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室友組】09.Hanging out with friends


楊德丞戲份有ヾ(*´∀`*)ノ

繼續著大學時期,關於楊德丞有一點小私設注意OwO/

09.Hanging out with friends
 
單手支著下顎,斜睨的目光瞄向攤平於桌面的課本筆記,快速掃上幾眼後又停頓片刻,握著筆桿的那隻手小幅度動了動,漫不經心轉著筆把玩起來的嚴司又一次走神了。
相仿的情節反覆上演幾次之後,從來不虧待自己的嚴司爽快選擇放棄,他伸手推開了那些課本筆記,掌心朝下撐著桌緣站起身,慵懶無比地伸了個懶腰,活動在椅子上待太久而感到渾身僵硬的筋骨。
寢室內瀰漫著一股安謐無聲的寧靜氛圍,偶有的翻頁聲極其細微,幾乎可以忽略不計,嚴司轉動了下視線,背對著他的室友仍然坐得筆挺,低垂著頭露出的頸部線條看久了倒是有些賞心悅目。
站得有些距離,再加上角度干擾的關係,黎子泓臉上的神情他其實瞧不分切,盯著側臉頂多就是能猜一猜他正在認真看書,至於在看哪一科的法律條文就不得而知了。
收回了視線,嚴司探出手一把拎起矗立在桌上的小型鬧鐘,然後晃到自己的床位爬了上去,整個人懶懶散散躺靠在擠成一團的棉被上,手熟練地將鬧鐘翻了個面,垂眸望著鐘面指針指的時間,他想了想,估算一下兩個人前後讀了多久。
「好無聊啊。」捧著鬧鐘百無聊賴地轉來轉去,感覺時間已經差不多了,嚴司開始進行他的騷擾大業。
再讀下去那個室友都要變成讀書狂了啊!
「嗯。」嚴司的牢騷自左耳鑽入右耳流出,埋頭苦讀的黎子泓聽見了,就是隨隨便便低吭一聲。
深深覺得自己被敷衍了,嚴司瞇了瞇眼睛,倒也沒什麼特別介意,沉浸在書中世界的室友願意搭理他已經堪稱一大奇觀了。
「喂,室友,陪我出門一趟啦!」隨手把鬧鐘往旁邊放,身子稍稍向前傾嚴司端坐起身,朝那邊脊背挺得很直的身影嚷了聲,見對方沒有絲毫反應,他便鍥而不捨地繼續說了下去,決定好好感化一下這位不懂人間樂趣為何物的室友,「你看你這樣埋頭苦幹整天了多傷身體,還是不是大學生了,青春點好嗎?有點追求好嗎?多吸吸月光精華……」
「要去哪?」黎子泓勉強在嚴司的胡言亂語中插進去問了句。
「嗯,我想想啊……有了,我們去找德丞玩吧?」似乎沒想過黎子泓會反問,嚴司怔了一下,抬手摸了摸下巴,思考了一下想到某個還不錯有趣的對象,彎彎嘴角笑著提議。
「你說楊德丞?」熟悉的名字飄入耳中,讓一直專注在書上的黎子泓難得分神,他緩緩抬起頭,抬起手臂擱到椅背上半側過身,有些疑惑地看向嚴司。
「對啊,不然是還有哪個德丞?室友你背著我還認識誰?」
「沒有。」淡淡否定掉對方莫名亢奮的期待,黎子泓果斷收回視線,重新拾起原子筆又在筆記上舔了幾個字,就是感到有點奇怪,「你不是說他休學了嗎?」
因為嚴司偶爾會拉著自己參加他們醫學系舉辦的活動,所以對方的朋友、同學甚至學長姐、學弟妹他都認識了不少,而其中楊德丞是他比較熟的一個,他記得前陣子才剛聽嚴司說對方深思熟慮後選擇了休學的消息。
「對呀,不過我收到了線報,知道他現在在哪裡。」嚴司點點頭肯定了這個問題,他爬下了床走到黎子泓背後,也不管當事者意願如何,逕自伸手攬上對方頸子拐著人就想拖著走,「怎樣?你也覺得有意思對吧,走了走了,我們去找德丞蹭頓晚餐。」
「……嚴司你放手!」被起勁勒著脖子的感覺很不好受,黎子泓擰緊眉頭,鬆開握筆的手轉向拉開嚴司的手臂,壓著嗓子沒好氣地喊他一聲,整個人倒是被迫從椅子上起身了。
嚴司對此就是不以為意地笑了笑,鬆放開手,一臉無辜看著黎子泓。
 
