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室友組】10.With animal ears


爆字爆得莫名其妙都要累覺不愛了QwQ

礙於時間因素後面整個越寫越潦草,希望看起來不會太糟糕才好Orzzz

啊,大學時期安定OwO

10.With animal ears
 
黎子泓感到有點困擾。
背部倚著牆面而站,遠離了中心圈一個人待在外圍,滿室的交談聲或多或少傳進耳裡,但黎子泓顯然一句話也沒有聽進去,他有些心神不寧地盯著地板,緊抿成一線的薄唇無形間透露出他的情緒,除了鮮明到不行的糾結與猶豫外,依稀帶著一絲戒備與抗拒。
「別這麼凶神惡煞的,你會嚇壞人家女孩子的。」聽見腳步聲逐漸逼近自己,近到鞋子前緣幾乎都要抵靠上他的對方才停下了腳步,熟悉不過充滿調侃意味的嗓音近距離響起,黎子泓緩緩仰起頭,墨黑眸子毫不留情瞪向嚴司。
他以為這是誰害的?
「我說,也沒必要那麼排斥吧,不過就是一點小飾品、小配件罷了,你考慮得怎麼樣了?」接收到瞪視的嚴司眨了眨眼,一派無辜地舉起拎在手上的小玩意,勾動唇角再度展露笑顏,開口說話的聲音藏匿不住濃濃的笑意。
「嚴司,你是說認真的嗎?」極力忍住一拳招呼過去的衝動,黎子泓皺擰起眉頭,視線集中的焦點稍稍晃動望向嚴司舉起的東西,那是一對毛茸茸的狐耳,就如對方所說的,真要講起來確實只是一個無傷大雅的小配件。
……只是他並不怎麼想親自體驗。
所以說,黎子泓是真的感到有點困擾,這從來不是他擅長的領域。
 
×
 
時間往前推個四十分鐘,事件發生的初始原貌是這個樣子的,黎子泓接到了一通來自室友的電話。
結束上午連續的兩堂課程,迴盪在校園的下課鐘聲漸趨消停,在他收拾好自身東西正要走出教室門的時候,隨手塞在牛仔褲口袋的手機便震動起來,黎子泓拿起來看了一眼,來電顯示是嚴司打過來的,他記得對方今天完全沒課,昨晚還跟他炫耀了一番,言談間提到了今天要去看朋友演的什麼話劇云云。
阿司打來做什麼?
「……」黎子泓有些疑惑地想著,他按下接聽鍵將手機拿近貼著耳畔,一句話都來不及開口,手機一端的嚴司已經風風火火不帶停頓地說完一長串,然後不給人回應的機會逕自掛斷通話。
那傢伙在搞什麼鬼?眉心蹙得死緊,抓著手機的手緩緩向下垂放,黎子泓回憶了幾秒鐘前聽到的內容,說什麼有非常非常非常要緊、十萬火急的事情需要他救援,不去的話會鬧出好幾條人命,報了個地點要他迅速趕到現場,其他詳細會面後再說。
想不透嚴司能有什麼事情這麼緊急,聽到走在前方的法學院同學回頭問他『怎麼啦?』,黎子泓回過神來,就是露出歉然的表情望向對方,「抱歉,阿司好像有急事找我,不能陪你去了。」
「阿司那小子麻煩還真多啊!」時常搞自來熟那一套,嚴司和自己的同學並不算全然陌生,黎子泓看著面前的同學笑罵了一聲,而後像是也不介意似地擺擺手,「沒關係,下次再約就好,你還是快過去吧,晚到了小心又被惡整。」
對於周遭朋友如此深諳嚴司性情這件事,黎子泓莫名覺得一陣欣慰。
 
