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室友組】05.Kissing


耶嘿,還是接續上篇,大學時期注意again……OwO

晚上跟朋友聚餐晚回家了,趕著想睡覺於是後面似乎越寫越凌亂Orzzzz

大半夜是個發神經的好時段,不負責任地來喊喊欲望(?)

最近一連寫了幾篇大學時期的關係,好想出個室友組大學時期談戀愛短篇集本自爽喔QQQQQ




05.Kissing

 
「涼爽多了,再過幾年那顆傳說中失了手足的太陽仁兄說不定會進化得更凶殘,燃燒小宇宙報復社會什麼的。」暈黃光線瀰漫於室內空間,壁上數支小型電風扇來回擺動吹送出陣陣涼風,上方旋轉的吊扇扇葉打落陰影映得桌面時明時暗,嚴司整個人懶散地往後枕靠到椅背上,扭頭看了眼澄澈玻璃窗外的大街,午後的陽光仍然散發著炎炎熱意,他扯扯嘴角感慨萬千地做出評論。
「……你快選吧。」坐在對面座位,黎子泓抬起頭面無表情地看了對方一眼,對於這段話不予置評,外面其實也沒有那麼熱,不是很想討論什麼太陽的生平或者傳說后羿射日的故事,他伸手拿起立在旁邊小架子上的單子,攤開來推到嚴司面前,自然無比地轉掉了話題。
「哦。」嚴司聞言將視線轉了回來,身子向前傾靠一些,伸出手按住那張薄薄紙張看了起來,上面列了店家供應的各式品項,抬起右手接過黎子泓遞給他的鉛筆,一邊寫下桌號的同時一邊隨口問著,「室友,你不點啊?」
「吃不下。」黎子泓微微搖了搖頭,這間店並沒有限制個人低消,所以就算他沒點也無所謂。
「了解,那我點一個等等一起吃吧。」知道室友對正餐以外的食物需求向來不高,得此回答嚴司倒也不怎麼意外,他笑了笑,轉了幾圈手上的鉛筆才穩穩握住,然後勾選紙上的一格方格做出標記。
「嗯。」沒有意見的黎子泓就是低應一聲單音節,然後看著嚴司站起來走到櫃檯交單結帳,甚至熟稔地同老闆娘聊了起來,回來時還端了一小盤切好的水果放到桌面。
「這是?」黎子泓盯著那一盤水果,就是有些疑惑。
重新在對面落座的嚴司笑嘻嘻地告訴他,「嘿嘿,店裡招待!」
「……」看著對方毫無心理壓力叉起其中一塊塞進嘴裡,黎子泓就是沉默不語,對於嚴司只用了幾分鐘便和老闆娘混出關係這件事由衷感到神奇。
「你看我幹嘛?要吃自己動手啊,我兩都什麼關係了不用客氣……」戳起第三塊水果的嚴司終於察覺來自對面的視線感,他挑挑眉,一口咬下切塊的哈密瓜後含糊不清說著,伸手將盤子推近對方那邊,後者垂眸掃向那盤水果瞧了幾眼,只好也動手拿起小銀叉幫忙解決。
這裡是一間冰品店,在百貨公司採購過一輪後,他拖著黎子泓陪他逛街,走走逛逛一下午買了幾套服飾。最近不曉得是走了什麼衰運,他衣櫃裡的備用衣服報銷率意外飆升,沾了不明液體的上衣都給他直接扔了,剛好趁這個機會順便帶些回去補貨,不然下次也不曉得何時有空出來街上閒晃了。
眼角餘光瞥向擱在旁邊空椅上的幾枚紙袋,嚴司心情挺好地勾了勾薄唇。
當他在專櫃花出第一筆消費時,默默站在旁邊的黎子泓就主動搶先一步接過了店員包好的襯衫幫他提著,他本來想說不用了,後者卻表示這樣他比較好挑衣服,嚴司意會過來便也不再堅持。
之後一路閒逛物色順眼的服飾,黎子泓尾隨在後方跟著隨意瀏覽,沒有催促、沒有不耐煩的神色,表現得倒是耐心十足,偶爾在他百般騷擾之下也會一臉困擾地提供看法。
真是稱職的好男友啊。
嚴司眨了眨眼睛,抬眸盯著對面那張酷酷的帥臉,挺心滿意足地這麼想著。
察覺到對方投過來的古怪視線,黎子泓困惑不解地看了他一眼,正猶豫著開口問他,這時老闆娘剛好將嚴司點的八寶冰送上桌,問話的最佳時機被打斷了,他也就不去在意,跟嚴司一人拿過一支湯匙舀起堆成一座小山坡的冰。
他吃了幾口後就放下湯匙,百無聊賴地看著吃得很樂的嚴司陪他聊天,而一個人攻陷掉冰山大半的面積,只剩下一點點的時候,八成是吃不下了的對方把透明碗往他這推了過來,黎子泓低頭看看殘餘的份量,也沒說什麼,重新拾起湯匙默默幫忙解決起來。
太甜了……
將最後一口塞進嘴裡,黎子泓還是忍不住皺了下眉頭,似乎是看他吃完了,嚴司伸手去拿他自己的戰利品,起身的同時懶洋洋地拋出問題,「回宿舍?」
「我繞去電玩店一趟。」抽了一張衛生紙將沾附到唇瓣上的糖水擦乾淨,把垃圾扔進垃圾桶,黎子泓站起身跟在嚴司後面走出了店家,想了想,還是淡淡說出自己的目標。
「嗯嗯,黎大司機說的算。」沒什麼意見的嚴司倒是從善如流。
 
