引領著微草打過一場場比賽,而他跟著葉修大神、跟著興欣為了常規賽努力,那個插曲就這樣被遺忘腦後。
可能也沒有忘懷,只是很有默契地雙方沒人再提起。
過了一段時間再度有所聯繫,是一次高英杰打來跟他聊天時,王杰希查房時聽到聲音進來提醒英杰早點睡。
大概是聽到他在跟自己聊天,於是王杰希又默默補了一句,「一帆也早點睡。」
手機一端傳來的聲音有些模糊,卻依然能聽出來男人淡漠低啞的嗓音,喬一帆掛斷通話後,雙手揣著手機良久,最終鼓起勇氣打了封短信發給王杰希。
就是簡單一句前輩早點休息,對方回覆的速度很快,他惴惴不安地點了開來,看著男人回傳過來的『晚安』兩個字,眼眶沒由來地一陣熱痛。
這是一個契機、一個開端而已,從那天以後,他偶爾會給對方發發短信、彈QQ窗口留言,內容清一色的貧乏無趣,就是些三言兩語的關心和問候,倒不會刻意找對方攀話聊天。
有時候王杰希會回,有時候則不會,這樣的互動斷斷續續持續了幾個月,橫跨在他們之間的話題倒是一點一點長了起來,躺在床上緊緊揣著手上的手機,喬一帆總是期待能收到回訊。
 
那是有一次喬一帆敲他私聊時,隨口提到了關於假期的安排,他說他想找時間看一部片子,正在問英杰要不要陪他。
他當時沒什麼想法,對著片名看了一會只覺得陌生,點開連結才發現原來是部紀錄片,看了看簡介自己滿有興趣的,幾乎沒想太多便順勢接著話說乾脆就一起去吧,他等會先把票給定了。
直到當晚下線前,王杰希記起來這事才覺得哪裡不對,可畢竟是約好了,所以他後來也只能照著履行,在講好的日子出門一趟,陪著高英杰和從H市過來的喬一帆看片。
具體細節發生了什麼他其實記不清楚,不過是一起看部紀錄片而已,跟平時戰隊賽後看視頻複盤的感覺差不多,倒是沒有太多值得歌頌的。
如果要說有哪裡特別不一樣的,約莫便是離開前夕等車時意外發生的插曲。
前一晚忙著整理戰隊資料歇得晚了,等車時不小心打盹了,感覺到外力靠近再次睜開眼時,對方傾過身子挨在他的前方,那雙清澈瞳眸望著自己,興許是被自己突然清醒給嚇到,喬一帆露出有些驚慌的表情。
王杰希原本沒有留意太多,直到垂眸瞥見披在身上的外套,過往似曾相識的記憶湧了上來,瞇了瞇眼睛,他啞著嗓音不自覺脫口道出了猜測,「有一次……在訓練室替我蓋外套的是你嗎?」
有一年,他在訓練室看視頻不知不覺睡過去了,醒來時身上蓋著自己的外套,他當時有些困惑,卻也不曉得是誰進過這裡,現在回想起來那個時期喬一帆確實還待在微草。
「啊。」可能是提問來得毫無預警,喬一帆低低輕應一聲,大概是同樣被勾起了回憶,他見對方恍神了幾秒,而後像是有些不好意思地曲起手指撓了撓臉頰,「嗯,那個時候看隊長很累不敢吵醒你,所以……抱歉。」
道歉什麼呢?王杰希心想,總覺得有些納悶,卻也沒有提出來,還兀自陷在感慨裡的他,終歸只是若有所思地喃喃低語一聲,「原來是這樣啊……謝謝你。」
然後?然後就沒有然後了,去買飲料的高英杰剛好這時候回來,中斷了他們兩不上不下的對話,再來有高英杰陪著喬一帆聊天,他就是沉默地在一旁當聽眾。
直到許久許久以後,有一回王杰希下意識打開了手機,看著一封一封躺在短信匣裡的訊息,回首想著過往才驚覺他們之間有些變調了。
前輩,晚安。
前輩,謝謝你。
前輩,睡了嗎?
前輩,早點休息。
前輩,不要太累了喔。
前輩……
喬一帆的態度一直不那麼強硬,就是溫溫和和的,時不時捎來的關心和問候都點到為止,所以他沒什麼往心裡去,只是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他已經習慣起對方的存在,甚至會不自覺等候起對方的短信。
對方給人的感覺比擬起來像水一樣,清澈透明的水流淌而過,起初只覺得沁涼舒服,只是時間一拉長,細水長流也會一點一點涮蝕出情感來。
那一天的告白就像疙瘩,縱使兩個人事後絕口不提,卻始終梗在王杰希心裡成為一個結,他一直沒有忘記這件事,想了很久,也考慮了很多,卻不明白那個時候的自己為什麼會那樣回答。
垂眸望著一則則的短信,耳邊依稀響起喬一帆的聲音,溫吞柔和的聲線隨著年齡成長逐漸帶了些低沉,隊長……前輩、王杰希前輩,一句句、一次次,然後他好像也習慣了他的聲音。
或許該認真給出答覆了,關於那個告白。
王杰希放下了手機,這麼想著。
 
收到王杰希發來的短信約他出來,喬一帆捉摸不出來對方找自己幹嘛,一言不發的沉默氣氛流轉於彼此間,他有點尷尬地撓了撓頭髮,盤算著是不是該開口說點什麼時,卻聽見王杰希主動提起關於那一天的告白。
他說,我還欠你一個答覆。
喬一帆一顆心七上八下地懸著,他安靜聽著王杰希的獨白,最後好像什麼都聽不清楚了。
搭握在腕上的指溫很熱,有點燙手,喬一帆的吻顯得有點笨拙,王杰希漫不經心地想著,說不上來現在是什麼心境,可能多少是想笑的,他發現這方面經驗值低的對方挺有意思的。
實際上並沒有推拒對方的親吻,也沒有試圖搶奪主導權,他半配合地微微啟唇,男人的本能在這種時機往往發揮得特別出色,喬一帆倒是挺快就反映過來,柔軟的舌尖輕輕舔了下唇瓣,蜻蜓點水般的觸感捎落濕意,隨後探了進來滑過舌齒索求更深入的吻。
一吻方盡,喬一帆稍稍退開身子,抬眸有些不好意思地看了王杰希一眼,後者臉上的神情顯得平靜許多,卻多少也有一絲不太自在,抬起手掩著嘴,微微側開了頭。
一直以來總是看著男人理智淡漠的一面,現在的反應反差有點大,喬一帆不由失笑,星光熠熠折射灑落的白暈光輝映亮側臉,視野彷彿和多年前相疊合,只是這一次不再隔著屏幕,王不留行的身影漸漸淡去,流轉的記憶漸漸歸攏在一塊,映在眼底的倒影再清晰不過,他就只看得見王杰希。
單方面抓著對方手腕的手,不知道在什麼時候變成牽手,十指輕輕交握在一起,他們的日子才剛要開始,未來還有很多要一起共度的年華。
 
Fin.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紹

初 曉

Author:初 曉
≡≡≡≡≡≡≡≡≡≡≡≡≡≡

自創:停擺中。

同人:因與聿、影籃、盜墓進行式。

≡≡≡≡≡≡≡≡≡≡≡≡≡≡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類別
月份存檔
搜尋欄
連結
FC2計數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