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室友組】13.Eating ice cream


呃,後面潦草可能……(心虛)
大學時期嘿OwO//

現在才講補充設定好像有點遲了些,
關於近期挑戰的這個日更,
眾多私設有,基本上寫的全是同個交往設定。
……啊,我是指我自己在寫的時候抱持的念頭,文那麼凌亂大概看不出什麼來ryyyy(好意思說#)

想試著換個不一樣的角度去寫寫看室友組的關係,
按照以往角度,我覺得室友組在一起的契機多半是時間、習慣等等因素,感情有是有、但從來不是最重要的那一環。
近期寫這幾篇大學時期,環繞的這個設定則是比較傾向兩個人本來就有那麼點意思、彼此看上眼、很早就開始相好上了,交往後的各種傻白甜日常(?)
目前這幾篇時間順序當然是跳著來的……不存在先後,要配合題目順利寫出來更新就是個難題了,我也沒什麼機會去細想更進一步的細節設定Orzz
大半夜的說話不利索,形容得不好大家自己意會QwQ

不管三十日挑戰有沒有堅持到最後,
希望未來有機會再把這幾篇稍微再修一下,換個篇名調換個順序、補個幾篇缺少的環節,弄成一本比較完整的室友組大學時期戀愛短篇集什麼的……
就算只印一本出來自己紀念收藏也爽QQQQQ
 
13.Eating ice cream
 
炎炎暑氣縈繞於周身,正值夏末初秋的交界之際,氣候還有一些不太穩定,黎子泓仰高視線望向穹空,陽光高懸在一片藍天白雲中,散射而下的熱度有點悶,卻不至於曬到讓人流汗的程度。
「小黎!」
「室友!」
放空思緒抬頭眺望天際時,黎子泓隱約聽見遠方傳來略嫌耳熟的聲音,他怔了怔,不大確定那是不是在叫自己,慢上半拍緩緩轉動視線看了過去,目光左顧右盼搜尋了一會,總算在籃球場上瞧見熟悉的身影。
「小黎,你有沒有空?」
「德丞你那樣問太溫吞了啦,室友室友,過來這裡一下有事外找,快點快點!」
嚴司跟楊德丞兩個人就站在球場外緣,許是看自己注意到他們了,高高舉起手臂更為熱情地在半空揮了揮,然後把雙手圈在嘴前充當大聲公似的,又朝他喊了幾聲。
「我……?」距離隔得太遠的關係實在聽不清楚,黎子泓微皺起眉露出困擾的表情,有些遲疑地用手指比了比自己,旋即就見那兩個友人頻頻點頭。
雖然困惑他們叫自己做什麼,黎子泓還是配合地走上前去,他記得嚴司這時段上的是體育課,看來他們這學期教的是籃球。
「你剛剛真的有聽見我們說啥嗎?」一見黎子泓走得近了,嚴司三步併作兩步湊過去,自然而然地伸手攬上他肩膀,笑笑問了一句。
「沒聽見。」蹭上來的身子散發著明顯熱意,看來嚴司之前已經充分活動過筋骨了,黎子泓縱然覺得有點不自在,倒也沒有動手揮開對方,隨便他攬著自己移動腳步,聽到問題後只是扭頭看了對方一眼,平淡地這麼告訴他們,「只覺得有什麼聲音而已。」
「什麼跟什麼啊,虧我們喊得這麼大聲。」
「靠,阿司你還跟我說肯定沒問題。」
聽見友人直接而誠實的解釋,嚴司和楊德丞對視一眼,忍不住又是笑罵了幾聲。
黎子泓沒有搭話,僅是安安靜靜在一旁聽著他們對話,目光隨意在球場掃視一圈,沒有看見體育老師的蹤影,真正在打球的就只剩場上幾個男生,其他醫學系同學零零散散的,分散成若干小團體圍著球場觀賞場中的激烈戰況,依稀聽見了邀賭、跟押的聲浪,看起來是提前進入了自由活動時間,大學生的體育課通常不會盯得太嚴。
「對了,小黎,你怎麼會來這裡?」尾隨在後面的楊德丞好奇問上了一句,法學院並不在這個方位,他印象中小黎平時也不太會在這出沒。
「我來跟同學拿筆記的。」黎子泓聞言側過頭,楊德丞正好步伐跨得大了站到他身旁,他便揚了揚一路上都拎在手裡的筆記本,簡單告知了理由。
明天的課堂上有小考,上星期和他借了筆記的同學遲遲忘記還,他有需要只好問對方在哪上課,親自跑一趟把筆記拿回來,晚上的空檔時段再好好溫習一遍應該足夠。
「哦?上次來找你求救的那個狼狽同學?」視線斜斜瞥了黎子泓手上的筆記本一眼,不曉得為什麼瞧著挺是眼熟,儘管兩個人住在同個寢室,畢竟科系學院不同,平時真不至於無聊到研究對方的筆記本長怎樣,會有印象肯定是發生過什麼。
嚴司試著回想了一下,總算記起來前幾天目睹的經過,不由就笑了出來,攬著室友肩膀的手還故意緊了緊,「你真見外,他我也認識啦,叫我幫你跑腿就好。」
「……」黎子泓抿了抿薄唇,對於嚴司擅自替他同學取的綽號表示不予置評,雖然當時那個同學是冒失了點,但狼狽這形容還是太過了,不知道要作何回應的他就是隨口應了聲,「嗯。」
「德丞!打場鬥牛啊,你們來嗎?」
適時插進來的吆喝剛好中斷他們之間的話題,嚴司的注意力被轉移開來,沒再繼續糾結在這上面,黎子泓見狀不由鬆了口氣,黑眸朝向聲音來源望去,就見原先在場上的人換了一批,偌大球場只站了個位數的人,其中執著籃球把玩的那個顯然是問話的人,他正帶著爽朗笑意看向這邊。
「行啊,我問問。」在系上人緣其實很好,楊德丞爽快就應了下來,朝那位同學擺了擺手示意他等會,然後頭一扭就近找嚴司跟黎子泓問意願了,「你們呢?玩一局吧?」
 
