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室友組】12.Making out


大學時期私設持續中。

防雷警報:儘管沒有滾床單戲碼,但……嗯……我也不曉得這歸類在哪個程度,姑且還是標個R15、16、17吧,可能各種雷、各種小心慎入TAT

潦草凌亂注意,沒重看檢查,錯字可能注意QwQ
我盡力了……事實證明我真沒寫這方面的天賦Orzz(痛扣)
明明也沒寫什麼,卻覺得我已經用盡了一生的恥度QQ

對了,由於這篇涉及了部分情色場面,為了彼此好,還是囉嗦一些先補段聲明。
我自己的CP觀向來是兩個在一起就好誰攻誰受無差別,一般只要沒發展到H我也不會去管前後,反正就是寫互動而已,也就是說……看起來是像黎嚴一點、還是像嚴黎一點大家自由心證唄,看得開心就好。
萬一CP觀是雷逆的話,請自行斟酌要不要點開看了,已經提醒在前面了,萬一看了雷到請不要找我抱怨ryyy




12.Making out




那差不多是在他參加完法學院青年聯合自強活動回來後,晚幾天發生的事情了,也是他們兩最近一次的親熱。
重量作用下床墊微微沉了沉,黎子泓睜開了雙眼,幾乎是在察覺到動靜的第一時間清醒過來,熄燈後的寢室黑漆一片,眼睛短時間裡習慣不了這樣的黯然無光,就只能模模糊糊瞥見一抹身形輪廓逼近自己。
「阿司?」挑了挑眉,黎子泓有些疑惑地喊了聲。
大半夜爬上他床的嚴司沒有立即吭聲,就是身子壓覆上來,一隻手朝他的臉伸了過來,細長手指緩慢地四處游移,最後細細描繪起他的唇形,感受到對方明顯懷揣著煽風點火的意圖,黎子泓愣了愣,壓下直接動手的衝動耐著性子問,「你做什麼?」
「解決生理需求?」收回了在室友臉上惡作劇的手指,轉而湊近自己唇邊色情地舔了下,相較於還在犯睏的室友,還沒睡下精神挺好的嚴司勾起笑,也不覺得害臊,特別直白的反問回去。
「你可以自己去浴……唔。」黎子泓的話語來不及說完,傾身湊上前來的嚴司甫一堵住他的嘴,舌頭鑽進微啟的唇纏繞上來,濕熱的吻節奏快得有些狂亂,輕而易舉牽動起兩人的氣息,相貼著的身體熱度引燃似的直直上升。
墨黑瞳眸微微瞇起,下意識半配合地回應著嚴司,感覺得出來對方吻得有點粗暴,黎子泓一時間也拿捏不定想法,儘管交往一段時間了,他搞不清楚這傢伙現在莫名其妙在折騰哪樣,畢竟平時夜襲什麼的胡鬧也沒少過,很難分辨這是單純鬧著他玩,還是心情不好壓力大了要轉移注意力,抑或真有需求要宣洩。
「等……」一吻方盡,嚴司的手已經熟練地探進了他的短褲裡,修長手指隔著薄薄一層布料勾勒性器的形狀,他動得溫吞而緩慢,極其曖昧在幾個重點地帶游移摸撫,突如其來的碰觸讓黎子泓有些僵住,緊了緊眉頭,反射性伸手就扣上對方手臂。
眼神相互交接對上,明白了嚴司是真有那個意思要做,黎子泓縱然覺得無奈,在對方如此嫻熟的挑逗慰撫下他也不可能全然無感,意識到自己那裡有所反應了,沒有繼續抗拒僵持下去,他也僅是壓低嗓音悶聲提醒著,「……你明天早上有打工。」
雖然沒有很直白地明講出來,但他已經表態清楚了,並不打算陪對方玩瘋,距離天亮其實剩不到幾個小時了。
