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黎子泓&嚴司】14.年齡操作

唔,原本題目是14.Gender swapped……
個人接受度問題,我就不碰了,隨意挑了個自己比較喜歡的元素,意思意思補上這日更新的空缺(?)

防雷提醒:年齡操作設定,小黎子泓&大嚴司……OOC可能小心注意TAT
 

14.年齡操作

 
造型時鐘的指針無聲向前滑移,當尖端穩穩對準數字十二,躺在床上熟睡的小男孩就這麼冷不防睜開雙眼。
週日,上午六點鐘整,黎子泓已經清醒了過來,儘管沒什麼事情要做,長期規律生活養成下來的習慣關係,生理時鐘還是特別準時地叫醒了他。
睜著墨黑眸子盯起天花板,幾縷明亮曦光透過窗簾流進室內,原本不明顯的壁紙紋路在光照下清晰浮現,黎子泓維持這個平躺的姿勢好一會,動也不動一下,直到殘留眼底的迷茫一點一點褪去,他才慢慢地坐起身來。
感覺有什麼東西墊在背部顛顛的,他下意識往前挪了點身子,有些困惑地扭頭查看,就見一條赤裸的胳臂擱在枕邊,眉頭微微皺了一下,黎子泓頓時就明白過來怎麼回事,嚴司昨晚多半是攬著自己睡覺的,而自己方才起身時,對方的手自然就被動換了位置。
把臉轉到另一個方向,黎子泓看著睡在旁邊的嚴司,眨眨眼覺得有點新奇,平時完全沒點成年人的擔當,盡是喜歡開些幼稚的玩笑鬧自己,睡著時候的模樣卻安分得嚇人。
嚴司忽然動了一下身體,以為他是要轉醒的黎子泓連忙別開視線,不知怎麼地有點做賊心虛的感覺,儘管他再仔細想了一遍,還是想不透自己這麼想的原因,結果那個害他亂了分寸的罪魁禍首根本沒醒來,就是翻了翻身子,咕噥了幾聲辨識不出來在說什麼的含糊囈語,頭一歪又睡了回去。
「我的……小蝙蝠俠……唔……」
果然還是一點大人的樣子都沒有……
黑眸骨碌碌轉了一圈,看著大男人的睡姿一變再變,破碎的隻字片語流洩出嘴邊,完全猜測不出來究竟是個什麼樣的夢境,小黎子泓無奈地搖了搖頭這麼想著,就算知道對方聽不見也不可能回答,他還是動了動薄唇問了句,「你夢到什麼了?」
睡得正熟的嚴司當然沒有任何回應,而黎子泓也全然不在意。
不曉得是本能驅使習慣往溫暖的地方靠攏,還是純粹無意識的動作,眼見對方大有蹭過來的趨勢,他伸出小手推了推身上棉被擋在中間,手腳俐落地爬下了床。
幾乎是下意識的反應,他一步步走得小心翼翼,盡量壓低了腳步聲生怕吵醒還在睡覺的嚴司,走到門邊後,黎子泓舉高手勾上了門把,不經意回頭掃上一眼,見平躺在床上的男人仍然睡得香甜,他才輕手輕腳帶上了門。
 