×
 
落日西沉漸漸沒入地平線,天色暗下的速率比平常快了不少,時間不過才剛鄰近黃昏而已,穹空已經染上大片大片的灰藍色調。
昂首闊步的嚴司看了天空一眼,抬起手掃向戴在腕上的手錶,確認後發現現在的時間其實還不算晚。
他們在騎回學校之前繞路跑了趟電玩店,黎子泓在那裡待的時間並不久,多半是原先就想好了要買什麼遊戲。
回想了一下在電玩店目睹的場景,嚴司還是覺得有些不可思議,那個總是不苟言笑的萬年冰塊臉竟然能跟老闆有說有笑的,簡直是不科學到了極點……好吧,這形容可能有失公允了些,他家室友還是那張沒什麼表情的臉,就是說的話似乎比跟自己或者同學、學長學弟聊天時來得多和自然。
走在黎子泓身後約一步之遠,嚴司稍稍放低視線望著對方拎在手上的東西,他盯著幾個紙袋中顯得較小的一袋,裡面裝的是室友剛剛新買的遊戲卡帶和遊戲片。
「室友,我說你答應我的原因該不是為了要買遊戲吧?」挑高眉,嚴司瞇了瞇眼睛,往前跨上一步和對方並肩而行。
「……嗯,一部分是。」嚴司的問句傳入耳裡,黎子泓聞聲撇過頭,迎上對方帶著好奇的目光,也不避諱地直接點頭承認。
「嘖,就覺得奇怪你今天怎麼特別好說話。」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嚴司低啐一聲,沒好氣地譴責了一下對方這令人可恥的動機,當然後面一長串內容被黎子泓自動忽略過去。
回學校後找好車格順利停好車,他們便沿著一條通往宿舍的小徑緩步行走,兩個人有一句沒一句搭著話閒聊,不曉得是怎麼搞的偌大校園難得空曠,一路上幾乎沒遇到其他同學路過。
約會好像少了什麼環節啊?
腦中突然浮現這麼一個念頭,嚴司抬手摸了摸下巴有些納悶,思考半晌未果的他本來想要問問室友,於是便用手肘撞了一下對方,同時扭過頭將視線轉了過去。
黎子泓的側臉映入視野,抿起的薄唇不帶絲毫笑意,襯著灰濛濛的昏暗天色並不能說多起眼,卻隱隱散發著一股形同禁慾感的錯覺,嚴司情不自禁吞嚥了口唾液,忽然就明白過來是少了什麼。
「怎麼了?」身子沒由來被撞了一下,黎子泓不明所以地停下腳步看向對方,沒有回覆他的疑問,嚴司抬起空著的那隻手抓住他的手臂,不等他反應過來,整個人已經傾身向前吻了上來。
舌尖一下一下輕而淺地舔過對方下意識緊抿的薄唇,比起認真的接吻,倒更像是偏重玩鬧性質的挑逗一點,感覺到黎子泓的抗拒沒有第一時間強烈,知道是對方放鬆了些戒備,嚴司笑了笑,低啞的笑聲含糊在兩人相貼的唇瓣之間,他順從本能加深了這個心血來潮的吻。
長驅直入的舌頭纏了上來,柔軟濕熱的觸感讓黎子泓不自覺擰起眉心,嚴司莫名其妙的索吻讓他困惑,儘管四下無人的關係讓他並沒有一開始就推開對方,但隨著接吻的時間一秒一秒拉長,眉心皺得死緊,他草草回應了一下對方便往後退了開來。
「你……」
「約會必備行程啊。」
「……」瞇起墨黑瞳眸凝視著嚴司,對方的眼神流轉著曖昧的狡黠波光,微微勾起的嘴角還殘留些許水光,黎子泓話都來不及說完,就聽見染著濃濃笑意的嗓音飄盪開來。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紹

初 曉

Author:初 曉
≡≡≡≡≡≡≡≡≡≡≡≡≡≡

自創:停擺中。

同人:因與聿、影籃、盜墓進行式。

≡≡≡≡≡≡≡≡≡≡≡≡≡≡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類別
月份存檔
搜尋欄
連結
FC2計數器