正盤算著要扯什麼醫學研究報導長篇大論一番,向黎子泓分析定期解決生理需求多重要等等的說服對方,這下倒是白白省了力氣。
「我知道,我有分寸。」嚴司手上的動作頓了頓,抬眸看了青年一眼,明早的工作對他來說挺重要的,他自然也沒有要做完整套的意思,沒想到對方記得這回事,他喉嚨顫了顫輕笑出聲,「真是解決一下生理需求嘛,有交往對象了還一個人靠右手解決得多悲哀?」
黑暗之中黎子泓也瞧不清說這話的嚴司臉上什麼表情,只覺得噴灑在臉上、掠過頸間的氣息濕濕熱熱的,低低的笑問聲幾乎是貼在耳朵旁,對方的手有一下沒一下摩擦著性器,若有似無的觸碰與挑逗讓他神經繃得死緊,在視線昏暗的窄床上,一切感官似乎都變得格外敏感。
黎子泓自己對於性的需求並不強烈,更多時候他的專注力全放在課業與電動上了,於是自然也就不太往這方面想,硬要說比較有點想法的時期,大概還是剛和嚴司交往的那陣子。
剛開始在一起時,彼此肯定存了些親近對方的心思,有時候回宿舍看見洗完澡出來近乎半裸的對方,他曾動過一、兩次念頭,或者偶爾幾次吻得難分難捨,身子挨近了不小心便擦槍走火挑起慾望,除此之外,其他更多時候是由嚴司主動提出邀請,除非真的太累或者有事要忙,否則黎子泓頂多是覺得被騷擾有點困擾而已,倒不大會認真去拒絕和對方發生關係。
……都交往了,兩個人之間什麼也不做才是有問題。
「喂喂,室友你不是吧……這情況下還能走神?」黎子泓在放棄掙扎後便坐起身來靠著床頭,嚴司順勢傾身逼了過去,點吻時不時落到對方頸上,讓原本微微偏高的體溫變得更熱更燙,兩個人距離貼得那麼近,以至於他一下子就留意到對方的心不在焉。
簡直有點挑戰男人的自尊心啊。
嚴司好笑地想著,原先輕吐舌尖舔著對方左頸側的肌膚,一個忍不住就改用牙齒毫不留情咬上一口,握著勃起性器的手也加重些許力道。
黎子泓皺眉悶哼一聲,低低辯了句『沒有』,回過神倒是有所自覺繼續分心下去不太禮貌,只好打起精神專心回應,早些時候的睡意在對方這般惡意撩撥下早退得乾乾淨淨。
伸長手緩緩探向對方胯間,隔著幾層布料,指尖觸摸到熱燙的硬物時,嚴司不禁吞嚥了口唾液,黎子泓抬眸看了他一眼,發覺那張臉上不再噙著慣有的笑意,取而代之的是染了情慾有些焦躁難耐的神情。
「嗯……」飛快理解過來對方的需求,黎子泓拽下那條寬鬆短褲後再拉掉了內褲,直接一把摸撫上去幫忙套弄早已勃起的器官,敏感的部位忽然被冰涼手溫包裹住,瞬間湧上的刺激感讓嚴司本能沉吟上一聲。
「別留下痕跡。」齒尖陷入肌膚的痛勁襲上,眉心擰緊幾分,黎子泓側了側脖子閃躲,騰出手半推了一下挨著自己的嚴司,用比平時還要低啞一些的嗓音淡淡說著。
方才咬那一口似乎咬上隱了,嚴司時不時張嘴咬他的頸部磨牙,一次兩次能當作情趣,三次過去知道對方肯定是故意的,他迫於無奈只得分心制止,在那種地方留痕跡很難遮掩,一想到事後可能造成的麻煩,黎子泓實在感到非常困擾。
身子稍稍往後退了點,黎子泓一手抵著他的肩膀,另一手倒是盡職地握著他那裡幫他服務,套弄的速度與力道恰到好處,嚴司不以為意聳了聳肩膀,快感一波波翻湧上來,覺得舒服受用的他沒什麼意見,哼哼唧唧隨口應了聲好,便重新湊了回去,這回他沒有再咬對方,就是老老實實用吻封住男人的薄唇。