由於不曉得嚴司那邊出了什麼大事,黎子泓也不敢耽擱太多時間,直接省略了午餐隻身匆匆趕到對方指定的地點。
那是個類似活動中心或是禮堂一類的空間,他抵達目的地後,第一時間沒有瞧見嚴司的身影,倒是看到不少人正在張羅著佈置舞臺。
黎子泓愣了愣,腦筋急轉一下,也就猜測到這裡恐怕便是對方昨天提到的話劇演出現場。
他如果沒有記錯的話,嚴司是在打工時陰錯陽差結識了話劇負責人,這不是一個正式對外營運的劇團,而是聚集了幾個志同道合的朋友當作業餘玩玩而已,社團性質的味道比較濃厚,主要是私底下演著開心自娛的,偶爾會和學校或者育幼院等等的機構接洽,安排檔期表演給小朋友看什麼的。
眉頭微微挑起,黎子泓張望了一下四周,伸手去掏手機正準備撥給嚴司,那傢伙時機抓得特別準在這時主動露臉,站在後方招了招手示意自己過去。
他瞇了瞇眼睛,這才注意到原來那裡還有個小房間。
黎子泓有些狐疑地走過去,推開門進去打量上幾眼,裡面堆積了不少雜物,看起來原本是作倉庫用途的,此時則被他們當作臨時會議室,原本鬧哄哄的激烈討論聲在他踏進去的瞬間打住,圍繞在正中央的幾個人齊齊轉頭看向他。
「……我臉上有什麼嗎?」好幾道目光集中在自己身上,黎子泓被看得有些莫名其妙,在一陣鴉雀無聲的詭譎氣氛下,他用手肘拐了拐刻意站在門邊等他進來的嚴司,很是困惑地喃喃問上一句。
「沒有啊,別理他們了,他們那是看到救命稻草太興奮,眼睛散發強烈的希望曙光閃閃發亮。」嚴司抬手拍了拍室友肩膀,憐憫地瞥了一眼歡喜過度的若干人。
「什……」完全聽不懂嚴司在說什麼的黎子泓來不及反應,那群人已經一窩蜂圍了上來,一個比一個還要興高采烈的神情讓他錯愕。
「太好了!這場話劇有救了!」
「真有你的啊阿司,上哪找來這麼完美的人選?」
「謝天謝地這下不會窗了……」
「你們這麼盛情難卻我是很開心啦,冷靜點好嗎,我室友都快要被你們嚇傻了。」左一句右一句前一句後也一句,連斜的方位都要插上一兩句湊熱鬧,嚴司覺得有些好笑,連忙上去打了個圓場,以防他家室友被這麼大的陣勢嚇壞了臨陣脫逃……好吧,他其實不確定對方知道真相後,會不會殺自己滅口再脫逃?
在那幾個人七嘴八舌的解釋下,黎子泓總算是弄明白了前因後果,也清楚現在是什麼情勢。
話劇在今天晚上開演,這是很早就排定的行程無法臨時取消或推延,偏偏早上兩名團裡的幹部成員雙載出門時,不幸被捲入小客車意外打滑事件,目前兩個人都還在醫院包紮,雖然沒有危及生命安全,不過最嚴重的傷勢是骨折,再加上臉掛彩破相是肯定的,勢必沒辦法參與晚上的話劇演出,於是只好臨時找人代打,嚴司正好在消息傳來時路過探班,就自告奮勇頂走了其中一個缺。
在眾人煩惱另一個角色怎麼處理時,嚴司又冒出來說包在他身上沒問題,就跑去打電話聯繫,再然後……再然後就是他出現在這裡了。
儘管瞭解了目前的狀況,黎子泓並沒有立即給出答覆,他惡狠狠瞪了嚴司一眼,後者雙手合十朝他賠罪,可惜嬉皮笑臉的根本看不出絲毫悔意。
「抱歉,給我幾分鐘考慮一下。」垂眸望著擺在小桌子上的狐耳造型的道具,和一件做工精細的青袍,他抿了抿薄唇,在眾人滿是期盼的目光注視下這麼說著。
 
×
 
時間重新接軌回來。
手上把玩著那對毛茸茸的狐狸耳朵,嚴司瞧著面前室友的表情滿臉困擾,回頭瞅瞅後方那一團甚至連大氣都不敢喘一下的可憐蟲,他們無一不露出嗷嗷待哺的希冀眼神注視著自己,他倒抽一口氣,只好硬著頭皮繼續他的交涉大業。
「那個、我們兩個出去外面溝通一下哈!」伸手搭上黎子泓肩膀把人轉了個方向,推著他的背部往門外移動腳步,嚴司回頭和其他人招呼一聲,退到房間外帶上門,兩三下就把自己和室友隔離出大團體。
「室友,不要這麼不近人情嘛,就當作是打工賺外快,之後他們會給工酬的,我打探過價碼了,待遇還不錯啊。」輕輕眨動了下眼皮,嚴司習慣性彎起唇露出一抹微笑,拍了拍室友肩膀曉以大義、動之以情,「你不幫忙的話,今晚的話劇就演不成了,多少年輕人的夢想、多少國家幼苗的童年就毀在你手上了!」
「……」
「不然我加碼,買遊戲片送你?你前幾天不是說什麼什麼快要上市了嗎?就那個了如何?」見黎子泓依然無動於衷,嚴司想了想,索性再度提高原本的價碼,許是提到關鍵字的緣故,這回對方終於抬頭看向他了。
「……說好了。」
「當然,君子一言駟馬難追……等等,你就這樣答應啦?」嚴司隨口接得很順,幾秒後才意識過來對方剛剛說了什麼,他挑高眉,有點不太確定地盯著對方,直到黎子泓微微頷首,算是同意他說法了的表徵才鬆口氣。
室友你怎麼能為了遊戲出賣靈魂!
瞇了瞇眼睛,他上上下下掃視一臉面無表情的室友,知道多半是追加的條件讓對方動搖,一瞬間很想這樣說的嚴司就怕黎子泓聽了馬上改變心意,張張嘴卻沒出聲,勉強把話嚥回喉嚨,長手一撈友好似地攬著青年往房間裡帶,朝幾個等在裡面引頸翹望的可憐傢伙們宣布,「開工啦,小黎答應幫忙了!」
對於窄小空間爆發出的歡聲雷動置若罔聞,最終選擇妥協了的黎子泓沒什麼表情,僅是抬手拽了拽嚴司手臂,向他確定他們談好的福利。
在對方再三保證這場話劇演出不會拍攝影片留存,事成後真的會買新上市的遊戲片給他,黎子泓這才長吁一口氣,做了下心理建設後,也跟著投身進步入忙亂的戰場。
 