×
 
後來,黎子泓陪楊德丞、嚴司跟他們系上的同學打了場鬥牛。
日正當中頂著豔陽在底下跑來跑去,一場結束幾個人都累得夠嗆,主要是渾身汗流浹背的,濕透了的衣服完全貼黏著肌膚就是有點噁心。
其他三人待會還有課,趕著去吃午餐和回宿舍沖澡,就先跟他們告辭了,他們三個人在原地短暫交流了一下,溝通協調不出幾十秒鐘的工夫,很快便達成共識一起晃到附近的超商,空調冷氣迎面拂來帶著令人心曠神怡的涼爽溫度。
黎子泓出門前想著拿趟東西就一下下的時間而已,所以只拎了鑰匙跟手機就出門了,此時身無分文就陪著嚴司晃,充滿冷氣的空間舒服歸舒服,但三個大男人站著挺佔空間,他們自然是沒想要待在這裡逗留擋其他客人路的意思,挑好東西於是就排隊結帳去了。
三個人出了超商後重新折返回校園,挑了人潮沒那麼多的地方,隨便找個階梯就坐下來。
「看不出來室友你打球挺衝的嘛。」嚴司用肩膀撞了撞旁邊的黎子泓,語帶調侃輕笑了聲,舀起一口冰淇淋放進嘴裡含著,溶化掉的冰淇淋在舌尖化作一灘糖水甜甜冰冰的。
「會嗎?」黎子泓心不在焉地反問著,他單手拿著嚴司買來強行塞給他的冰棒,舌尖輕吐一下一下舔著冰品表面,冰冰涼涼的溫感襲上刺激著舌頭,他不由退開了些停緩吃冰的速度,下意識舔了舔唇辦試圖讓溫度回高。
視線瞅著黎子泓手上的冰棒,曝曬在烈日下加速了溶化,很快便有液體垂涎而下,嚴司想了想,眼底劃過一絲狡黠,他騰出手按上室友的手腕壓制著,冷不防湊上前張嘴含住冰棒,咬下一口的同時還刻意仰起目光曖昧地看了對方一眼。
「你……」
「阿司,你幼不幼稚?搶冰吃真是太無恥了!」途中遇到了朋友多聊上幾句,落到後頭的楊德丞晚了一點過來,仰頭大口大口灌著冰涼的運動飲料,瓶子一拿開就目睹阿司上演搶小黎冰吃的戲碼,他忍不住就有些鄙視了。
「講好聽點,這叫作有福同享。」直起身坐回去的嚴司聳聳肩,笑得特別坦蕩、特別理直氣壯,「再說那冰是我請他的!」
在嚴司彎身挨近咬走一口冰時,黎子泓的身體不自然地僵了僵,沒好氣瞪了對方一眼,那雙淡漠的墨黑瞳眸深處隱了些許的不快和莫可奈何。
超過尺度的親暱動作讓他莫名感到一陣心虛,好在楊德丞顯然把這歸類於阿司的惡作劇,並不是很在意,或者可以說是完全不當一回事。
「喏,小黎,這瓶給你。」將一瓶礦泉水放到小黎旁邊的階梯上,跟對方的筆記本挨在一塊,楊德丞這麼說著,自己則準備繞到另一邊坐。
他有留意到黎子泓路過球場時手上就拿著筆記本,猜想對方沒料到會在外頭耽擱,八成只拿了鑰匙就出宿舍了,根本也沒帶錢出來,索性就多買了一瓶給對方止渴。
「我的呢?」嚴司連忙嚷嚷起來。
「你吃冰吧你。」剛在嚴司旁邊坐下,就冷不防接收到攻擊,楊德丞毫不留情一把推開那顆湊過來的頭。
「太偏心了德丞!」
「會嗎?我覺得還行。」
「……」
這個時候他們才剛升上大二,兩個人的關係不久前從室友變成了戀人,一直到現在黎子泓自己都覺得有些不現實。
他側過頭,看著背對楊德丞偷偷朝他擠眉弄眼的嚴司,抿抿薄唇沒說話,手一抬直接將還有大半截的冰棒往對方張開的嘴裡送,然後騰出另一手接過那盒溶化了大半的冰淇淋。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紹

初 曉

Author:初 曉
≡≡≡≡≡≡≡≡≡≡≡≡≡≡

自創:停擺中。

同人:因與聿、影籃、盜墓進行式。

≡≡≡≡≡≡≡≡≡≡≡≡≡≡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類別
月份存檔
搜尋欄
連結
FC2計數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