這之後,兩個人很有默契保持了沉默,只有套弄著對方性具的手機械地上下移動,手指偶爾會變換姿勢,平時自慰怎麼摸舒服現在就怎麼摸,彼此都是男人很輕而易舉就能掌握到竅門,更何況他們交往那麼久了,對於對方的身體都有一定程度的瞭解,敏感點在哪裡便往哪裡刺激。
一點小聲響在此時無比靜謐的寢室空間好像都給放大了數倍,衣物摩擦的微弱窸窣聲,不停交換親吻的細小水漬聲,情動時分壓抑的低喘,曖昧不清的幾種音調混在一塊,瀰漫於空氣間的氛圍一下子旖旎了起來。
眼睛漸漸適應了黑暗的環境,黎子泓瞇了瞇黑眸,就著灰濛濛的晦暗視線盯著嚴司,細眉挑高、眼底流轉著情慾、微翹的唇角,沒有加以掩飾的真性情曝露出來,堆疊成一臉焦灼難耐滿盈情慾的性感神情。
察覺到黎子泓膠著在自己身上的灼熱視線感,嚴司張了張嘴無聲喘了口氣,仰起視線迎上對方的目光,儘管一片的漆黑干擾了視野清晰度,近距離凝視著那張臉,墨黑瞳眸直勾勾瞧著自己,不再是向來淡漠冷酷的表情。
男人蹙起了眉心,享受性慾的同時隱隱帶了些許抗拒,複雜抑鬱的神情彰顯著糾結,遊走在禁慾隱忍與沉淪慾望本能的邊緣,嚴司特別中意黎子泓在性愛過程露出的表情,他勾起嘴角笑了笑,傾身和閉上眼的對方擁吻。
舌尖輕輕舔過齒間,而後滑向深處纏繞上對方的舌頭,柔軟滑溜的觸感相互推擠,濕熱的氣息交雜在一起,他們一遍遍接吻,胡亂嚥下分不出是誰的唾液。
指腹沿著根部往前摩擦,指尖按壓著前端產生陣陣快意,直奔快要射精的臨界點,兩個人的呼吸變得粗重起來,額角沁出薄薄一層細汗,汗水的濕氣使幾縷髮絲貼在頰邊。
手上套弄對方硬挺的速度不自覺逐漸加快,無法完全壓抑住的呻吟滾出喉間,低低的喘息混著單音節悶哼進一步催化情慾,那些聲音最後全被封存在火熱的一記深吻,然後他們雙雙在對方手中射了出來。
微垂著頭,暫時抵靠在對方身上歇息,黎子泓在緩過勁後推了推嚴司,讓他起身先去沖澡睡覺了,後者神態慵懶地看了他一眼,高潮過後餘韻仍存的迷茫眼神總有點魅惑,他也不在意精液是不是沾附到腿間,隨手就拉起了褪到膝處的褲子,反正橫豎都要進去浴室清理了。
「室友,你真的可以再沒有情調點……」嚴司爬下了床,居高臨下地睨著靠坐在床頭的黎子泓,莫可奈何地感慨了句。
被嫌棄的對象抿了抿薄唇,似乎不怎麼介意,他垂眸審視了一下凌亂不堪的被單,眉頭微微一皺旋即又舒緩開來,一邊挪動身子抽來幾張衛生紙擦拭善後,一邊面無表情地提醒那個還站在邊上不肯動的傢伙,「……你還有三個小時可以補眠。」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紹

初 曉

Author:初 曉
≡≡≡≡≡≡≡≡≡≡≡≡≡≡

自創:停擺中。

同人:因與聿、影籃、盜墓進行式。

≡≡≡≡≡≡≡≡≡≡≡≡≡≡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類別
月份存檔
搜尋欄
連結
FC2計數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