代打的臨演人選確立後,一群人兵荒馬亂地忙碌起來,黎子泓一邊草草吃著遲到很久的午餐,這個便當是嚴司後來跑去買的,一邊埋頭苦讀話劇劇本,而留在房內忙活的幾個團員時不時提點他們兩人需要注意的事項。
畢竟晚上就要開演了,眼下沒有足夠多的時間讓兩人排練臨陣磨槍,只能口頭上盡量詳盡地將一些事情教導一遍,之後實際開始時也會由不在臺上的人幫忙留意提點,這部分問題應該還算小,現階段比較要緊的是他們需要把握時間記熟台詞。
黎子泓負責代演的角色是隻仙狐,雖然出場戲份很多,好在對話少到不行,幾乎是些尋常的日常應對詞,真正需要背起來的台詞倒是沒幾句,感覺是一個專門露臉刷刷存在感的角色。
他有問過嚴司飾演什麼,對方朝他擠眉弄眼一番就說了『祕密』兩個字,也不曉得在賣什麼關子,附近幾個知情人聽到只是笑得曖昧,也沒有人要戳破這個祕密,黎子泓索性放棄深究到底,反正到時候就會知道了。
而且,他好像忽然不怎麼想要知道了。
解決午餐後有團員過來幫他上妝,沒有這方面經驗的黎子泓表現得很僵硬,儘管他已經盡力讓自己放鬆了,身子還是緊繃到不行,好在對方化妝技術很嫻熟,時間前前後後沒有花上太久。
「辛苦了。」在幫他上淡妝的女性退開後,黎子泓不由自主鬆了口氣,他動了動薄唇低聲說了一句,換來女孩擺擺手讓他不用客氣。
「室友!你戴起這個獸耳還真萌啊,我去幫你積極爭取一下,看下工後能不能讓你直接帶回家吧?」在女孩幫忙下戴上了那對狐狸耳朵,黎子泓伸手拿起青袍,還沒套到身上就見一端的嚴司坐不住似地跑到了他眼前,許是因應飾演角色的需求,他此時拿掉了眼鏡換上隱形眼鏡,視線直勾勾盯著他的臉瞧,眼神流轉著狡黠波光,鑑賞完畢後唇角一彎,一抹意味深遠的笑容直接張揚於臉上。
「那是什麼意思?」將戲服穿到身上慢條斯理地繫上帶子,黎子泓蹙了蹙眉心,沒聽過的形容詞讓他感到困惑,至於嚴司此時此刻的表情讓他有股揍下去的衝動,後半段的內容他想也不想一秒回絕,「不必了,你想要的話自己留著戴吧。」
「就是……啊,來了來了!」嚴司剛要出聲回答,在負責幫他化妝的團員不耐煩地連番吆喝下,只得先跑回去乖乖坐好。
看了眼在這裡撒野沒多久就滾回去的嚴司,頂著一張淡漠神情,黎子泓整了整身上寬鬆的青袍,忍不住抬手摸向了自己頭頂,狐耳毛茸茸的觸感作用在指腹之上,總讓他有幾分心情微妙。
「……。」身為第一個換好裝扮的對象,黎子泓在圍觀群一人一句仙狐好帥的聲浪下,又一次感到無比的困擾。
 
×
 
這場鬧劇順利落幕後,間隔上好一段時日的某天午後。
黎子泓經過嚴司座位時,在他的桌上瞥見一組沒收好的照片,眼熟的布幕背景讓他不自覺停下腳步多留意幾眼,最後伸手將整組照片抽了出來。
一疊照片拿在手上隨意翻著,黎子泓的表情顯得有些難看,在看到自己當時戴獸耳、穿戲服的照片,眉頭更是緊緊皺起。
聽見房門被推開的嘎吱悶響,他鐵青著臉瞪向剛回來宿舍的嚴司,後者顯然也注意到他手上的東西,瞳眸微微瞠大,暗叫一聲『哎呀』後,旋即恢復回平時笑嘻嘻的模樣,「我只說了沒錄製影片,可沒說不會拍劇照喔?」
黎子泓突然很渴望換一個室友了,現在申請還來得及嗎。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紹

初 曉

Author:初 曉
≡≡≡≡≡≡≡≡≡≡≡≡≡≡

自創:停擺中。

同人:因與聿、影籃、盜墓進行式。

≡≡≡≡≡≡≡≡≡≡≡≡≡≡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類別
月份存檔
搜尋欄
連結
FC2計數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