×
 
嚴司的工作向來忙得不可開交,真正待在家裡的時間其實並不穩定,小黎子泓早早就懂事了,生活費、零用錢這部分他父母會定期給他,學會怎麼打理自己後幾乎不需要依賴嚴司,到後來甚至漸漸有變成他在照顧對方的趨勢,住在附近的鄰居德丞哥因此常笑嚴司幼稚、不爭氣,比一個孩子不像話。
先進了一趟浴室間,黎子泓拿了自己那組牙刷、牙杯簡單洗漱完畢便晃去客廳。
抬手隔著上衣布料輕輕摸了摸肚皮,覺得確實有點飢餓的感覺,他想了一下,索性繞到廚房踮起腳拉開冰箱門,然後下一秒,瞪著塞滿冰箱的甜點、蛋糕,他直想用力把冰箱門推回去重新關上。
深深呼吸了口氣,做好一番心理建設的小黎子泓再度將黑眸望向冰箱內部,盡可能無視掉那一堆甜食不看,總算從裡面翻出了前幾天兩個人一起開了吃但沒吃完的餅乾,又找到昨天德丞哥送過來給他的宵夜。當時不餓的他只意思意思吃了兩口,剩下就冰起來了,也幸好他沒吃,現在還能拿來當早餐。
雖然自己開伙下廚,弄點簡單的料理當早餐什麼的,小黎子泓還不至於做不到,但冰箱已經沒什麼食材能用了,連半顆雞蛋的庫存都沒有。
……等阿司起床了再問他要不要補貨。
小男孩如此想著,唰地一聲將冰箱門闔上。
把那碗宵夜拿出來熱一熱,等待期間百無聊賴地塞了幾塊餅乾止餓,然後他端著熱好的食物到客廳吃,德丞哥的廚藝真好,十幾分鐘後解決了那份淪為早餐的宵夜,小黎子泓心滿意足地下了評論。
用了極少的時間收拾好碗盤,黎子泓看了看時間還早,功課已經寫完了的他沒其他正事好忙的,目光不由就投向收納著遊戲片與電玩主機的那面櫃子。
黑眸輕輕眨了眨,他跑過去翻出了一台掌上型遊戲機,又重新鑽回自己的臥房了,占據走他整張床的男人還在呼呼大睡。
 
×
 
後來,當嚴司轉醒的時候,第一時間就聽見悠悠迴盪在空氣中的遊戲背景音旋律。
他微微瞇起眼睛,沒急著去拿擱在床頭櫃上的眼鏡戴上,只是坐起身挪了挪屁股,湊過去挨近坐在床緣的小男孩旁邊,用腳趾頭踢了踢對方,「電玩兒童,你一大清早的打遊戲不覺得太糜爛了嗎?」
「……」專心投注在遊戲世界,以至於沒立即留意到嚴司醒來製造出的動靜,黎子泓怔了一下,不理會踢著他後背的那隻腳,一邊低頭盯著遊戲畫面操控角色,一邊跳下床繞了一圈換到另一邊的床面,逕自窩回去原本的位置靠著床頭繼續玩。
剛醒來的嚴司處於還有些迷茫的狀態,對於被忽略這回事,他聳了聳肩膀不以為意,倒是識相地沒有繼續纏著小黎子泓不放,妨礙對方玩電動的樂趣還是等到清醒時比較感受得到。
他伸手摸了摸下顎,總覺得自己似乎做了什麼挺不得了的夢,正努力仔細回味的時候就被淡淡的稚嫩童音拉回現實。
「你不去洗臉嗎?」黎子泓頭也沒抬就是有些納悶地問著。
「這就去了,你一個小鬼怎麼這麼囉唆,小心長大後沒女人緣啊。」抬起視線瞄了挨在旁邊玩遊戲的小傢伙,嚴司心不在焉地應了聲,想起來夢境那個穿著蝙蝠俠裝的小黎子泓,他忍不住動起了奇怪念頭。
如果買下個月上市的新遊戲主機送他,交換條件是讓他穿上蝙蝠俠裝扮,不曉得黎小鬼願不願意答應?
只是想想就輕聲笑了出來,嚴司晃了下腦袋趕走那些雜念,走到衣櫃前翻著衣服,漫不經心朝床上的小男孩扔出問題,「你有沒有想去哪裡?我今天沒事,可以帶你出去走走。」
這一陣子工作忙得昏天暗地,他很久沒有顧著他的小男孩了,對於放心把兒子寄放在自己家的黎家父母心裡上多少有點過意不去。
「爬山?」黎子泓想了想,隨口提議一聲。
「咳,你是老人家嗎……能不能給個符合你年紀的選擇,說點令人心曠神怡的童言童語,更像小孩子一些也好吧。」聽到提案的嚴司緩緩蹙起眉來,他抬手輕推了一下闔上衣櫃門,扭過頭神情複雜地瞧著小男孩,非常不贊同地嘟噥出聲。
他嚴司怎麼會帶出這麼無趣的小孩呢!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紹

初 曉

Author:初 曉
≡≡≡≡≡≡≡≡≡≡≡≡≡≡

自創:停擺中。

同人:因與聿、影籃、盜墓進行式。

≡≡≡≡≡≡≡≡≡≡≡≡≡≡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類別
月份存檔
搜尋欄
連結
FC2計數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