×
 
一個小時後。
在嚴司死纏爛打的工夫下,黎子泓最後還是妥協了,他多少也滿想知道楊德丞休學後的生活過得如何,畢竟兩人的交情還是不錯的。
「你確定你真的知道楊德丞在哪裡?」手臂被陌生人撞了一下,黎子泓下意識往旁邊靠了靠,他們身處在夜市之中,人山人海的環境讓他不太能夠適應,沸沸揚揚的喧鬧聲環繞於耳,他抬眸張望了一下四周,嚴司已經帶著他在附近繞上一圈了,搞得他不由得有些懷疑起對方根本不曉得位置。
「我知道啊,就在這夜市裡面,逛著逛著總是會遇到的。」沒有室友那麼排斥這樣吵鬧的感覺,嚴司聳聳肩,滿不在乎回了一聲。
說起來,他還真忘記要跟提供線報的同學確認是哪一攤了。
「……」聽著嚴司不負責任的發言,黎子泓閉嘴不說話了。
「等等。」好在他們兩個人也沒有走太多冤枉路,沒幾分鐘的時間,嚴司就瞧見了友人的身影,連忙伸手拽了拽走在前方的黎子泓,後者回頭,在那雙盈滿困惑的黑眸注視下,他騰出另一手比了一個方向,「欸,德丞在那裡。」
「我們過去?」目光順著嚴司手指的方向移動,很快也看見對方口中提到的友人,黎子泓垂眸瞥了一眼揪著他手臂的手,努力忽視不計就只是問了這個。
「嗯嗯。」嚴司自然是大大同意了。
事實證明,要在人群中人擠人前進還是有點難度的,兩個人費了一番力氣才順利走到楊德丞所在的地方,那是一個美食小吃攤,看來對方是在夜市找了個打工,嚴司所謂的線報來源,多半是系上同學還什麼認識的相關人士逛夜市時碰巧遇到了吧。
「客人兩位嗎?裡面還有空位哦請坐——」楊德丞原本低著頭在忙手邊的工作,隱隱察覺到兩道身影靠近,習慣性就先招呼出聲了,拿過毛巾擦了擦手,抬頭準備替他們帶位時看到來人不由一陣錯愕,「咦!阿司、小黎,你們怎麼會在這?」
「來探班啊!」嚴司嘿嘿一笑搶先答著,扭頭張望了一下目前僅有的幾個空位,也不挑剔就最近的一桌拉開椅子坐了下來。
黎子泓尾隨在嚴司身後,繞了點路坐到對方對面,然後這才抬頭和那名還在吃驚狀態的友人打招呼,「好久不見了。」
「好久不見啊,你又被阿司拖著跑了嗎?」用手臂揩抹去額頭上沁出的幾滴汗水,楊德丞笑笑地調侃著看起來就一副不像會主動來這個場所的黎子泓。
「說這什麼話?我是好心帶室友出來透透氣、吃吃飯,預防他讀書讀成了書呆子。」
「少來,你只是想打發無聊的時間吧。」
「……」聽著他們一來一往的對話,身為被議論的對象之一,黎子泓就是默然不語地低頭研究自己要吃什麼。
畢竟是工作時間,楊德丞聊上幾句後還是要去忙活的,不過他在這裡也打工上一段日子了,這家小吃攤的老闆人很不錯,平時也算挺照顧他的,老闆員工這關係混得熟了,此時正好沒什麼新客人上門,他跑去跟老闆報備一聲,送完餐後端了兩杯飲料又跑回去友人那桌串門子了。
「你接下來有什麼打算?」道謝接過對方招待的飲料,黎子泓低頭抿了一口冰冰涼涼的氣泡飲料,而後仰起墨黑瞳眸盯著楊德丞瞧,想了一下還是問出口,他們彼此都知道這份打工只是暫時性的。
「我打算先進修考考餐飲業執照吧,然後可能找朋友合資擺個小攤子做生意試試。」猝不及防被問到這個,楊德丞也僅是微微愣了一拍,臉上並不見多少難為情,顯然已經很習慣面對這個問題了,而且他明白面前這位好友那是真真切切在關心,不是抱著挖苦或者看好戲的心態,他撓了撓頭髮,沒有太多隱瞞就直接坦承自己的想法。
「加油,一切順利。」黎子泓點了點頭,認真地這麼鼓勵一聲,想想又補上一句祝福,楊德丞就是笑笑接下了好友的激勵。
「謝啦,小黎。」
「對啊,德丞你可要好好加油了,開一家餐廳怎麼樣?我和小黎未來都靠你養了。」扯到人生規劃的相關話題難免沉重一些,咬著食物隨便咀嚼幾下吞嚥進去,嚴司突然就咧嘴一笑,亂不正經地伸手拍了拍楊德丞後背,原先嚴肅的氣氛頓時被沖散得一乾二淨。
「別開玩笑了,養小黎還說得過去,誰要養你啊阿司?」冷不防被偷襲一下的楊德丞動手回擊,沒好氣睨了嚴司一眼。
「你這是歧視!差別待遇太過分了,我才是你的同學吧?」
「啊,先去忙了,你們慢慢吃。」沒有搭理對方不滿的控訴,眼角餘光瞥見新一波的客人潮,在老闆出聲喊他前,楊德丞笑嘻嘻地舉手輕握成拳往嚴司胸口敲上一記,招呼他們一聲就跑去接客了。
黎子泓和嚴司雙雙目送著友人忙碌起來的身影,接著彼此對看一眼,沒說什麼就是淺淺笑了一下,然後低頭解決起他們各自的晚餐。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紹

初 曉

Author:初 曉
≡≡≡≡≡≡≡≡≡≡≡≡≡≡

自創:停擺中。

同人:因與聿、影籃、盜墓進行式。

≡≡≡≡≡≡≡≡≡≡≡≡≡≡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類別
月份存檔
搜尋欄
連結
FC2計數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